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人的文化抗争

中共当局近期在内蒙古自治区强推汉语教学,禁用蒙语授课,被指为“灭绝蒙古族文化”,由此引发当地民众抗议,但遭遇当局强力镇压,公安部长赵克志亲自巡查内蒙,加大镇压力度。当地已传出至少四名蒙族人自杀,包括一名女官员,由于当局封锁消息,目前外界难以获得最新情况。各方评论都表达称“不可理喻”,习近平在内外交困的当下,应该施展亲和力才对,为啥选择了如此低级愚蠢的动作。

拒绝汉化的民族冲突

内蒙古中小学生新学期于9月1日正式开学,但教育厅在新学年推出了“双语教学”,意思是所有小学的“思想品德课”使用汉语授课;初中的历史、政治课使用汉语授课;另外,新入学小学一年级学生的教材也将采用汉语教科书来教授汉文。

结果全新教育政策引发当地蒙古族民众反弹,大批民众纷纷走上街抗议,拒绝废除蒙语教学,而上千学生也因此在街头或校内抗议,并发起大规模罢课。但警方强力镇压。

内蒙古通辽市公安局2日连续发布7个协查通报,除了悬赏追缉至少138名“寻衅滋事”的嫌犯之外,还同时公布了他们的脸部照片及身体特征描述。

据美国之音报导,大批蒙古族牧民的学生家长担心大规模的抗议会酿成流血事件,选择不让孩子上学,以此表达不满和反抗。但当局则派人逐家逐户强迫蒙古族人送孩子到学校上课,否则没收草场证,即《草牧场使用权证》。

内蒙古民族抗议
中共当局在新学年推出“汉化政策”引发内蒙古民族抗议。(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就在学校学生及家长反抗的同时,北京当局掀起了针对蒙地文具商店清理一切蒙文图书及文具的活动,当局正系统性地推进著消除一切蒙族文化的痕迹。

自由亚洲电台曝光内蒙古地方政府一份文件,内容写道,中国蒙古语学校采用汉语教育乃是中央政府的决定,地方政府必须严格执行。一些官员警告称,反对汉语教育就是反政府和颠覆政权。

据消息称,目前已有数百名蒙古族人被捕或被迫辞去公职,各地党委还向公务员和事业单位职工发出警告,9月7日必须将子女送到所在学校上课,否则将自8日起停职停薪,更会被开除。

内蒙古女公务员自杀留遗书

9月4日,内蒙古当地警方证实有一名33岁女子苏某某堕楼身亡。苏日娜丈夫阿拉腾巴格那在微信表示,她的妻子带著痛苦和悲伤结束了她的生命,“蒙古人,这是新一轮的‘文化大革命’”。苏日娜的大嫂也在微信指,苏日娜在死前向母亲及丈夫留下遗言,“我因为‘双语教学’要向你说再见”。

据悉,苏日娜是内蒙古阿拉善盟政府办公室的蒙古族女公务员,为了抗议“汉化政策”运动,选择自杀来抗争,这已经是第4起自杀死亡事件。

苏日娜
内蒙古阿拉善盟政府一名蒙古族女公务员苏日娜离奇身亡。(图: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

但苏日娜死因曝光后,阿拉善左旗公安局4日发《警情通报》,指苏日娜有抑郁症病史、曾割过腕,并警告网民不得发布“不实信息”。

旅居美国的蒙古族人诺民(Nomin)引述阿拉腾巴格那在微信的录音指,苏日娜是因为压力大跳楼,但医院要求他对外声称妻子是抑郁症自杀。

网传苏日娜的遗书显示,“我们阿拉善盟的人口少,没法团结起来,我们写的请愿书连旗政府都没过就给压下去了。他们用各种办法施加压力。我们蒙语文工作人员的压力更大。我们就算傻,我们就算懦弱,不要再骂我们了。我们用生命去证明了我们努力过。”

