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北京谈判 你就要懂得不表态

黑豹病逝,绯红女巫没有更新动态,就被安上漠不关心和歧视的罪名,被BLM信众吵到要关IG——我们有表达的权利,但没有不表态的自由。 

于是表态的目的有时被扭曲了,不是期望透过表态对事情产生帮助,而是单纯为了让追随者确认他们押在你身上的认同感没有押错注。因此,你不能静静关心,静静在背后做事,你必须张扬自己“做咗啲嘢”,甚至用直播把感动的第一滴泪拍下来。 

然而,会有另一班人骂你抽水刷存在感,觉得你用同情来博取同情,觉得你所表达的真我很假很造作,动辄得咎。如何得救?擅长讨好大众的人会成为天子骄子,因为他每次都会连忙表态,每次表态都确保没有人会被得罪,所有人都得满足——表态就是媚众。如果你没法媚得住所有人,那么媚得到两个对立阵营的其中一帮也算是成功。 

但要求所有人都要喜欢你,这不是一种谵妄吗?(另一种扭曲:拥有很多Haters也可令你很受欢迎,因为你会凝聚到那些Haters的Haters。) 

偏偏,跟中共谈判,你就要懂得不表态。 

默克尔不对新疆的人权问题表态,于是接到了很多订单。 

特鲁多想救回两个加拿大人,就不能表态自己支持美国决定,只能说自己不干预司法。相反,如果他愈加猛烈地批评中共的做法,中共就更加不会放那两个人出来,所以在案发之初,他都极力避免表态,并悄悄派遣使团到北京寻求放人。 

一个大陆人权律师被中共捉了,那时未被报导出来,于是有记者朋友就建议他的妻子:“不如我把事情报导出来,让国际社会关注事件好不好?”哪知妻子断然拒绝说:“事情未闹大,他还有一线生机,如果闹上国际,他便更加不可能放出来了。” 

这就是人质外交。那位记者很深刻体会,这就是中国。 

党官正是刻意经营这种格局,迫使所有人都不能循正常途径解决问题,必须攀关系、台底交易、不表态、不报导、不求外援,只能低声下气地认错,同意所有党开出的条件,方有一丝机会博到党的“格外开恩”,把无辜无罪的人从他们手上救出来。最终,中共获得了“不可被施压”的优势,成功强迫所有人都要跟他妥协。 

这种想法绝对病态,但这也是政治现实。如果你真心希望救他们,你就不能表态;找议员协助救人,找民建联是生路,找民主党是死路;如果连美国国务卿都表态了,那么中共更加铁定不会放他们出来。选择施压,是否明白这种后果?既然我的表态对事情没有帮助,反而害了他们,我们应否保持沉默呢? 

在反恐策略上,各国一致采取不妥协原则,皆因需要没有人会妥协,才可让恐怖分子不能得逞。要坚守这个原则,意味着眼白白见着自己的国民被直播斩首,也不能应承他们的条件。 

只是我们面对的不是一般的恐怖分子,而是中国共产党。要达致不妥协原则,系需要多方一致拒绝妥协方能成事,意味著要把这12个香港人的命运跟康明凯和斯派佛捆绑,跟新疆在囚维人捆绑,跟系狱的人权律师捆绑,跟所有受到中共政治打压的人一并捆绑。最终,令到大家只能有一个方法可以一次过令所有人都一并释放。 

如果放弃这个方法,那么再多的求饶,也不会换来松绑。表态系可以致命的,在乎致谁的命。

(※“作者”为香港作家,全文由上报授权转载自“作者脸书”)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