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清华校长」 梅贻琦执掌清华17年

1962年5月19日,一位老教授在台北病逝。

他死后,哀荣备至。

时任总统的蒋介石亲自为他题写「勋昭作育」四个大字;海内外诸多学者亲自书写挽联沉痛悼念,足以见其影响力。

他,就是执掌清华17年,被称为「永远的清华校长」的梅贻琦。

然而,谁能想到,就是这样一位在学界地位超然、曾经担任中华民国教育部长的老先生,竟然清贫得家徒四壁。

他的丧葬费,都成了个巨大的难题,不得不依靠募捐才得以解决。

梅贻琦手里的钱,都到哪里去了?

在办理完丧事之后,他的家属打开了一个梅贻琦生前从不离身的皮包,一个隐藏了几十年的秘密就此被揭开……

1

「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

1931年的冬天,一片肃杀中的清华园迎来了它新的掌舵者—42岁的梅贻琦。

在就职演说上,梅贻琦发表了着名的「大楼与大师」的言论。

然而,当时在场的清华学生却并没有为之动容。他们都带着疑虑和审视的目光看着这位新校长,琢磨着他这话是发自肺腑,还是只是在说漂亮话?这实在怨不得学生们疑心病重。此前的清华园,刚刚经历过一场灾难。

前任校长罗家伦是个年少得志的国民党党员。他在任期间,每天穿着国民党少将军服,大肆在校园内宣传国民党党义,还强迫学生们军训,对不合自己心意的言论动辄予以打压。很多与罗家伦不和的教授,都被逼得纷纷去职。

原本崇尚学术独立、思想自由的清华园,一时间万马齐喑。最终,忍无可忍的清华学生掀起了声势浩大的驱罗运动,将罗家伦从校长位置上赶了下来,联合要求教育部选派新的校长。

梅贻琦,就是在这样一种复杂局面下,成为了清华校长。

很多人对此并不乐观,因为清华的学生们虽然优秀,但是「难缠」,不服管。

罗家伦这样的铁腕校长尚且无法镇住他们,梅贻琦这个文弱书生岂不是更无可奈何?

2

却未曾想到,梅贻琦很快就赢得了清华师生的衷心折服。他彻底改变了罗家伦时代强加给清华的政治色彩。对于那些公然和国民党唱反调的学生,他不仅不打压,反而尽全力予以保护。

「永远的清华校长」 梅贻琦执掌清华17年2
梅贻琦(左二)(网络图片)

1936年年初,清华左翼学生的活动彻底激怒了国民政府。大批警察进入清华大学,决意杀鸡儆猴,对带头的学生进行抓捕。但是,清华园太大了,想要迅速抓捕到位,必须有一份详细的住宿地址,然后才能直接按照宿舍抓人。

军警们气势汹汹地闯进了梅贻琦的办公室,要求马上提供住宿名单。当时的情形,名单是必须给的,不然警察们绝不可能善罢甘休。

梅贻琦始终保持着君子之风,温和地笑着,交出了一份住宿名单。随后,他悄悄让校工断掉了全校的电,整个清华一片漆黑。

军警们像没头苍蝇一样在黑暗中搜寻了很久,却发现名单上的人员和地址根本对不上号,抓来的全是不相干的人。原来,梅贻琦给军警的名单,是一份往年的旧名单。暗地里,早已悄悄通知涉事的学生提前跑路。

在梅贻琦的这种「纵容」下,清华的师生们身上始终保持着一种自由而天真的气质,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说人之不敢说,做人之不敢做。

朱自清,闻一多,吴晗,这些国民政府最为痛恨的眼中钉肉中刺,都被梅贻琦留在了清华的象牙塔里。

大师云集,成为了清华最引以为傲的学术资本。然而,梅贻琦校长生涯中的高光时刻,却并不是在北京的清华园,而是在云南边陲的茅草屋中。

3

彼时日寇步步紧逼,攻占北平,清华大学不得不和其他众多学校一起南迁昆明。作为校长的梅贻琦,也和家眷一起南下,在昆明的茅草屋中住了下来。

时局艰难,学生们生活无以为继,很多学生的营养状况非常差,衣食住行都得不到保障。

梅贻琦忧心如焚,接连向国民政府写信,请求国府能够拨付一笔资金,专门用来补贴学生,以免学生蒙受冻饿之苦。资金申请成功之后,大多数师生都得到了资助,暂时脱离了窘境。只有梅贻琦的几个孩子例外。

梅贻琦子女众多,他又为人清廉,根本养活不了全家。梅家生活十分清苦,众所周知。但是为了避嫌,更为了把资金留给更需要的学生,梅贻琦坚决阻止自己的孩子领取补助金。

为了支撑家中的生计,他的夫人不得不放下知识份子子的体面,挎着个小竹篮到处叫卖自己制作的「定胜糕」,用卖糕点的钱来补贴家用。

除了在金钱上一丝不苟之外,梅贻琦最忌讳的就是公权私用。当时西南联大办了一个附属中学,教学质量很高,许多人都想把孩子塞到这所中学。但是梅贻琦铁面无私,想要进来可以,一不靠权,二不靠钱,凭成绩说话。

权倾西南的「云南王」龙云的孩子考联大附中落榜了,龙云很生气。毕竟云南是他的地盘,联大靠他的庇护才能安然无恙,竟敢不买他的帐?怒气冲冲的龙云准备兴师问罪,他的副官却连忙告诉他:梅校长的女儿也没有考上这所学校。龙云哑口无言。

