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出重拳? 依据可靠吗?

近日,澳洲国家电视台ABC连续推出“The Power of Falun Gong”系列节目,遭到法轮功群体的抗议,也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与议论,同时也得到中共媒体的赞美。节目的第三集以讨论两位“澳中关系国立基金会”顾问委员的资格为由,将报导聚焦到了《澳洲看中国》报是否属于独立媒体的话题上。

由ABC记者Hagar Cohen采访撰写的第三集所阐述的内容是否符合事实呢?本报记者对此做了详细核证。澳洲看中国总编夏言反驳称,那是一出狗血剧,真是应了中国的那句古话:“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法轮功群体在ABC大楼外抗议
法轮功群体在ABC大楼外抗议。(图片来源:看中国)

“澳中关系国立基金会”的会员选拔体现出澳洲的多元化

澳洲看中国总编夏言表示,澳洲外交部为“澳中关系国立基金会”(National Foundation for Australia-China Relations)选择会员的过程是值得肯定的。

“此前,澳洲外交部人员曾来悉尼拜访本报社。”夏言说:“来人并没有提及基金会,却非常详细地询问本报社的运作方式。”“他也肯定地表示,澳洲看中国报是不被渗透的独立媒体。”

夏言说,不清楚那次会面是否与“基金会”的事有关,但后来得知,报社总经理Maree被选择成为基金会的成员。

澳中理事会成立于1978年,目的是为了加强澳大利亚和中国间的合作与交流。理事会通过澳外交部门定期向政府提交政策建议,2011年9月,自由党众议院议员Warwick Smith AM被任命担任理事会主席,Smith先生的到任深得中共驻澳使节的欢迎与信任。

2017年6月,《澳华财经在线》曾对Warwick Smith AM作专访,根据该专访报导的表述,Smith先生公开表达了对中国“一带一路”及“拥抱全球化”计划的支持,称其“将重塑世界经济秩序”。

Smith先生也鼓励澳洲商界积极“参与到‘一带一路’价值链中去”。

2019年3月,澳中关系变得越来越不稳定,澳洲外交部长佩恩(Marise Payne)宣布成立的“澳中关系国立基金会”,取代了原“澳中理事会”,原理事会主席Warwick Smith AM担任首任基金会主席。

佩恩还宣布为“澳中关系国立基金会”提供为期五年、价值4,400万澳元的资金,该基金于今年年初开始运作。

2020年2月17日,澳洲外交部长佩恩公开宣布了“澳中关系国立基金会谘询委员会”成员名单,一共16位。佩恩称,“他们将以商业、学术、政府、媒体、艺术和科学等领域的专业知识和技能,就如何深化澳中合作向基金会提供专业建议。”

但在澳洲政府提出要求对COVID-19进行独立调查之后,今年4月底,传出了Warwick Smith AM辞职的消息。ABC在其报导中称,Smith写信给总理,对该委员会及其运作完全由外交部掌控而不满。

此次ABC的报导挑战了澳洲外交部,并直接点名两位基金会成员Wai-Ling Yeung与Maree Ma,质疑她俩人委员资格。

Wai-Ling Yeung是一位华裔学者,Maree Ma是澳洲看中国报社的总经理。ABC记者认为,这两位涉嫌反共。

ABC质疑澳洲看中国报的独立性

ABC记者Hagar为了证实“澳洲看中国报”受控于法轮功组织,努力收集各方资料,采访了大量敌视法轮功修炼者的人员,最后还对夏言进行了长达一个半小时的采访,但最终未能获得任何证据去否定报社的独立性。

“我告诉Hagar,我愿意配合你调查,但你想要的证据是不存在的。”夏言说:“澳洲看中国报从创刊起就是一份独立的报纸,与外部没有任何行政及经济上的关联。”

“报社创办人与董事会均从不干涉编辑部的工作。”夏言补充道。

澳洲看中国报
澳洲看中国报。(图片来源:看中国)

那为甚么ABC记者Hagar坚持认为报社与全球看中国网站签订了年度财务合同?

“Hagar明知道这样东西不存在却依然选择撒谎,大概是因为不撒谎,这篇报导就无法编下去了。”夏言说。

夏言表示,Maree Ma从2016年5月起担任本公司总经理,ABC透露的那些邮件都是之前的事。

夏言表示,ABC报导有意曲解法轮功学员赞赏看中国报的原因,所有的依据显得非常幼稚与可笑。报社员工的个人邮件,或个人言论怎么可以与报社的独立性扯上关系呢?

“所有媒体的编辑部与市场部是严格分开的,总经理仅关注市场与人员,无权干涉编辑部工作的。”夏言说。

ABC的报导提及报社创办人时误导读者

报社创办人马先生很少公开露面,他来澳洲三十多年,是一位生意人。马先生认为ABC报导在提及他时有意混淆概念,误导读者。

“我只关注澳洲各地的市场经营情况,从来不过问编辑内容。报纸是总编责任制。”马先生说:“信仰是信仰,但办报就像开公司,办独立报能造福社会,我就办报。两者之间有啥关系?”

