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习家泄密案二审即将宣判 牛腾宇母亲呼唤公平正义

受到国际社会关注的涉及在网上公开习近平女儿及姐夫个人信息的“侵犯公民信息案”二审周五(4月23日)宣判,据说全部维持原判。被作为主犯判处14年重刑的原“恶俗维基”网站维护员牛腾宇的母亲、网站创办人肖彦锐和二审辩护团队一成员接受了美国之音电话采访,介绍案情并指出了有关单位在办案和审判程序中发生的严重违反法治原则和警察酷刑逼供等违法情况。 

“我要继续维权,我儿子确实是冤枉的。他们要罔顾事实的话,我不翻案誓不罢休。”居住在河南省焦作市的单亲妈妈可可获悉她儿子牛腾宇的案子周五将要二审宣判后对美国之音表示说:“他们如果维持原判,只能是对国家对社会、对他们说的所谓维稳不会起任何作用,只能是对习主席的一种高级黑而已,而且对着舆论的继续发酵,更加对国家领导人造成一种损害。”

案情概要 

牛腾宇原在“恶俗维基网站”做运维工作,2019年被从家中抓走时只有20岁,却被广东省公安司法机关打成这起目前已经引发广泛关注的案件的主犯,广东省茂名市茂南区法院一审判刑14年,罚款13万元(人民币)。

这起高度政治化的案件之所以备受瞩目是因为涉及中国第一家庭的个人资料泄露,被中国公安部列为专案。

知情者指出,此案因习近平的女儿习明泽和姐夫邓家贵的个人信息被设在海外的“红岸基金会”和“支纳维基”网站披露而引发,而侦办此案的茂名警方被指对海外网站鞭长莫及,转而找分享那两个海外网站链接的大陆网站“恶俗维基”众多成员顶包问罪,共起诉24人,他们多为活跃于网络世界的青少年。

一审判决引发关注 

2020年12月30日,茂南区法院在涉案人家长不被获准旁听的情况下,对“支纳维基与红岸基金会泄露习明泽与邓家贵身份信息事件”作出一审判决,与恶俗维基网站有关的24人被判有罪,被定为主犯的牛腾宇被判监禁14年,其余被告分别获刑1到4年不等。

知情者称,被判刑孩子的家长们纷纷叫苦喊冤,认为判决结果“荒唐”,并表示办案人员一直哄骗家长们不要声张,不要与媒体接触,结果本来不构成犯罪的孩子们被欺上瞒下、想要立功受奖的茂名办案部门当成“替罪羊”,小案办成大案,并被法院定为刑事罪犯。

此案一审宣判后,引起众多中国网民和法律界人士关注以及国际社会的注意。一些海外中文媒体纷纷跟踪报道。美国华盛顿地区的曹雅学女士主办的改变中国网站和世界和平组织(OWP)的官网对案件的来龙去脉和相关反应做了英文报道。

西方外交官会见涉案人家长

3月30日,牛腾宇的母亲可可会见了一批西方国家负责人权事务的外交官。她对美国之音表示,这些外交官来自西方9个国家,其中包括美国、英国、法国、德国、荷兰、瑞典、瑞士和欧盟,他们在会见时对牛腾宇等遭茂名法院判刑那些年轻人的案情和境遇表示关注,并询问她有何诉求。

“我就是希望把这个真相传递给国家第一领导人,让他知道这些孩子确实是被冤枉的。办案方到现在为止没有想纠正的迹象,而是打压家长。把家长群封了好几个,然后对每个家长进行威胁,让他们配合所谓的维稳。不能对外媒说话,不能喊冤。然后威胁律师。像牛腾宇的律师已经换掉五个了。都被威胁了,不让作无罪辩护。我现在换成包龙军律师他们几个接这个案子了。”可可叙述了她当时表达的诉求。

