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审查之手伸向海外 通过威胁家人要留学生噤声

据美国之音报导,今年3月的一天凌晨,正在睡觉的罗宇鹏(应受访者保护隐私的要求,此处使用化名)接到电话。

电话中公安打来:“你是某某吗?”,“我是公安的。明天来公安局配合调查,否则就强制逮捕。”

罗宇鹏当时认为是诈骗电话,直接挂断。因最近诈骗电话猖獗,多是冒充中国大使馆或快递公司。事后电话有打了好几次,但罗都没理睬。

隔日,公安去他在中国北方城市的家,“我家没人。第三天又去了,我妈没开门。他们撬门进去了,以为我在家里。没找到我,就把我妈带到了公安局。”

让公安找上门的是他的一条推特留言。他在美国总统川普一条有关COVID-19病毒起源的推文下回复:对,就是中国病毒。

罗宇鹏的推特账号很低调,包括一名同学在内总共四个粉丝,只发过一条支持香港自由的原创推和四五个评论,没想到被公安找上门。

一位国保跟他母亲说,要他母亲必须在警局联系他,让他删除所有推文,写道歉信。他本人也要写一封保证书。罗宇鹏照办了说:“没办法啊,人在他们手里,”。

让罗宇鹏不解的是,国安怎么能通过非实名的推特账户找到他。因为无法证实,他认为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推特公司主动或在胁迫下同北京合作;二是国安的黑客入侵了推特后台” 

2018年,中国政府曾经大规模对推特言论进行审查。全国各地都有推特用户遭警方盘查、拘留,勒令他们清空账号。

美国NGO“改变中国”,收集过42位中国用户被警方骚扰的证词,其中包括知名记者、异见人士和知识分子。而当时推特拒绝对此行动置评。

另一名留学生是现在正于澳大利亚留学的Horror Zoo(她希望使用此化名,@Horror_Zoo是她在推特上的标签,以下简称Zoo)。今年4月,她的父亲被叫到中国南方城市的一个警察局。

警方盘问的焦点是Zoo去年底注册的一个名叫“习近平”(@FakeNewsOfChina)的推特小号。该账户发布一些嘲讽习近平的推文和图片,有5000多粉丝。

警方要父亲和Zoo通话,胁迫她交出账号密码。通话持续了约两个小时。Zoo录下了通话内容,并向美国之音提供了部分音频和视频的副本。

问讯中,胡姓警察说:“你讲的还是中国话呢,小妹妹,是不是啊?”他说。“妳不管在任何地方,你首先要记住,你是中国人。 这一点妳永远不要忘记,你的祖宗都在中国。”

在大学马克思学院当教授父亲也对她说:“你千万别给人家利用,给人家当炮灰了”。

当Zoo否认和账号有关联,不肯交出密码时,胡姓警官开始威胁:“反对习大大的推特肯定是千千万万,为什么这个推特能找到你头上来?肯定跟你有不可推卸的关系。”

“你在微信群里面,在境外,都煽动了些什么东西,你自己心里没数吗?”

“是不是教别人怎么翻墙了?你别以为我们什么都不掌握啊!”等等的言论。

Zoo在采访时说:“这次被喝茶,我爸是坚决站在国保的那一边,为国保收集我的各种证据,甚至会去检举我身边一些他连名字都说不出来的朋友。我爸爸还说,你一定得承认错误,回国自首“。

而母亲的立场也和父亲差不多。她说:“我妈说我现在要么回国自首,要么成为丧家犬 ”。

5月31日,因Zoo参加了活动人士周锋锁在Zoom上组织的纪念“六四”活动。她是位移在会上公开露脸并发言的90后。在那之后,国保把Zoo发言的材料打印出来,又把她的父亲叫到警局。

当时她的父亲在微信中说:“只有抓紧回到祖国,脱离那些邪恶之人,回头是岸,才有真正安全的环境,才能开启新的人生。你老爸才能过几年安静的晚年生活。”

Zoo说:“我们家从小就很疏远,没有交心过,全家人没有一起出去玩过,”“居然为了自首跟我说旅游的事情。我听了觉得恶心。亲情居然是可以拿来利用的东西。”想来也很可悲。

Zoo接着说:“他们从小被洗脑了。他们认为这个国家就是像父母一样是不可以违背的,不可以对抗的。这就是我父母那辈人的观点”。

Zoo至今没有交出密码。她想保护自己的粉丝,不让他们的信息落入国保手中。另一方面,她觉得不能让“强盗”得逞。

她说:尽管连累国内的家人让她难过,可能见不到亲人,但是自己没错。

“我就不认可向强权妥协这种事情,如果他逼我妥协,那我反而会跟他死磕到底”。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