这位创办人显然对ABC的报导非常不满,“ABC记者有意曝光我的家庭信息是别有用心,Hagar试图打击本报社,她的报导所体现的是无良记者的阴险与奸诈。”

ABC节目中,记者提到创办人曾经办过一所名为“明慧”的学校,认定那就是“法轮功学校”。马先生解释称,这是以前我们经营的一家澳洲政府认可的托儿所,与法轮功学校扯不上关系。

“足以看到,记者Hagar的无知与荒谬,她至少要来调查一下吧。”马先生说:“我真要办一个法轮功学校也没啥不可以,可事实是,它不是呀。”

报导引用夏言的采访录音明显地断章取义

记者Hagar曾对夏言总编作了一个半小时的采访,但结果就引用了几句话,夏言称,即使只有几句话,都是居心叵测的断章取义。

夏言说:“我告诉Hagar,我们付费使用看中国的logo及其网站新闻源,但没有任何合约。”

“但我们要遵守几条守则,如果违背守则,让看中国蒙羞,他们可以阻止我们继续使用logo。”

“Hagar追问我守则是甚么。”夏言说。

“报导守则内容是,不能制造社会分裂、不能配合中共迫害人权、不能散布色情、不能宣扬暴力”。夏言说,那是采访时的原话。

ABC记者Hagar Cohen采访澳洲看中国总编。
ABC记者Hagar Cohen采访澳洲看中国总编。(图片来源:看中国)

看来Hagar在剪辑时有意删去了这些,她不想让读者知道澳洲看中国的基本守则是甚么。

为甚么会说到希特勒呢?

夏言表示那是在回答有关媒体的中立性时,“我说,我们的读者都是华人,我们会告诉读者甚么是CCP,就像谁是希特勒,甚么是澳洲价值观,甚么是独裁,甚么是自由民主。我们不评判好与坏,由读者自己去判断。”

夏言笑著说:“因为我知道记者Hagar是犹太人,我才用了希特勒,如果她是美国人,我可能说华盛顿了。”

在回答有关同性恋的部份,夏言表示,他被翻译误导了,以为问有没有写“同性恋的故事”?夏言说:“我当时就回答她说,同性恋话题在华人社区很有争议,不管支持与反对,我们避免写这类故事。”

但接受采访之后才知道,Hagar是问“有没有报导过同性恋?”

“作为新闻报导,我们百无禁忌,我通过邮件把与同性恋相关的报导发给了她。”夏言说:“我明白Hagar是有意找漏洞,可我们的编辑团队却做得非常好。”

澳洲看中国被扣上“极右”的帽子

ABC的报导通过对悉尼大学大卫(David Brophy)博士的采访,以一篇转载的评论文章“社会主义能战胜川普吗?”为例,认定澳洲看中国报是“极右派媒体”。

“如果David Brophy站在中共的立场上,这样的判断是正确的。”夏言说:“中共把自己定为左派,历来都把反对共产主义与社会主义的思想定性为右派进行残酷打击,无数知识份子被扣上‘右派’帽子惨遭虐杀。”

“澳洲左派人物是否也是这样定性右派的,那就要问David Brophy博士了。”

“由于中共用左右区分敌我,结果令无数生命变成了冤魂。所以,华人到了海外不愿意给自己贴上是左还是右的标签。”夏言说。

David Brophy是悉尼大学的中国历史高级讲师,作为中国问题学者,他撰写过关于新疆人的报告,但他在接受采访时,常常会替中共的恶行护航,他也常在自媒体上对许多反抗中共暴政的人群进行质疑,包括对法轮功。

2018年3月,澳大利亚学者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发布了他的新书《无声入侵:中国如何将澳大利亚变成傀儡国家》,该书对中共渗透澳洲各界做了详细调查与描述,震惊了中共海外势力。

据BBC报导称,David Brophy公开质疑这本书是否有足够证据,他说“中国的行动者已经损害了我们不完美民主的正常运转”。言下之意,Clive Hamilton冤枉了中共势力。

与此同时,经常发表批评中共言论的澳洲前华裔议员John Hugh在新州议会主持了该新书的发布会,隔日陪母亲回上海,结果中国海关拒绝让他入境,引来澳洲社会的愤慨。David Brophy为此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时,呼吁澳洲息事宁人,要包容,不要对中共作报复。

夏言表示,David Brophy是做研究的,他既然要求Clive Hamilton作调查时要掌握充足的证据,那为甚么对ABC毫无任何证据、一味歪曲事实的报导却如此热心相助呢?

“我很感谢David Brophy博士成为本报的坚定读者,但我还是希望他研究中国历史时,不要介入中共的思想太深而无法自拔,”夏言称,“作为大学讲师,错误地把自己当作中共党员,是会误人子弟的”。

澳洲看中国报与法轮功之间的关系

在ABC记者Hagar的报导中,描述了许多报社员工与法轮功之间的关系,夏言表示,报社获得不同群体的支持,是对本报的肯定,他们相信这份报纸没有被中共势力渗透或控制。他们可以在澳洲看中国报纸上看到真实的新闻,以及澳洲政府的真实动态。

“我非常感谢法轮功学员对本报的厚爱,澳洲绝大多数的华文媒体不敢刊登法轮功遭中共迫害的消息与苦难,但本报愿意。这是作为华文报纸最基本的道义,我们怎么可以对不人道的行为置之不理呢?”夏言问ABC:“我们深得包括法轮功在内的华人群体的支持,这也是错吗?”

