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记者高瑜发推 痛斥当局“公然践踏法律作恶” 令其儿子再度失业

北京着名异见记者高瑜17日在推特透露,近日,北京国保打电话到儿子公司,指令公司老板将其儿子解雇。

高瑜在推特中说:“儿子一早就上班去了,今天要交接工作,晚上回来就是失业者了。”她质问北京市公安局:“你们一定特别得意吧?你们的淫威施展了,你们威胁我和我的家庭的目的达到了。”“我明白告诉你们,我不怕!你们公然践踏法律作恶,只能证明你们是邪恶的工具。罪恶都要记载到历史的!”

高瑜在推特质问:“你们依据什么法律砸我儿子的饭碗?我儿子的领导问你们,你们答‘因为父母’;又是依据哪条法律?”

高瑜写道:“90年代我儿子在《人民日报》,就来过这手。后来不论到哪个单位都被搅黄。15年大阅兵,我侄子是海军军乐团的分指挥,(公安部前部长)孟建柱接连两个电话让军委把他清除(出)阅兵村。”她更指是北京市公安局迫害她的家庭。

高瑜指上月两会期间,公安要求她不要发推特,“我答应了。现在敏感期已过,你们的岗也撤了,我开始发推,你们就砸我儿子的饭碗。你们以为剥夺百姓生存权,老百姓就得屈服,你们打错算盘了”;“你们比黑社会还黑,比恶霸还恶,迫害人民,你们早晚会有报应的!”

据苹果日报报导,76岁的高瑜自六四以来,30多年间除本人备受北京公安打压,家庭亦受株连。她的儿子被所在公司辞退,是北京市公安局直接下令儿子的公司要求的。五年前高瑜弟弟在中共海军军乐团任指挥的儿子,也是因中共政法委直接下令而失去饭碗。

有网民对高瑜说:“您是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可是这样发推特,您儿子因此失业了,您的儿子会怪你吧?”可是高瑜回应,这是常年的迫害,儿子没有怪她:“六四之后31年我们就这样过来的。”

高瑜在六四时担任《经济学周报》副编辑,她写的“严温对话”被认为是《经济学周报》被停刊的直接原因。1989年6月3日早晨,高瑜被北京市安全局抓捕,6月4日清晨便发生了震惊世界的“六四天安门事件”。一年后,高瑜获释。1994年11月9日,高瑜再度深陷囹圄,她被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高瑜于2014年4月24日,再次被北京警方拘捕,高瑜被捕后被迫在央视“认罪”,至去年4月23日,高瑜才正式刑满获释。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