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州隔离酒店曝重大漏洞 专家支招卫生厅重组

对维州隔离酒店的调查正如火如荼的进行,调查中陆续披露的证据描绘出维州在疫情处理中的一幅幅疏忽画面。不但维州首席卫生官Brett Sutton对疫情响应缺乏“绝对控制权“,而且维州卫生厅在管理方面犯了很多荒谬的错误,才导致墨尔本疫情卷土重来并大肆泛滥。墨尔本大学的传染学教授Lindsay Grayson在专栏文章中建议,为了更好的控制疫情和疫情后管理,卫生部门需要全面重组。

Grayson教授在发表于时代报上的专栏文章中称,现在是时候重建一个更有效的健康部门。方法也很简单,只需保留当前结构中好的部分,然后向其它控制疫情较好的州学习它们的长处,取长补短。

Grayson教授认为,维州现有的卫生结构中有很好的部分需要保留,比如将公共卫生与世界一流的Doherty研究所比对实验室相配合,进行大量基因组学分析,以指导COVID-19调查研究和追踪接触者。事实证明,这对于最好地控制COVID-19传播至关重要 。

Grayson教授表示,维州卫生厅存在的一个不足的问题是,这个重要的公共卫生部门却由非医学背景的官员领导。

COVID-19之前,维州人口670万,卫生厅却只有7人是医生。相比南澳,人数170万,卫生厅官员中有11名医生。因此在卫生部门中增加专业医学知识很有价值。

但是,Grayson教授认为,最关键的变化还需要在结构上更加清晰。当前的维州卫生厅结构实在太大而笨拙,处理的业务范围从高危儿童和家庭暴力到COVID测试工具包的准确性,以及提供防护口罩等所有问题。

对于医疗领导结构,Grayson教授称,维州应效仿昆州。昆州的首席医疗官是权威和有能力的资深医务人员,也是卫生厅的副总干事。在这种结构下,首席医疗官拥有更大的权力(和责任),并且在危机发生时,可以更直接地与卫生总干事(或秘书)以及卫生厅长和内阁接触。

最后,Grayson教授写道,必须彻底改变健康观念。 几十年来,维州一直痴迷于尽可能将一切都外包,而不是注重发展内部专业知识。 ”举例来说,仅在几年前,卫生厅便试图将活跃性结核病患者的所有后续管理和跟进工作外包出去——这完全使像我这样的传染病专家感到恐惧。“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