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各地COVID-19病例激增

倫敦被列入政府觀察名單

随著英国各地感染病例大幅上扬,政府的科学顾问警告说,英国目前的武汉肺炎感染R值可能高达1.5。目前英国约有1,700万人的出行受到了更严格限制。

卫生大臣汉考克(Matt Hancock)在一份声明中称:“最新数据显示,在利兹、布莱克浦(Blackpool)、威根(Wigan)和斯托克波特(Stockport)等地,每10万人中的发病率急剧上升,已远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政府对上述地区及威尔士部分地区实施额外限制措施后,约有1,700万英国人生活在比英国其它地区更严厉的武汉病毒限制之下。

目前,威根的发病率为每10万人106例,而斯托克波特为每10万人71例。那里的居民已被禁止在室内或后花园与家人以外的人交往。

由于感染及住院病例激增,伦敦也被列入政府的封锁观察名单,虽然未出台更严厉的限制措施,但伦敦卫生部门已承诺,将提高检测能力,控制疫情传播。

官方数据显示,9月25日伦敦新增620例感染病例,是上周的两倍,但从数据上看,首都的疫情似乎自本月初激增以来已趋于稳定。

首都的医院入院人数在两周内增加了两倍,从9月2日的11人增加到9月19日的34人。但这一数字与春季最严重时的700多人相比仍有很大差距。

政府的紧急情况科学谘询小组(SAGE)警告称,英国目前的病毒感染R值可能为1.5,这是该谘询机构自6月份开始跟踪疫情增长速度以来的最高预测,比之前估计的1.1-1.4略有上升。

目前,伦敦及英格兰中、北部地区的R值是最高的,然而,SAGE警告说,因为要通过观察阳性检测和医院病例数量推算,他们估计的R值大约要滞后三周时间。

他们认为,现在的新增病例可能正在以每天4%到8%的速度增长,而西南地区可能以更高,每天为9%。

如果R值保持在1以上,那么病毒的扩散可能会失控,并最终发展成为地区乃至全国性问题。

政府上周六(9月26日)宣布,前一天新增6,874例武汉肺炎感染病例,34例死亡病例,每日病例数创历史新高,感染总人数达到423,237例。不过由于政府缺乏测试能力,在第一波大流行期间,有许多人没有得到诊断。

虽然现在的死亡案例与3、4月间疫情高峰期每天上千人死亡相比仍有很大差距,但SAGE警告说,死亡人数少并不代表疫情增长速度慢。

另一个衡量疫情严重程度的指标住院率也再次上升,上周三英格兰有314名武汉肺炎患者需要接受NHS治疗,而前一周同期为183人。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英格兰已有几十个地区被列入政府观察名单,该名单每周五更新。根据政府的三级防控标准,如被列入政府“关注”名单,政府会向该地区提供更多测试;被政府列入“干预”名单的地区,将实施地方限制;而列入“加强支持”的地区将实行更严格的限制措施。

《每日邮报》日前披露,一份基于感染数据绘制的地图惊人地显示,伦敦新冠肺炎热点地区可能与该市繁忙的地铁网路相关。新增病例似乎都集中在11条铁路线周围——在大流行发生之前,每天约有200万人使用这些线路。

这意味著,仅因拥有更便利的公共交通,伦敦西北和东北地区可能比南部地区遭受疫情更大的打击。而在比克斯利(Bixley)、布罗姆利(Bromley)、克罗伊登(Croydon)、泰晤士河上的金斯敦(Kingston upon Thames)和萨顿(Sutton)等地区都没有地铁站,这些地区的感染率在整个城市中也是最低的。

英国科学家此前曾将繁忙的地铁站与更严重的流感爆发联系起来。伦敦的三大热点地区雷德布里奇(Redbridge)、豪恩斯洛(Hounslow)、巴金(Barking)和达格南(Dagenham) 可能就属于这类情况——只有一条地铁线通过这些地区。科学家称,由于拥挤、通风不良以及数百万人的踩踏,地铁站点成为病毒传播的“完美场地”。

政府研究表明,贫困地区有更多人死于武汉肺炎感染,此外,种族多样性也可能严重影响该区的感染率,由于多种原因,黑人、亚洲人和少数族裔在疫情中受到的打击会更大。

约翰逊承诺,到下月底,英国每天将处理50万份武汉肺炎病毒检测,是目前24.2万份的两倍多。但业内人士表示,由于各类延误,这一目标很可能无法实现。

政府为应对疫情投入了大笔资金,到8月底,英国国债再创历史新高,已超过2万亿英镑。但雇主对政府30亿英镑的就业纾困计画并不满意,他们认为,给待在家里的员工发工资不会保住就业。Next plc总裁沃尔夫森勋爵(Lord Wolfson)警告称,英国经济正面临著对政府救济“依赖上瘾”的风险。

首席科学顾问惠蒂(Chris Whitty)和瓦伦斯(Patrick Vallance)为政府提供的建议也被议员们嘲笑为“愚蠢和失衡”,已有40名议员敦促首相约翰逊“再聪明一点”,让议会就所有新的抗疫措施实行投票表决。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