蒙古人的抗争或推动“蒙独”情绪

《新头壳Newtalk》9月5日发表政论家林保华的文章,林保华分析说,中国境内的蒙古族人约600万(蒙古国人口才300多万),比藏人少一些,更少过维吾尔人。因为被汉化程度比较深,所以不如上述两个民族与当局的矛盾那样深。矛盾的主要议题多在环保问题比较多,大量的草原被破坏。没有像藏维两族那样到了要被种族灭绝的你死我活的斗争程度。然而现在还是逃不了被加速汉化的命运。因而也像藏维两族那样,被迫走上街头。

林保华指出这次抗争的两个特点。第一是公务员参加抗争。其中内蒙古广播电视台有300多位员工集体签名反对汉语教学政策,拒绝成为中共统战的工具。这是官媒,他们拒绝姓党姓习!这在西藏、新疆没见到过。据信有汉人参与,也就是打破了民族界限。

第二,政府公务员苏日娜以坠楼来抗议,在她之前传说已有3人坠楼。这种抗争方式与去年香港反送中运动初期发生的事件类似,以此激发运动的扩大。

在公安部长赵克志到过内蒙之后,当局的镇压力度加大,通过对参与游行者的大头照进行通缉。林保华认为,这明显就是当敌我矛盾来处理。那就是全盘打击,连一贯的分化政策也不搞了。这势必引发更激烈的冲突。

在中共历史上,唯一当过大官的少数民族就是蒙古族的乌兰夫,他是中共建政上将,是中共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的政治局委员,担任过国家副主席(胡耀邦时代)。文革一爆发,乌兰夫就被批斗软禁,罪名是搞民族分裂与独立王国。其后牵连出来全内蒙古的肃清“内人党”(内蒙古人民革命运动党)案件。

此事后来虽然平反,其伤痛在蒙族人民中绝对不会随风而去。乌兰夫的孙女布小林(红三代)现在是内蒙古自治区政府主席,她如何面对历史与现在自己民族的命运?

林保华还提到,在中国有传说习近平也是蒙古族人,他的故乡陕北就毗邻内蒙,他的鼻子也是蒙古式的,所以他非常重视内蒙的朱日和军事基地,因为这是成吉思汗扬鞭扫荡欧亚的起始点。

不过,有关习是蒙古族人的说法无从印证。公开资料显示,习出生于1953年6月15日,汉族,祖籍河南邓州,籍贯陕西富平,生于北京。但是,习近平父亲习仲勋却和蒙古族有渊源,他和乌兰夫是生死之交。1941年,乌兰夫回到延安负责中共民族工作,习仲勋时任陕甘宁边区关中分区书记。20世纪50年代至60年代初,习仲勋住在北京后圆恩寺胡同甲6号,与之一墙之隔的6号则住著时任国务院副总理乌兰夫。据中共官媒报导,1962年,习仲勋蒙冤后,康生指名要乌兰夫揭露习书记,乌兰夫没有从命。

林保华最后表示,习近平这项灭绝蒙古族的行动,必然也得罪邻近的蒙古国。而习近平对蒙古族的打压,必然会激发“蒙独”,也会有些人逃往蒙古国避难,以蒙古国为基地支持蒙独。

此前也有分析认为,语言是一个民族最自然的权利,中共用这种手法加速对蒙古族的全面控制,等于展开新一轮的“种族文化灭绝”,迫使内蒙全民起来抗命。但这等于给蒙古人一次民族自我认同和民族意识的启蒙,蒙古人被迫全民反抗,甚至“民族独立”都可能成为他们从新思索的重要议题。

蒙古人为何拒绝政府改革双语教育?

