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抵制论” 发酵 贸易部长称坚守立场 成竞业对澳方反应表强烈不满

综合澳媒报道,因澳大利亚呼吁调查COVID-19的起源引起了中国政府的强烈不满。驻澳大使成竞业在4月27日接受《澳大利亚金融评论》采访时表示,如果澳洲继续推动独立调查,中国人可能会抵制澳大利亚产品或不来澳洲旅游、留学。联邦贸易部长西蒙·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对其言论表示失望,并称政府的立场不会改变。他还确认,政府已致电中国大使,讨论其“经济胁迫”的威胁。

伯明翰说:“澳大利亚不会因为经济胁迫或威胁进行经济胁迫,就会改变我们在重大公共卫生问题上的政策立场,就像我们不会改变在国家安全事务上的政策立场一样。”

“澳大利亚人当然希望自己的政府能够坚守立场,因为世界各地成千上万人的死需要调查和透明,以免再次悲剧发生。”

伯明翰还确认,外交和贸易部部(DFAT)副部长弗朗西斯·亚当森(Frances Adamson)已致电成竞业讨论他的言论。但是他没有透露成竞业对这个电话的答复。“这是由成大使选择是否公开的。”

尽管对冠状病毒的起源调查坚持强硬立场,但贸易部长还是急于将外交事务与商业贸易区别开来。

“我们与中国政府之间的任何政策分歧都不应妨碍双方继续保持积极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和对话,以及积极的企业对企业的关系和交易。”他说。

他说:“澳洲为中国的提供经济有价值的商品、资源和服务,正如中国对澳大利亚的经济一样。

“我们希望维持这种积极的关系,并在可能的方面加强这种关系。”

中国大使馆指责澳大利亚玩“政治游戏” 反对党领袖表示支持政府调查

在与亚当森女士通话后发布的声明中,中国大使馆指责澳大利亚玩“政治游戏”,称这位DFAT负责人“竭尽全力”为疫情调查辩护。

中使馆的发言人说:“她承认现在还不是时候开始调查,澳大利亚还没有提议的细节。”“她还说,澳大利亚不希望此事对澳中关系产生任何影响。”

大使馆在声明中说,澳大利亚各界对成竞业“贸易抵制论”的反应令成非常不满。“成大使坚决反对澳大利亚方面对于他言论的担忧反应,并呼吁澳大利亚抛弃意识形态上的偏见,停止政治游戏,并为促进双边关系做更多的事情。”

DFAT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对中国大使馆公布其所声称的官方外交往来的细节表示遗憾。”“外贸部不会违反长期的外交礼仪和专业做法作出单方面回应。”

该部门表示,将继续维护澳大利亚的利益,“所有外国代表团都应该按照最高的专业水准和礼节,对澳洲的同行显示尊重”。

联邦反对党领袖安东尼·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对伯明翰参议员的意见表示同意,并支持政府进行疫情调查的呼吁。

他说:“澳大利亚希望与中国建立积极的关系,但这必须建立在信任和透明的基础上,而透明正是评估这种病毒及其如何发生的必要条件。”

这不是中国大使馆第一次对它不喜欢的调查呼声表示不满。先前内政部长达顿曾要求对病毒的起源保持透明,也遭到中使馆的批评。

呼吁调查 澳洲成为“了不起的斡旋人” 专家解读“威胁论”

利用澳大利亚在抗击病毒方面的成就,总理斯莫里森和外交部长佩恩正在推动全球对疫情的独立调查。

就在成竞业发出“贸易威胁”的同一天,一位世界卫生组织高级官员告诉《悉尼晨锋报》和《时代报》,澳大利亚对独立调查的呼吁在全球舞台上受到欢迎,成为了“了不起的斡旋人”。

他们还从一份欧洲联盟报告中得知,有关中国和俄罗斯发布冠状病毒虚假信息的报道在北京施压后被淡化了,其中提到中国开展了“全球虚假信息”运动。

Lowy Institute中国问题专家、高级研究员理查德·麦格雷戈(Richard McGregor)表示,必须将中国大使的言论解读为来自其政府的直接威胁:“当谈到中国消费者时,他的意思是中国政府。是政府主导的抵制,而不是消费者主导的抵制。”

麦格雷戈先生说,中国大使馆在世界各地向批评它的国家发出了类似威胁。“它惯于在政治纠纷中威胁实行某种抵制或贸易制裁。”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NU )国家安全学院院长罗里·梅卡尔夫(Rory Medcalf)说,“仅仅是因为我们想找出全球疫情灾难的根源”,而以经济后果相威胁,这“令人失望,也适得其反”。

梅卡尔夫教授说,澳大利亚可能会建立一个“对外国经济胁迫更具抵抗力的经济,即使短期存在困难”。

他说,“几年前,只要中国官员暗示要对澳洲的旅游业、教育业、葡萄酒和煤炭等行业采取抵制行动,许多澳大利亚政客就被吓坏了。”“但是现在,中共党国在疫情发生的初期不是抑制病毒而是压制真相,无意中对许多经济体造成的损害已远远大于其威胁的程度。”

国立大学国家安全学院2017年的一份报告发现,澳洲受中国经济压力的影响被夸大了,因为会对澳洲造成影响最大的行业,如铁矿石贸易,同样会对北京当局造成巨大影响。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