辩护人谈案情

北京维权律师包龙军和王宇夫妇都在为这个案子的被告人担任辩护人。包龙军接手牛腾宇的上诉案,与维权律师任全牛和覃臣寿一起担任该案辩护人。王宇为该案未成年人组被告的陈泺安担任上诉辩护人。陈泺安一审被判刑两年半。 

据了解,被判刑的24人中有9人属未成年人,未成年的被告只有陈泺安提出上诉。成年组有7人提出上诉,其中包括牛腾宇。

目前,牛腾宇上诉案的辩护人星期二得到法院通知称,二审定于周五宣判,尽管辩护方对相关程序指出多个违法之处,要求纠正。对此,包龙军提出异议。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针对牛腾宇案办案和审理过程中存在的诸多瑕疵,他已经向有关的纪检部门反映,其中包括二审法官张书铭曾参与一审的审判委员会关于案件审判的讨论,依法应该主动回避。

“他就不应该担任二审的审判长。这是刑事诉讼法明确禁止的。因此我们要求他回避。如果他没有自行回避,应该由审判委员会或院长决定他回避。按照最高法的规定,应该按照法院工作人员的处分条例的规定,对他进行处分。我们现在对他这种行为进行举报公告。”

此外,包龙军指出,牛腾宇的辩护团队曾提出多个申请,比如会见牛腾宇、全部阅卷、由审判人员接待辩护人听取辩护人意见等,至今未获任何答复。

包龙军还向有关部门指出,牛腾宇披露的遭受办案警察酷刑问题应该进行核实调查,如属实就应排除非法取得的口供,并依法追究实施酷刑的犯罪行为。

牛腾宇母亲谈酷刑

据网传的一张据说是牛腾宇手写的字条,他在遭关押和监视居住期间曾被审讯他的警察酷刑虐待。美国之音独家获得的一张图片显示,牛腾宇通过另一张手写的字条向外界发出关注该案的呼吁并表示“期待法院作出无罪判决”。

牛腾宇的母亲可可表示,牛腾宇起初被控的罪名是“帮助网络信息犯罪活动罪”,办案人员为了把牛腾宇定为主犯,一审开庭之前两个月,在“非法侵犯公民信息罪”之外又给他加了两个罪名,分别是“寻衅滋事”和“非法经营”。

可可指出,牛腾宇一直不认罪,办案人员对他采取刑讯逼供和人格侮辱等非法犯罪手段。

“他们为了制造主犯,把他非法外提了,提到佛山南海区竹安园103号,关到小黑屋,用手铐把他吊起来,脚尖沾地,用鞭子抽打他。有时候打一两个小时,他就晕过去了。然后往他身上滴蜡。”

牛腾宇母亲还指名说了一个叫陈权辉的警察对牛腾宇进行裸体羞辱虐待。

“他拿打火机烧牛腾宇的下身,然后猥亵,说一些秽言秽语。拍了九张裸照。经常被打到住医院进行抢救。“

作为牛腾宇的辩护律师之一,包龙军上周公布了一些医院检查报告和住院记录,并质问道:“年轻的、身体健壮的牛腾宇为何会出现窦性心动过速?”“为什么在指监期间多次住院?为什么回到看守所后依旧要接受治疗?这其实是刑讯逼供最直接、最真实的证据。而这些病历资料,从庭审笔录可知,一审根本未向辩护律师出示。”

包龙军还说:“我们从审判卷宗发现了这些材料,覃臣寿律师依此再次申请非法证据排除及控告相关人员的刑讯逼供行为。”

网站创办人:一个冤案

恶俗维基网站的创办人肖彦锐目前暂居日本。他对美国之音表示,习近平的女儿和姐夫的个人信息都不是恶俗维基泄露的。他说,是公安内部有人将习明泽的个人信息外泄,被设在海外的支纳维基和红岸基金会公开,恶俗维基网站上只是跟那两个网站有关联。

据介绍,这起案件由公安部和广东省公安厅督办和部署,最初被定性为“网络暴力反华组织专案”,现被执法部门认为是一起“与反华势力相勾结的恶势力集团大案”。其中,“红岸基金会”由国家安全部负责侦查。

