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前女记者为爱远嫁藏区自曝被家暴 其丈夫否认

2月6日,微信公众账号“真实故事计划”发表一篇名为《另一个“拉姆”》的文章引发网友们关注。文章的作者是一位叫马金瑜的前媒体人,用自述的口吻讲述了她为爱情远嫁到青海,却被丈夫多次家暴而后逃离的故事。2月7日,不少中国官方媒体发文表态认为,面对家暴,零容忍是共识。但马金瑜丈夫谢德成却否认自己家暴,青海警方也表示,目前为止没有收到过关于马金瑜被家暴的报案记录。

马金瑜在自述中称,新疆出生的自己大学毕业后曾是在一线城市工作的媒体人,2012年,做了14年记者的她在一次采访中遇到了蜂农谢德成,47天后,她嫁到了位于青海西南部的贵德县。为蜂农丈夫谢德成生儿育女,称丈夫的心“像山上的泉水一样”,他们养蜂养花、世外桃源般的生活,曾被传为美谈,他们一起开的名为“草原珍珠”的微店也被评为了“微店之星”。

马金瑜在自述中称, 2015年,谢德成在一次酒醉之后,“暴打突然开始,我的眼睛登时模糊了,拳头不断砸在我的头……头被击打的瞬间,我的小便失禁了。”文中写道,当时的殴打“一直打到早晨,我没有报警(也许这是最糊涂的,一次也没有报警)”。

之后她带着浑身的伤,来到青海人民医院,检查是眼球血肿,眉骨骨折。但在这时,马金瑜发现自己怀上了第三个孩子。而且如果想要治眼睛,就得吃含有大量激素的药物,最后马金瑜选择了孩子。

但是就在不到一个月,马金瑜发现丈夫出轨,和一个藏族女工搞在了一起。当她质问原因时,却被一脚踹在肚子上,养了整整一个月都不能下床。

在她的自述里还写道:“和我一起工作的藏族女工,大多是这样的,头发蓬乱着来上班,脸被扇肿了;在巷子大门口,被掐住脖子,膝盖顶住,男人的拳头,一拳头一拳头砸在脑袋上,散落的头发已经遮住了脸,背后墙上的石灰不停抖落在头发和脸上;大白天,男人冲进来,手里掂着菜刀,醉得摇摇晃晃,要把这里干活的媳妇砍死……”

然而,为了自己的三个孩子,马金瑜说自己就这样隐忍着,曾经也抱着丈夫会改好的幻想,但几乎每个月家暴都会卷土重来,有时是因为酒,有时是因为男性,比如内地媒体同事自驾来青海,路过家里来看看她,和好友相聚的代价就是一顿毒打。

马金瑜称,自己被家暴期间,县文联和县电视台的记者都知道,有县文联老师对她说,“你自己要争口气,不要倒下,不要认命。”她还回忆称,自己微店做起来后,蜂场被当地人盯上,不给钱就要烧光他们家的蜜蜂,村里人还嘲讽她 “肯定挣的都是黑心钱”。还有人到她丈夫那里拱火,称“你媳妇把钱管着,你算个啥男人?”

2017年中国新年,马金瑜又发现丈夫半夜溜出去和一个藏族女大学生开了房,就在这时,马金瑜才下定决心提出了离婚。但是,她始终没有能力带走孩子,“孩子的父亲也多次威胁,在微信上写:‘让我们一起死吧。’‘把孩子全部吊死吧,让我们一起死在草原上吧!’”马金瑜回忆称。

2017年6月初,马金瑜的母亲心梗在新疆病危,她返回新疆,但由于网店经营不善早已债台高筑的她只能凑钱救治。在重症监护室外马金瑜接到丈夫的电话里,并没有一句关心,只有不停的辱骂。6月底,母亲还是走了。同年10月底,她的二弟也因为神经母细胞瘤去世了。

2018年,她终于忍无可忍,带着三个孩子离开丈夫,走之前她写了一封长信,写丈夫怎么打她,和保姆一起怎么对待孩子,写她为什么带孩子们离开,她把长信发给县文联和宣传部的人,委托他们交给县妇联和公安局。之后,便再也没有回过青海。

