澳洲留学申请大跳水 多个行业受影响

受疫情影响,国际留学生不能如期返回澳洲上课,留学生到澳大利亚求学的申请量骤减,多个行业受到牵连。

据悉尼晨锋报报导,内政部最新统计显示,自澳大利亚2020年3月20日关闭边界以来,留学生到澳大利亚求学的申请发生大跳水,总体减少了80%以上;到明年中旬,国际学生人数预计将是大流行前总数的一半。

该最新数据表明,在澳大利亚的国际学生人数已经比预期减少了21万;其中包括135,000名仍就读于澳洲学校但不在澳洲的学生,以及有75,000位学生是直接离开了澳洲(他们既没有在澳大利亚,也没有就读澳洲学校)。

另外,入学人数和签证申请的减少可能会使澳大利亚经济损失多达200亿澳元。

维州米切尔学院(Mitchell Institute)对国际学生人数的分析显示,自3月19日以来,来自澳大利亚境外的学生签证申请量每月下降80%至90%。

民政事务部的数据显示,在2019年3月至2019年8月之间,有137,471名来自海外的学生签证申请;但在今年的同一时间段内,有22,893件申请,数量下降了83%。

米切尔学院教育研究员Peter Hurley表示,至少在未来两年内,海外学生签证申请的急剧下降将影响教育领域。“澳大利亚面临的问题,一是国际学生申请人数减少,二是目前在校学生不断离开澳大利亚。”

这份报告指出,危机对国际教育的影响不仅仅限于大学领域。

澳大利亚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8-19财年澳大利亚的国际教育价值为375亿澳元,其中包括学生在商品和服务以及学费上的支出。 

报告指出:“与国际教育相关的375亿澳元的年收入中,约57%,即214亿澳元,是在更广泛的社区中花费的商品和服务费用。”

“居住在澳大利亚的国际学生人数的减少将影响许多依赖国际教育的澳大利亚工作和企业。”

报道中称,留学生的离开影响了整个澳大利亚墨尔本,他们对维州经济作出不少贡献;留学生离开的影响在墨尔本市中心最为明显。

1月至10月,墨尔本中央商务区的常住人口减少了7670人。莫纳什大学所在的克莱顿,人口减少了4020人。

Hurley说:“租赁市场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这确实会影响房地产和零售业。”

悉尼的教育顾问和移民代理Melanie Macfarlane表示,澳大利亚已经开始将潜在学生流失到其他国家。

Macfarlane专门协助拉丁美洲的学生,去年有56,500名学生从那里来澳大利亚学习。

她说,到她的办公室询问有关在澳大利亚留学的问题减少了90%。

“人们仍然有很多兴趣,但预订已经大大减少了。” 加拿大是国际学生国际市场的主要竞争者,加拿大在10月对海外学生开放了边境。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