日前,一位家住内蒙,目前流亡法国的六四学运人士王龙蒙先生就此议题接受了法广的专访。

王龙蒙先生表示,他们小的时候接受的都是双语授课,也就是说,也有蒙语课,也有汉语课,过去还有民族学校,民族学校里面所有的学生与老师都讲蒙语。

“这在我们心目中就是民族自治的象征,我们蒙古族的语言文化就会在这种环境中永远传承下去。”他说:“现在的民族学校已近名存实亡,蒙古语言也没有人讲了。”

“我实在不明白这个教育厅的厅长究竟是蒙古人还是汉人,如果他是蒙古人,他绝对不会做出这种断子绝孙的政策。从旗县开始,学生家长都一致表示一定会抗争到底,这一点,我绝对了解,我们家里人也和我表示过,他们绝对不会放弃对自己语言文化的保留。”王龙蒙说。

王龙蒙先生表示,蒙古族信奉藏传佛教,一向是一个比较平和的民族。但是,蒙古民族具有独特的民族文化,蒙古人是不会下跪的。

中共所推行的政策的唯一的目的就是高度的汉化。“自从习近平上台之后,倒行逆施,他所推行的民族政策引发了全中国所有少数民族的反对。” 王龙蒙说。

内蒙古新双语政策的舆论反弹

9月1日是蒙古国秋季开学当日,蒙古总统巴特图勒嘎发表鼓励学生吸取知识、热爱民族的讲话。

视频显示,蒙古学生在蒙古包里对总统轮流朗诵了内蒙古诗人仁钦‧斯琴朝克图的诗:“鱼儿为甚么不会哭,因为大海是她的眼泪。鸟儿为甚么不会迷路,因为她的翅膀在天空。为甚么我们不会跌到,因为我的文字是竖立的。”这被蒙古人认为是蒙古国总统对内蒙古双语教育调整的委婉表态。

为此,蒙古国前总统额勒贝格道尔吉也在近日发出声明,敦促中共政府尊重蒙古族人保持母语的民族权利,并呼吁全球各地蒙古族人予以声援。

蒙古国人抗议
蒙古国人在蒙古首都乌兰巴托的外交部抗议中国在邻近的中国内蒙古省的学校开设普通话课程。(图片来源:BYAMBASUREN BYAMBA-OCHIR/AFP via Getty Images)

与此同时,许多1970年代曾经在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和乌兰察布盟草原“下乡”的“知青”纷纷发公开信对内蒙古的局势表示担忧,并呼吁当局取消引起蒙古族公众不满的新措施。

一些“知青”在联署的公开信中指出,汉语统编教材已经“引起蒙古族同胞的广泛不满,伤害了他们的感情,对这种突然的强制性的做法非常不认同和抵触”。

几名上海“知青”在致内蒙古党委、政府的联署信中指出,新的三科教材完全可以译成蒙语教授。他们说,新双语政策“破坏了建国以来的内蒙古民族关系教育的良好状态”。

公开信还说,当局一意孤行“会把好端端一个内蒙古生生搞成第二个新疆的局面”。

有近百万粉丝的著名左翼学者杜建国在微博上说, “没有必要用汉语的一个版本,完全可以用少数民族语言教授统编教材,自上而下推行三科汉语统编教材没有必要,画蛇添足,是没事找事。广大少数民族同胞为甚么积极支持祖国大家庭,为甚么积极支持中华民族共同体?正是因为他们的民族语言、风俗、历史得到了尊重……”。

这次的“双语教学”冲突也再次牵引出对所谓的“第二代民族政策”的讨论。

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所长郝时远撰文说,第二代民族政策违背了宪法规定的各民族“真正的平等”。

“第二代民族政策”的建议,是由中国学者胡鞍钢和马戎等首先提出的,这派人主张强化单一民族意识,通过效仿美国的民族大熔炉模式,不让任何一个族群封闭地生活在一块自己认为属于自己的历史疆域内,淡化中国56个民族的族群意识。

主张加强民族融合的学者认为,民族区域自治的做法损害了大多数汉族人口的民族感情和民族自尊心。他们主张让公民逐渐与其民族身份脱钩,取消针对少数民族的所谓特殊待遇。

但所谓“第二代民族政策”在中国民族问题专家和学者当中引起反弹,他们认为加大同化力度违反了中国宪法和民族区域自治法,主张取代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人不了解中国复杂的国情,缺乏民族问题知识。

