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红山森林动物园亏损三千多万 网友认养激增

近日,一篇讲述南京动物园因为COVID-19疫情影响亏损3000多万的文章引起了网友们的关注。这篇文章中称,南京红山森林动物园收入80%以上来自门票,而2020年的收入仅占到往年收入的40%,也直接导致动物园无法正常运营。为了保证动物们的饲料供应,园长沈志军只能选择扣下了员工们半年的绩效。这篇文章被发布后,动物园爱心认养激增,目前南京红山森林动物园已经渡过了难关。

据公开资料显示,红山森林动物园位于南京城北,占地65公顷,里面住着2800多只动物,绿化覆盖率高达85%。它是全国唯一一家自收自支的事业单位性质动物园,收入80%以上来自门票,40元的入园门票更是保持了11年不涨价。由于COVID-19疫情来袭,2020年,红山森林动物园一共亏损了3000多万,占到往年收入的40%。据园长沈志军称,最困难的时候,红山的账上只剩下了五十多万。无奈之下,沈志军最终选择扣下了员工半年绩效,想要先保证动物的饲料供应。红山宣传教育部部长白亚丽在后来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其实没人帮得了他,动物园里的动物是嗷嗷待哺,那我们员工也是嗷嗷待哺。”

这篇名为《孤独矗立的动物园》中写道,其实这并不是沈志军遇到的第一个大困难。早在2010年南京火车站北广场建设时,占用了红山南门一块6万平方米的地。这片被占用的区域是一片山林,本来布置着金丝猴、野驴和丹顶鹤等700多只动物的场馆。只有等到这片土地被归还回来后,那些暂时到郊区过渡安置的动物才能回来。

但是沈志军在签订确权书中却发现文件内没有写明何时归还,于是他便一直拒绝签字,无论有多少上级领导找他谈话,他也坚持了下来。直到2014年,南京市的一位领导去调研红山,沈志军沿着山路几乎没喘气地给领导做了报告,领导听完之后说,表示那块地应该给动物园。沈志军听到这句话,当场落了泪。

虽然之前的几次困境沈志军都靠着决心赢得了胜利,但这次他却表示自己没有信心能够度过。当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动物园连续闭园51天,在这期间他们没有任何收入。但当红山森林动物园重新开门的第一天,却只有2247的入园人数,其中还包括了很多不需要买门票的60岁以上晨练老人。面临这样的经济危机,园长沈志军在一次演讲中伤感地说:“有人说疫情过后会有一波报复性出游,可是我等了三个多月,还没有多少人来报复我。”

其实红山森林动物园有很多了不起的标签,比如“中国成立最早的动物园之一”,“中国第一家拥有考拉的城市动物园。”,“中国最尊重动物的动物园”,“中国第一个取消动物表演的动物园”。

在南京红山森林动物园里,猴子们可以通过工作人员搭的管道去到猴山内不同气候和功能的场所;夏天的大象可以在遮阳伞下面沐浴冲凉;国宝大熊猫被养得白白胖胖,干干净净。这里的饲养员们在没有任何前人经验的情况下,成功孵育出了32只濒危物种:鹤鸵;动物园的科学人员通过密闭发酵罐,把动物粪便转化成无臭的绿色有机肥,最终实现自产自销,将这些肥料用在饲料种植基地里。除此之外,他们用3D打印技术,给缺门牙的猴子装上了大金牙;为打架受伤的丹顶鹤装上了假喙。为了让小猫头鹰们学会独立,他们办了一个猫头鹰学校,毕业一只,放飞一只。

2011年,沈志军借着住建部出台的172号文中要求保障动物福利的条款,提出取消动物表演。后来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忆称,那时红山的班子里反对声很强烈,他们觉得这会让动物园陷入经营困难。而现实的确是在取消动物表演之后半年,出现了客流量下降的情况,许多带团的旅行社一听表演没了,“那还有什么意思。”好在随着时间的推移,红山动物园的经营终于走上了正轨,后来这里还成了江苏省两级野生动物收容救护中心。

很多网友了解到红山森林动物园因经营困难而对外求助的消息之后,都纷纷用自己的方式动物园渡过难关。红山森林动物园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仅在文章被发表后的一天的时间内,他们就接到了300多个爱心认养电话。还有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网友发来暖心的话语,为他们加油打气。

1月26日,红山森林动物园管理处官方微博回应道,其实,大家到南京记得来红山玩,来看看毛孩子,看看他们最新的猫科馆、狼馆、熊馆……多提提意见,对他们就是一种支持。1月30日,红山森林动物园就迎来了1.7万人的客流。红山动物园也跟着霸屏各大社交软件,成了南京新的网红“打卡地”。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