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媒曝台积电鸿海采购疫苗案敲定的关键因素

台湾台积电、鸿海及永龄基金会终于在7月12日宣布与上海复星的子公司签订了采购合约,将捐赠一千万剂辉瑞/BNTCOVID-19疫苗给台湾当局。据台媒援引知情人士称,整个疫苗采购过程一波三折,而促成采购案敲定的关键因素正是全球芯片代工龙头台积电。

台湾晶圆代工大厂台积电、代工大厂鸿海以及鸿海创办人郭台铭所属的永龄基金会12日共同发表声明稿指,感谢多方支持及政府包括总统府、行政院、卫福部与疾管署的授权协助,已顺利完成合约签署,将所采购的“BNT162b2 ”疫苗全数捐赠予台湾疾管署,预计最快九月底后可按照德国原厂生产排程及台湾接种状况依序送抵台湾。

新闻稿强调,疫苗捐赠专案秉持“原厂制造、原厂标签、直送台湾”三大原则处理,确保疫苗品质符合疾管署及相关法规要求。 

台积电董事长刘德音表示,“在台湾疫情严峻的时刻,能借由捐赠疫苗协助抗疫是台积电公司实践企业公民角色的具体实现。相信当克服疫情带来的挑战之时,我们也会蜕变得更为强韧。”

鸿海创办人郭台铭指出,“对大家期待疫苗的焦虑,我与团队都感同身受。很欣慰今日终于能给社会大众一个交代。但还不能放松,因为持续还要努力催促到货时间和到货数量。 ”

事实上,早在签约后第一时间、台湾时间凌晨1:30分郭台铭就迫不及待在个人脸书报喜,郭台铭在文末还特别提及,“自我方提出捐赠案后的洽购期间,并未有大陆北京当局对此次疫苗采购过程有任何指导或干涉,在此感谢能让采购行为归诸商业条件谈判的本质进行。” 

上海复星发出的声明指出,(香港)子公司复星实业分别与台积电(即“买方一”)、鸿海、 永龄基金会以及裕利医药(有进口疫苗资质的医药公司)签订《销售协议》,复星实业将向台积电、鸿海、永龄基金会委托的裕利医药销售共计 1,000 万剂 mRNA 新冠疫苗,该等疫苗将被买方捐赠予“台湾地区疾病管制机构”用于当地接种。 

台湾行政院发言人罗秉成12日在疫苗捐赠说明记者会,被问及名称是否矮化问题。罗秉成解释,采购契约是由两捐赠单位直接与香港复星进行商业磋商谈判,而台湾CDC(疾病管制署)不是采购契约的party(当事人)。 

罗秉成:“我们政府相关部会机关,如果是在对外签署相关契约,一定是使用正式的官方名称,不会发生大家的疑虑有损国格、矮化政府,这种事不容发生。在整个签约过程两捐赠单位,我相信他们不会、也没有做出这样的事。” 

至于采购过程是否有外力干扰,罗秉成说明:“捐赠方他们以买方身份谈判过程中,有没有所谓其他因素干扰、干涉,政府不得而知、也无从了解,我们也不想加以猜测跟影射。” 

罗秉成强调,能顺利完成契约,让BNT疫苗进入台湾,是大家共同追求的目标。

知情人士:采购疫苗过程一波三折 

据上报援引知情人士指出,整个采购BNT疫苗过程一波三折,不可讳言,鸿海创办人郭台铭确实想尽办法要买下BNT疫苗给台湾,但最后台积电和鸿海能够顺利买到1千万剂的BNT疫苗,“台积电的参与,真的是让整个采购案情势大逆转的关键!” 

首先台积电吸引了国际目光,让上海复星“不卡了”;其二是台积电正规办事态度,让整个BNT采购案走“国际采购合约”,而非上海复星与香港、澳门采购疫苗“港澳模式”。 

知情人士强调,其实台湾政府难以买到BNT疫苗,还有鸿海郭台铭买BNT疫苗不顺利,都是因为代理商上海复星医药坚持采取香港、澳门买疫苗的采购模式。上海复星医药取得德国BNT原厂的“大中华地区”代理权,主要贩售疫苗范围在中国、香港、澳门和台湾,因中国尚未放行,目前上海复星只有将疫苗卖给了香港、澳门。之前上海复星亦以相同态度对待鸿海,也因此鸿海之前打算透过复星集团郭广昌和德国原厂签约的方式,但不为上海复星所接受。 

该人士进一步说,但做为全球半导体供应链领导者之一的台积电参与其中,就极具国际份量。不但让德国政府对促成BNT原厂提供疫苗给台湾的态度和作法转趋积极;也因台积电吸引了欧美各国的目光,让国际关注到,明明目前各国采买疫苗均是由政府对原厂采购模式,但却独独台湾在采购德国BNT疫苗上,面临“中国代理商上海复星医药”卡关的怪异现象,之后美、日疫苗接棒提供台湾,在台湾国内疫苗荒稍解情况下,也终于让北京当局和上海复星医药体认到,“再卡下去,国际上都会认为台湾买不到BNT疫苗,都是因为上海复星卡关了”,北京当局体悟此时台湾已不缺疫苗,“再卡也没有意义”,上海复星终于决定松手。

 台湾师范大学政治学研究所教授范世平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BNT疫苗最大股东是美国辉瑞(Pfizer)药厂,他认为美国也希望台积电或是台湾半导体产业,所有人都能打到疫苗,美国当然也使了很大的力量。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