执掌大陆清华大学17年间,梅贻琦没有因为私事花过学校一分钱,更没有任何徇私、开后门的行为。哪怕是他自己的女儿,也未曾得到过半点照顾。

清华满校师生,无不叹服,都认定他是清华永远的校长。

然而,在1948年,梅贻琦却选择了离开清华园。从此,再也没有归来。

4

那是1948年12月,梅贻琦做出了艰难的决定:离开大陆,跟随国民政府撤离。

梅贻琦的选择,在很多人看来是对即将到来的新政权的不信任,是对马列主义的抵触造成的。其实,真正的原因并不在此。

梅贻琦的远走,是为了保住清华大学的庚子赔款基金。这笔钱当时在美国,数额巨大,如果梅贻琦不离开大陆,这笔钱肯定是没有了。为了保住这笔钱,梅贻琦忍痛离开了清华园。

他到了台湾之后,很多人都怂恿他把这笔钱拿出来。别人帮他想出的花钱的名目五花八门,盖大楼、搞基建,总之,这笔钱已经成为了唐僧肉,人人都想吃一口。梅贻琦却总是摇头。

他想把这笔钱用在清华大学,但是两岸之间势如水火的争斗,使这个念头变成了空想。

直到1955年,台湾清华大学成立,梅贻琦才舍得把这笔钱拿出来,用于购买科研设备、培育精英人才。

此后的七年,梅贻琦把全部的心血放在了台湾清华大学的发展壮大上。与此同时,他也一直关注着大陆的局势,思念着北京那座真正的清华园。

据相关资料显示,四九年后,清华大学曾经多次收到过匿名人士从海外寄来的学术期刊。有人说,那个默默邮寄期刊的人,就是他们的老校长梅贻琦。

1962年5月,已经缠绵病榻多时的梅贻琦走到了人生的终点。

他住院期间,连药都买不起,死后更是无钱埋葬,靠校友募捐才能够入土为安。

但是有一种质疑的声音也出现了:梅校长执掌清华基金几十年,手里握着一笔巨款,怎么可能会穷酸至此呢?他从未离身的黑色皮包,是不是藏着甚么支票存折?

当梅贻琦的家人打开了他最为珍视的黑色皮包,所有人都沉默了。那里面放着的,是帐本。

这么多年来,每一笔基金的用处,都记载得明明白白,从未有一处疏漏。

所有的钱,都用在了清华大学的建设上,没有一分落入私囊。

他,无愧于「永远的清华校长」这一称号。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

「永远的清华校长」 梅贻琦执掌清华17年3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 左起:查良钊、胡适、梅贻琦、黄钰生(网络图片)

57年过去了,梅校长的气度和精神,已成绝响。

台湾「国立清华大学」

国立清华大学源于辛丑条约约定的庚子赔款。1904至1905年(清光绪三十年至三十一年),美国总统罗斯福决定返还赔款基数定为一千余万美元,逐年退还。赔款用于人才培养和赴美留学。

1911年,「清华学堂」竣工。 4月1日高等科开学,教师多从美国聘请,却不料,10月,武昌起义爆发,清政府挪用退还赔款弥补军费,学堂经费断绝,原定正式开学仪式取消,11月9日正式停课。

1928年6月,南京国民政府掌控北京后准备改办「清华大学」,任命罗家伦为校长,由于清华接收美国退还庚款,后经罗家伦多次争取,最终定名为国立清华大学。

1948年(民国37年),梅贻琦校长离开北平前往南京,后出国赴纽约与中华教育文化基金董事会会商清华基金保管及运用事宜,确定国立清华大学将中国对美国的庚子赔款的退款使用剩余部分存放至美国银行设立「清华基金」,由梅贻琦校长掌控此基金。

「永远的清华校长」 梅贻琦执掌清华17年。4
台湾国立清华大学(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1949年(民国38年)中华民国中央政府迁往台北,梅贻琦校长前往台湾新竹市复建国立清华大学,至今此基金利息仍每年由银行拨付给国立清华大学作为开支经费。

中华民国政府在台湾接收日本海军第六燃料厂厂本部300公顷土地。1955年金开英担任中油总经理,拨用40甲土地给清华大学建校。

1956年,在校长梅贻琦主持下,国立清华大学在台湾新竹市正式复校。

至于位于北京的国立清华大学则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接管,更名为清华大学。

目前的台湾国立清华大学,拥有10个学院、17个部门和22个独立研究院所。该校之象征物为梅花与紫荆,吉祥物为大熊猫,并于每年定期举办「清华紫荆季」活动。

该校校区内有北京清华二校门的等比例缩小复制品,象征两校之间渊源深厚、一脉相承。

梅贻琦校长生平

(1889年12月29日-1962年5月19日),天津市人,中国物理学家和教育家。

1904年

15岁的梅贻琦初入天津南开学堂,成为着名教育家张伯苓的学生。

1908年

入保定直隶高等学堂。

1909年8月

以高分的成绩,成为庚子赔款奖学金的首批留美学生。

1911年‮

入美国伍斯特理工学院研究电机工程,1914年夏毕业,获工学士学位,并获美国Sigma Xi荣誉学会嘉奖 「金钥奖」。

1914年

回国在天津青年会工作,1916年即担任清华大学物理教授。

1931年起

担任清华大学校长。对日八年抗战期间,清华、北大、南开合组国立西南联合大学,以校务委员会常委身分主持校务。梅贻琦先生是清华大学(含北京、新竹)历史上任期最长的校长(1931年 – 1948年、1955年 – 1962年),梅校长对清华大学的成长贡献巨大,受到所有清华人的崇敬。清华人尊称为「永远的校长」。

1963年

梅贻琦葬于国立清华大学校园,其墓地名为「梅园」。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