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雪琴、王建兵被抓30天 两人无消息 朋友被传唤

独立记者黄雪琴和公益人王建兵被广州警察秘密抓捕已经超过30天了,但是直到目前两人的情况仍无人知晓,警察向家属封锁了两人的信息。两人的朋友在网上称,两人很可能正在遭受秘密的单独关押、接受24小时无休止的监视和刑讯,呼吁各界关注。

上述朋友称,他们不知道在过去的30天内,两人所承受的苦难的细节,他们只知道在这30天内,警察持续搞黑箱、家属的奔走徒劳无功,而两人的朋友们仍在不断遭到传唤。

黄雪琴和王建兵“消失”了

9月19日下午3点前后,广州警方于王建兵出租屋中(位于广州海珠区新港西路)强行将王建兵和即将出国留学的黄雪琴一同抓走,并查抄了两人的私人财物。

9月20日,广州警察联同当地警察到王建兵老家进行维稳,禁止家属向外求助,但并未出示任何合法手续、未告知因何事、遭到何种强制措施。

9月20日下午5点,王建兵的朋友位于黄埔长洲用于储物的出租屋遭到警方强行撬锁进入搜查,并带走大量物品。

9月28日,王建兵家属奔走于广州各级公安部门,仅在海珠区新港派出所获知“黄雪琴和王建兵被广东公安抓捕”,并在公安系统中查到了采集两人信息的记录,该记录显示王建兵于9月26日进行了一次核酸检测。但新港派出所警方拒绝告知办案单位、具体强制措施、羁押地点等信息。

9月28日-30日,王建兵家属分别向广州市海珠区公安分局信访办、广州市公安局信访处、广东省公安厅信访室提交信访登记表,要求相关公安部门依法依规书面通知王建兵涉嫌罪名及被采取强制措施的情况,并向公安机关和民警违纪违法举报电话“12389”进行投诉,检举公安机关违规不通知当事人家属的行为,但家属至今没有收到任何任何一级部门的反馈。

9月30日下午,王建兵家属前往广州市检察院,投诉各级警方的种种推诿和非法作为,要求市检察院监督警方的违法违规行为,但广州市检察院却表示:“现在没法确定案件具体情况,没法介入监督”。

9月30日傍晚,王建兵家属被广州警方约谈。三名不明身份人员(疑为广州市市公安局国保)在未出示工作证件和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对其进行了半小时以上的约谈。国保明确告知“王建兵是广州市公安局抓的,但是不能向家属提供任何书面通知书,也不能告知罪名和目前被关押在何处”。同时,要求家属不要再到各级部门查问王建兵的情况,要对事件保持沉默。

9月19日至10月18日期间,超过20位被认为与“雪饼”两人相关的朋友陆续遭到广州警方(跨地区)传唤,警察没有出示任何合法手续即对他们进行了多次长达24小时的审讯和恐吓。警方要求他们指认王建兵(煎饼)家中聚会的具体情况、指认参与者的人像照片(来自于周边摄像头)。

“雪饼”的朋友称,从当前的状况可以看出,警方抓人的手段一直在升级,越来越明目张胆地知法犯法、公然打压为社会贡献的公益人士。几年前,家属至少还能收到一纸通知书,现在,“雪饼”消失在警方手里,家属在过去一个月里投诉无门。而不断有青年朋友遭到警察的骚扰、非法传唤,这不仅是试图捏造“雪饼”的莫须有罪名,也是赤裸裸地制造白色恐惧气氛,打压每一位为社会公义发声的行动者,并呼吁社会各界关注。

独立公益人煎饼与记者黄雪琴

王建兵(煎饼),1983年生,甘肃天水人,独立公益人,从事公益事业16年;朋友们都喜欢叫他“煎饼”。2005年大学毕业后,加入北京西部阳光农村发展基金从事农村发展工作,开启长期关注青少年教育及成长的公益职业生涯。曾担任西部阳光基金会农村教育项目主管5年。2014年加入广州恭明社会组织发展中心,作为青少年成长项目和残障社群赋能项目主管及统筹,支持和发起相关社区项目工作。2018年起开始关注职业病工人的权益倡导和服务性工作,提供必要的法律支持。王也是国内#MeToo运动中重要的支持者。

黄雪琴,1988年生,广东韶关人,独立记者,曾任《新快报》及《南都周刊》的调查记者,关注性别、平权、官员贪污、企业污染、弱势群体等议题,也参与多起#MeToo案件的报道和为性侵害性骚扰受害人提供帮助和支持。黄雪琴本计划于2019年赴香港大学就读法学硕士,但后于2019年10月17日被广州警方以“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后改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至2020年1月17日取保获释。今年秋,成功获得英国志奋领奖学金支持,原计划于9月20日前往萨塞克斯大学(University of Sussex)就读性别与发展学硕士。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