这篇文章在网络上引起了轰动,“金瑜”两字也登上热搜。有网友为她的一直隐忍感到悲哀,认为受过教育的她不应该为了爱情为了孩子一味退让,明明可以更早脱离苦海。但很多网友指出,家暴就是家暴,不要因为受害者的隐忍转移焦点,应该谴责的是施暴者。还有网友称马金瑜发声目的不单纯,没有资格自比拉姆。2017年她就逃出了藏区,如今才发声,是炒作,为了借舆论话题处理债务问题……

然而,马金瑜丈夫谢德成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却表示,自己从来没有打过马金瑜,有时候闹矛盾,只是“早上不说话,晚上又和好了”。至于文章中描述的马金瑜被打到眉骨骨折,则是她在带孩子去西宁检查孩子身体的路上发生了事故。

谢德成称,他们夫妻俩在青海当地开公司,卖农产品,一起生活了七八年,已经有了三个孩子。他一直否认自己家暴过马金瑜,而且称自己从未出轨。2017年,马金瑜回新疆探望生病的家人,自己也想过去探望被拒绝,还接到妻子的电话说“不和我过了”。此后马金瑜只于新年、六一儿童节回来过几次,直到2018年彻底出走。

据京报网报导,谢德成回忆,他也不知道马金瑜为什么会离开,2018年7月初,他正忙着按订单发货时,保姆打电话说孩子被马金瑜带走了,“没过多久,马金瑜就把我拉黑了,后来有朋友发来她(马金瑜)的微信截图,我才知道她带着孩子走了。”而这三年间他一直没有马金瑜和孩子的消息,考虑到孩子是被母亲带走的,所以没有报警,一直也一直在等她们的消息。直到近几日通过媒体看到网传文章,双方目前还没有办离婚。

“到今天为止,马金瑜也从来没有跟我提过离婚。我不知道她发这个文章是什么意思,我有错我承担,她有什么错她承担。”谢德成希望马金瑜能和他当着媒体的面,“说个清楚。”

2月7日上午警方已联系他了解情况,谢德成说:“如果我是一个家暴的男人,我们不可能一起生活七八年。”同时,青海警方也表示,目前为止没有收到过马金瑜被家暴的报案记录。

谢德成告诉媒体,他认为马金瑜此举是想炒作,而且妻子“三次走红”都和自己有关。

2月7日下午,极目新闻记者联系到与马金瑜认识多年的好友张晨(化名),她表示自己愿意作证。几年前的一个秋天,她接到马金瑜的求助电话,让其帮自己买一张机票。“当时她说自己身上只有一张身份证,没有钱,也取不到钱。”张晨回忆,“等见到她已经是半夜了,她看起来非常疲惫,身上还有血。”

万家无暴公益项目创始人万飞告诉极目新闻记者,现在马金瑜和谢德成夫妇各执一词。从法律层面来看,是否构成家暴仍有待相关部门调查取证。但是,从马金瑜的自述来看,在过去多年的婚姻生活中虽然遭遇多次家暴,但她从未及时报警。这也就意味着,马金瑜没有及时固定家暴证据,现在无法举证她身体受伤与家暴之间的联系。另外,当地女工也不一定愿意为她作证,谢德成本身也不承认家暴,这都为法律判决形成障碍。

对于此事,不少中国官方媒体发文表态认为,面对家暴,零容忍是共识,“反对家庭暴力不是受害者一个人的事情”。

2月8日,北京头条记者从马金瑜处获悉,离婚事宜已正式委托了律师,代她处理离婚相关事宜。“我希望成功离婚,并能争取到三个孩子的抚养权。我会努力帮助孩子,以一个正确的心理来面对以后的生活。” 此外,她强调个人的悲剧,不代表地域,也不同意给这个事件贴上有关青藏高原青海、藏族的标签。

延伸信息:

拉姆(网红、四川阿坝州金川县女子),2020年6月,拉姆与前夫唐路离婚,但却遭到唐某持续骚扰。2020年9月14日20时50分许,四川省阿坝州金川县女子拉姆在家中上直播时,被前夫唐路用汽油焚烧,重度烧伤,病情危重。2020年9月17日,阿坝州金川县公安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已被警方控制,伤者已送往阿坝州人民医院接受治疗。12月10日,金川县检察院依法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对嫌疑人唐路批准逮捕。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