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学家:疫情最糟糕时期还没结束

澳大利亚一位病毒学家本月警告说,没有证据表明COVID-19疫情最糟糕的时期已经结束,未来还可能存在更多变数。

据《悉尼晨锋报》报导,悉尼大学的研究人员Edward Holmes是研究COVID-19遗传学、进化和起源的世界领先专家之一。他说,试图预测一种自出现以来一直无法预测的病毒如何进化是愚蠢的行为。

Holmes说,没有真正的科学依据证明最坏的情况已经过去,对这种病毒所作的每一次预测都是错误的,它每次都欺骗了人类,而且它可能会“使出更多花招”。

他补充道,Covid-19病毒能够再次改变其结构,避开疫苗带来的免疫力并进一步进化,它的进化程度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大,“这很不寻常”。

Holmes还指出,在某个时候,该病毒将达到一个进化的高峰,“但那是现在吗?还是下周?还是一年后?我们没有答案。”

正在对Omicron变种病毒测序的首席病毒学家Stuart Turville副教授也持相似观点,但他概述了下一年可能出现的两种情况。

Turville认为,最有可能的情况是,Omicron亚变种病毒仍是主导性病毒,澳人的混合免疫力(以前感染COVID-19后引发的免疫力和疫苗接种后带来的免疫力相结合)可以抵御病毒的微小变化;而第二种情况是:出现一个比Omicron更具传播性的新变种。

Turville说,任何新变种病毒都可能在免疫力低下的人身上潜藏并变得更加顽强,而且在社区内传播之前几乎没有任何预兆。

他同时指出,好消息是,病毒在社区传播的时间越长,人类获得的免疫力就越多。

近期澳洲单日病例数在两周内几乎减半,从7月27日近50,000例降至8月10日的27,058例。

新州住院人数已趋于平稳,每10万人中COVID-19感染率在该州所有地方卫生区和所有年龄组都有所下降或保持稳定。但10-19岁年龄组除外,原因是学生在寒假后返校加剧了病毒传播。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