中共前统战部副部长朱维群曾建议要淡化少数民族意识,强化对中华民族的认同。但统战部原研究室主任黄铸撰文认为,“民族问题是关系我们国家生死存亡的问题,又是十分敏感的问题,必须慎之又慎,搞不好就可能引起民族动乱,那将造成我们国家的大灾难,千万不可玩火。”

回顾历史:蒙古大地的统一与分裂

1206年,蒙古乞颜部族首领铁木真(也就是成吉思汗)统一了蒙古,建立了大蒙古国。1227年,蒙古军征服西夏与金朝,夺取了今内蒙古西部。1260年,忽必烈登基,自立为第五代大蒙古国大汗,迁都燕京,一路进军中原。

1271年,定汉文国号为“大元”,史称元朝,改蒙古语为“大元大蒙古国”,定都于汉地大都(今北京市),建立元朝,忽必烈即元朝的开国皇帝,庙号元世祖。1279年元军攻灭南宋残馀势力,统一整个中国。

元朝统治汉地97年,到了第十一个皇帝,也就是最后一个皇帝元惠宗,由于怠于政事、滥发纸币导致通货膨胀,最后引发1351年爆发红巾军起事。

1368年朱元璋建立明朝后,派军北伐攻陷大都(北京),元朝在汉区的统治结束。元廷退居蒙古草原,史称北元。1388年,北元后主将大元国号改称蒙古,元朝正式消亡。

直到明朝灭亡,清朝控制汉地后,清朝的满族皇帝通过联姻或征服的方式逐步将整个蒙古收入大清版图。

大清之后,中华民国北洋政府基本保留清朝的对蒙制度。1912年8月19日,民国政府颁布《蒙古待遇条例》,规定内外蒙古与内地无异、不以藩属待之,并承认蒙古王公原有的管辖权。

但在俄国爆发革命、俄罗斯皇帝尼古拉二世倒台后,苏共政权为了控制外蒙古,积极推动外蒙古独立,外蒙古曾三次宣称独立。

第三次是1924年11月26日,在苏联第三国际支持与行动下,蒙古人民党宣布废除君主立宪制,成立蒙古人民共和国,定都库伦,改城名为乌兰巴托,并允许苏联驻军,自此确立了外蒙古成为苏联共产党的卫星国。但中华民国及英、美等当时主要国家政府皆未承认。

二战末期,为继续取得同盟国对中国战区的支持,以及避免苏联使得新疆伊宁事变扩大、援助中国共产党和在东北驻军不撤走,国民政府不得不答应与苏联就外蒙古是否独立一事作谈判。

1945年8月14日,经过与苏联两个多月的谈判,中华民国政府最终做出妥协。宋子文、王世杰等在国民政府主席蒋中正的授权下与苏联政府签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同意“苏联出兵击败日本后,三个月内(从东北)撤完、在苏联尊重东北的主权、领土完整;不干涉新疆的内部事务”等条件下,允许将依公正之公民投票的结果决定是否承认蒙古人民共和国。但宋子文拒绝签字,并辞掉外交部长一职,最后该条约由王世杰签字。

同年10月20日,外蒙举行公民投票,投票结果显示,98.5%的投票公民赞成外蒙古从中国独立出去。

1946年1月5日,中华民国国民政府承认蒙古人民共和国独立。

1949年8月14日,人民日报第一版刊载郭沫若的文作,表示中共政府支持及承认蒙古人民共和国的独立地位。

1950年苏联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签署了《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而废除了《中苏友好同盟条约》。

1950年2月24日人民日报发表了中共党史学家胡华的文章,名为《关于承认和保证蒙古人民共和国的独立地位》,该文提到:“承认蒙古独立,对每个真正爱国的中国人来说,是天经地义的事,值得欢呼的事。只有国民党反动派才痛恨蒙古独立,……侮蔑人民的蒙古,侮蔑苏联说:‘蒙古独立是中国领土的丧失’”。

1953年2月23日,中华民国政府宣布《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失效,从而推翻对蒙古人民共和国的独立承认。

直到2002年,中华民国(台湾)外交部宣布中华民国重新承认外蒙古为一独立国家。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