肖彦锐说:“支纳维基和红岸基金会成员都在国外。所以,它(茂名公安)为了立功就把这帮恶俗维基的人认定为发习明泽照片的人,把他们给处置了。完全是替罪羊。”

肖彦锐认为,网站维护员牛腾宇是个善良的青年,而茂名警方抓错人,为了向上面交代而构陷他,并将案件定性为黑恶势力。

肖彦锐说:“黑恶势力?这个怎么构成黑恶势力?都是一帮未成年人。就像中国的微博、知乎,还有百度贴吧,这么多平台上也有互相辱骂的情况,但是不能构成黑恶势力。一没有枪支,二没有毒品,都没有这种暴力的东西。这个怎么构成黑恶势力?是完全不合理的,是一种政治报复。”

据维基百科介绍,恶俗维基(EsuWiki)是一个信息库网站,由肖彦锐等人于2014年1月8日创办,该网站存在人肉搜索的行为,自称“旨在揭露并记录事实”,希望读者“以正确态度看待本站,以被收录者为戒”。恶俗维基的用户出于对当前中国网络环境的不满,主要以侮辱性、恶搞性地记录中国互联网中他们认为有违道德的人物和事件,具有反权威、反媚俗的特征。

网站创办人肖彦锐指出,恶搞在网络上很常见,尤其在西方社会,政治人物和被认为不道德的人和事都可能被网友恶搞,但不会被视为犯罪。他表示,茂名警方办案人员为了给牛腾宇等人定罪,找了一些“证人”,提供了诸如由于恶俗维基网站的恶搞嘲笑或人肉搜索等内容而造成身心健康受到伤害等证词,并把小案办成大案。

“首犯”转为“证人”遭质疑 

据了解,恶俗维基的实际掌控人顾杨阳,上海市人,2002年出生,案发时是未成年人。

有消息说,被警方认为“有重大作案嫌疑”的顾杨阳在此案专案组成立后一度被捕,但很快获释并被家人送到国外。

有涉案被判刑孩子的家长质问茂名市公安局茂南分局网安大队长杨观耀说,恶俗维基网站的实际掌控人顾杨阳都能放,为何就不能放过我们的孩子?据悉,这位负责办案的杨队长回答称,顾杨阳作为证人举报了其他涉案的网站成员。

牛腾宇的母亲和其他孩子家长们质疑顾杨阳的父母通过关系用金钱搞定了办案人员。

在日本的恶俗维基创办人肖彦锐对媒体爆料称,茂名警方给北京上层提交的案件报告中把主犯的名字顾杨阳改为牛腾宇。

美国之音近日连续拨打负责办案的杨观耀队长的手机、也多次试图联系本案二审法官、茂名中级法院第一法庭副庭长张书铭和他的书记员陈烨,但是均无人接听电话。

对公平正义的呼唤

早在2013年1月7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上任之初就在指导政法工作的谈话中提出:“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

习近平说:“全国政法机关要顺应人民群众对公共安全、司法公正、权益保障的新期待,全力推进平安中国、法治中国、过硬队伍建设,深化司法体制机制改革,坚持从严治警,坚决反对执法不公、司法腐败,进一步提高执法能力,进一步增强人民群众安全感和满意度,进一步提高政法工作亲和力和公信力,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保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在和谐稳定的社会环境中顺利推进。”

中国最高法院院长周强也多次表示:“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已经退休多年的前中国总理温家宝这个月早些时候在澳门媒体发表的回忆已故母亲的文章中表示,我心目中的中国应该是充满公平正义的国家。

牛腾宇的母亲可可表示,她现在每日以泪洗面,但仍然相信习主席不会受地方办案人员欺骗,做梦都想能在她儿子蒙受冤枉的案子中真正感受到公平正义,因为正像温总理所写的那样,中国就应该是个充满公平正义的国家。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