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学者:香港或需要川普这样的强人

莫纳什大学(Monash University)中国研究高级讲师Kevin Carrico近日在英文苹果日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名为“我们可以从川普的香港支持者那里学到什么?”

在文章的开头,他提到了2019年6月的一段生动的记忆。在一个弥漫着浓浓催泪弹气息的夏日,看着天桥上一小群抗议者被数倍于他们的警察包围逼近。旁边一个年轻人在得知Carrico是美国人后,对他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像川普这样的人。”“我们需要像川普这样的‘混蛋’,来处理这些混蛋。”

“奥巴马和大家相处地很好,他和伊朗相处,与朝鲜相处,与中国相处……但是,他不会帮助这些人(抗议者)!”

“举行一次峰会,习近平又承诺尊重一国两制,这都毫无用处。香港人需要一个能采取行动,做实事的人。”年轻人对Carrico说。

在随后的几个月中,抗议活动在扩大,来自世界各地的声音都在告诉香港的抗议者,他们必须做什么和不应该做什么:保持绝对非暴力,避免要求独立,避免与来访的共和党人接触,与中国人民建立“团结”……Carrico认为,所有这些都是试图将自己预先形成的政治观念强加到这场新兴的抗议运动上。这好比讲师在教授人们应该怎样去思考、怎么做。然而,这些纸上谈兵的事情却阻挡了新的可能性、新的机会。

引发Carrico这段回忆的原因是明报上刊登了一篇对法律界人士Kevin Yam的专访,Yam驳斥了香港民主抗争者对川普的支持。Carrico称他对Yam的观点认同度高达99%。但这一次除外。

Yam的评论首先不点名地描述了一个政治观点令人反感的人物,但读者很快就能意识到他指的是川普。Yam表达了三个主要观点,川普(1)对中国的政策前后矛盾,(2)在美国国内不尊重人权和民主,(3)无视并削弱了美国与世界民主国家的联盟。

Carrico认为,Yam的这些观点在某种意义上都有道理的,但是从另一方面上说,这并不是全部事实。比如第一点,对中国政策的一致性,在过去一年中,人们看到了美国《香港人权与民主法》的通过以及对香港官员的制裁,对新疆侵犯人权行为的官员和组织的制裁,扩大与台湾的接触和向台湾的军售,休斯敦领事馆的关闭以及在美国逮捕中共特工,以及加强对在美国的中国官方媒体的监督,Carrico特意提到,这些中国官媒曾经在香港监视他和他的香港朋友。

“面对这些现实,我很难相信川普政府在中国政策上前后矛盾的说法,无论人们怎么看待川普政府,但他们已经完全重写了美中关系的现状。”Carrico说,“我问自己一个问题:为什么这只在川普领导下发生?民主党政府一向标榜人权,却为何对中国的独裁政权一直采取绥靖政策?将来如何避免再次发生?”

关于第二个问题,Carrico同意川普在国内的一些政策触及了人权和民主。但同时表示,人们喜欢说美国在人权问题上应该以身作则。这话听起来不错,但是这不是现实中世界的运作方式。就像美国人权的进步从来也没能确保中国人权的进步一样,美国人权的任何恶化也不是中国或香港的局势恶化的理由。试图将这两者作比较只会引起无休止的讨论,而导致忽视了中国共产党对人权的严重侵犯。

Carrico认为,在Twitter或报纸专栏上就政治问题的原则发表冠冕堂皇的口头立场是很容易的,这并不是身临其境的选择立场。真正被迫选择立场的是在新疆集中营被无限期拘留的人,或根据新国家安全法而面临秘密审判的人,这些政治正确是他们负担不起的奢侈品,他们也无法承受华盛顿恢复对北京绥靖立场的后果。如何确保美国在摆脱川普政府的一些糟糕的美国境内政策之后,还同时避免由于美政府对中共的绥靖立场而牺牲掉遭受北京之苦的那些人呢?

关于美国与外界的联盟问题,Carrico说他完全同意,拜登在重建和加强美国与其民主盟国的关系方面可能做得更好。但他的问题是,这种联盟能起什么作用呢?建立广泛联盟应对中国的挑战,听起来固然令人愉快,但看一下美国周围的盟国对中国的政策,互相很难达到一致,其向前每推进细微一步都将包含无休止的辩论,而看不到什么实际的协同。“在这样的事情上,美国如果率先行动,并观察事态发展及是否行之有效,会不会更好呢?”Carrico说,香港人出现对川普支持的现象,是因为在2014年后的港独倾向以及去年的抗议活动中,人们已经都厌倦了“专家”们跌跌不休的说教。“专家”们的说教反而让大家肯定了自己的路是对的。他说,我们应该少点说教,多思考一些新方法,以及如何应对实施这些新方法之后出现的问题。最后Carrico说: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