“一些愿意服务于媒体的人希望在澳洲看中国获得工作,其中也包含法轮功修炼者,这是对本报的信任。”夏言说:“每一位申请者均得到公平对待。”

夏言先生表示,他的两位最得力的主编都是年轻人,有著自己的信仰,其中一位小林姑娘与夏言先生同时进入澳洲看中国报社,另一位是才来了两年的大学毕业生小谢。

“社会对这份报纸颇有好感,所以我申请来此担任编辑工作。”小谢姑娘说:“我知道许多法轮功学员非常关注这份报纸,但这并不影响我的独立工作。”

“我一直想不通,为啥说这份报纸是法轮功报纸?”小谢说。

小谢也对ABC这样的报导表达了担忧。

“我独自一人在澳洲,经常回中国看家人,这样的报导会被中国媒体转载,那我还怎么回去呀?”

小谢显得十分焦虑:“我非常担心,我的家人会不会受连累?我担心回到中国会不会有麻烦?”

“我撰写澳洲新闻,负责多个板块,我很喜欢这份工作。”小谢说。

小林在澳洲看中国报做编辑工作长达六年。

“ABC这样报导澳洲看中国报让我感到极大的恐惧,我母亲还在悉尼,疫情之后就要回国去。”小林显得非常不安:“我母亲开始紧张与担心了,不断问我法轮功的事,ABC到底想干甚么?”

小林坦诚对法轮功不了解:“我是基督教徒,但我对炼法轮功的没有任何成见,他们都很友善,澳洲不是信仰自由吗?”

小林也重申她的观点:“我在这里当主编,我也常常去参加新闻发布会,我没发现我的工作内容与法轮功有甚么关系。”

对于ABC的报导批评声占绝大多数

ABC系列节目第三集没有超出意外,围绕报导的网络反馈是一片批评声。

Kevin Carrico(中文名:凯大熊)是一位澳洲汉学家,现任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中国研究所高级讲师。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他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媒体以信仰为基础来审讯另一个媒体的成员。

“澳洲看中国是不是也该针对ABC记者的个人信仰作出一个报导呢。我认为,这样的报导出来是完全没有必要也不合逻辑的。”Kevin Carrico说:“我不知道为甚么个人的信仰会成为公众感兴趣的话题。”

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从事中国研究的高级讲师
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从事中国研究的高级讲师 Kevin Carrico。(图:看中国)

对于ABC节目调查Maree Ma,Kevin认为整个节目的企图相当可笑。

“有人说,让Maree担任谘询委员会的一员,会让北京不高兴,不愿意与该基金会有任何联系,这是一个相当不合常理的逻辑。” Kevin Carrico表示:“该基金会的顾问成员由澳外交部直接任命,并不是北京政府,这是澳洲主权上的基本问题”。

“如果这个澳中关系谘询委员中有人对中国的人权问题感到担忧,并愿意直白且坦率地发表公开言论,我认为这是一件值得庆祝而不是应该受到批判的。因为这在澳中关系上是向前走了一步。”

Kevin Carrico也表示,ABC表现出媒体的独立敢言特征,但是ABC报导造成的问题在于,把法轮功描写和塑造为一个与北京敌对的团体。

Kevin Carrico说:“就像有人说犹太人与纳粹是敌对的,某种角度上可以这样说,但如果了解一下更深层的敌对意识,应该要从更广泛的角度来探讨,而整个法轮功受到迫害因而造成的其所谓的对立关系在ABC报导中是完全缺乏的。”

澳洲著名学者、《无声入侵:中国如何将澳大利亚变成傀儡国家》的作者Clive Hamilton称:

“这个怪异的“大杂烩故事”中,当所有中文媒体都在北京的控制下,ABC的Echo Hui和Hagar Cohen却把自己摆上台面去攻击澳洲唯一的独立中文新闻媒体。到底发生了甚么事?”

九号电视台的政治编辑Chris Uhlmann:

“还在等待Background Briefing节目调查澳洲其他中文新闻媒体的结果……这些媒体都按照北京论点营运的。还有,ABC和SBS应该把他们对自身内部中文翻译人员的审查结果公诸于世!”

 Cumberland华裔市议员Kun Huang:

“有些人对夏言采访内容的翻译提出质疑。向[Background Briefing]建议,有没有可能公开[夏言]专访的全部内容?包括所有问题的中文回答。” 

政治科学博士、记者Victoria Kelly:

“我不知道ABC为甚么要做如此可笑的三集节目。我11年级的孩子昨天把这个“瑕疵品”用来作为新闻业坏榜样的例子。”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