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毅欧洲之行 “战狼”演温和

自中国爆发疫情以来,中美关系日趋恶化,眼看贸易合作走向完全“脱钩”。中国外长王毅从8月25日至9月1日,出访欧洲5国,包括意大利、荷兰、挪威、法国和德国,试图通过与欧洲搭桥求和,扭转美国压力下的被动局面。但结果似乎并不理想,外界的评论也颇为讽刺性,“战狼访欧求和,欧洲不太领情”。中美翻脸,欧洲成为了中美拉拢争夺的重要战略伙伴,利益能否让欧洲诸国选择站边?

中国外长出访时的背景

随著中美关系越来越恶化,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连续两次访问欧洲,7月20日,蓬佩奥出访了英国与丹麦。8月11日,蓬佩奥又出访捷克、斯洛文尼亚、奥地利、波兰四国。

每到一个国家,蓬佩奥都不断呼吁欧洲国家联合起来,在政治和经济上抵抗中共的影响力。

蓬佩奥在发表讲话时说:“现在发生的不是冷战2.0……抵御中共威胁的挑战在某些方面比冷战更困难。”他也表示:“中共已经深入在我们的经济、政治、社会中,这是苏联也从未有过的方式。”

同时蓬佩奥不断提醒各国领袖,世界各国越来越明白,在建设5G网络时必须考虑到国安威胁。

5G
5G设备展示会(图片来源:Mario Tama/Getty Images)

蓬佩奥在访问斯洛文尼亚时,两国签署清洁5G网络联合声明。蓬佩奥说:“自由国家必须共同努力,对抗威权主义的威胁。”他还说:“对于自己国家公民的私人信息,每个国家应该做出正确的主权决定,这绝对是至关重要的。”他还说:“形势正在朝著抵制中国共产党及其控制信息的企图方向转变”。

蓬佩奥言论遭到中国官方战狼式的强烈批判,这也促成了中国外长王毅继美国国务卿欧洲之行后,也踏上了出访欧洲的外交旅途。

中国希望达到的目的

王毅在出访的第一站罗马记者会上表示,他此行要传递四个信号:同欧洲携手抗疫;支持欧洲团结发展;巩固推动中欧关系;维护世界和平发展。

但外界预测认为,王毅此次出访的目的是与欧洲主要国家重建并修复关系,走出美国“包围圈”。

法广发表评论称,王毅提出的四个信号似乎是针对欧洲对中国最近言行的不满而设计的。

法广分析指,北京非常清楚目前中国在欧洲的形象处于前所未有的低位,必须要改变几个月来的外交“战狼”形象,采取温和姿态,王毅之行首要目的是防止素与美国友好的欧洲与之统一战线,尤其是在针对华为和建设5G问题上与美国保持距离。

法国《十字架报》评论称,在中美关系不断恶化、美国拉拢盟友压制中国之际,用一趟魅力之旅修复与欧盟的关系是中国外长的主要愿望。

王毅所到之处 人权问题如影随形

王毅8月25日起依序访问意大利、荷兰、挪威、法国、德国欧洲5国。他所到之处,沿途都遭到港人、藏人、维吾尔族等团体的抗议。

在高层会晤中,香港局势和中国电讯设备商华为都是无法避开的重要话题。

德国外长马斯和王毅会晤时,来自香港的数百名维权人士和维吾尔人的代表聚集在外交部门前表示抗议。香港民运最杰出代表之一罗冠聪也出席了聚会。罗冠聪要求制裁北京政府和香港特区的官员。他说,“我们必须采取行动,以免为时已晚。”

罗冠聪
2020年9月1日,罗冠聪在德国柏林抗议。 (图片来源:TOBIAS SCHWARZ/AFP via Getty Images)

意大利

意大利总理孔蒂(Giuseppe Conte)不顾中方的请求拒绝接见王毅,两人仅以电话沟通。意大利外长会见了中国外长。

意大利去年与中国签订了29项经贸协议,累计总价值达25亿欧元(约合28亿美元),被视为中国“一带一路”计划在欧洲的“桥头堡”。

意大利外长迪马尤(Luigi Di Maio)在会晤中重申意大利和中国是战略伙伴,他们签署了2项重要的贸易协定,企图透过新丝路政策强化双边合作协议。

但同时,迪马尤又表示意大利高度关切北京实施香港《国家安全法》,还指中国“必须维护香港的独立性”。

据意大利报章报导,当局计划容许当地电讯商使用华为的设备,但需要符合多个条件,包括将软件的原程式码送交当局检验、制定从其他设备生产商采购的计划等。

香港《南华早报》引述意大利国际问题研究所学者卡萨里尼(Nicola Casarini)说,以意大利为例,当地政府为避免激怒中国,以低调的手法处理华为问题。

荷兰

王毅与荷兰外交大臣布洛克(Stephanus Blok)会谈,布洛克不改直言本色,当面表示对北京箝制新疆维吾尔人及香港自由的关切。会面后,荷方发表声明说,双方的讨论显示两国都希望合作建立“认真的双向关系”,但同时对中方就一些香港记者和议员被捕一事表达关注。

挪威

王毅在挪威会见首相索尔贝格(Erna Solberg)和外交大臣瑟雷德(Ine Marie Eriksen Soreide)。王毅表示,希望看到与挪威迅速达成自由贸易协定。

王毅在挪威出席记者会期间,王毅想谈论北极圈的共同计划,但最后的结论却是病毒并非来自中国。

在被问到“香港人”获提名竞逐诺贝尔和平奖一事时,王毅警告外界不要干预中国内部事务,他警告奥斯陆当局,不要政治化诺贝尔奖,不要再把和平奖颁给中国异议人士。此番言论引发议论,舆论反应认为,王毅的诚意度太差,与中国的合作是有条件的。

挪威由将2010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授予了中国异见人士刘晓波,从而使中国的外交关系经历了九年的动荡。

法国

法国总统马克龙接见王毅,不过会晤结束后,马克龙未发表公开声明。8月29日与法国外长勒德里安(Jean-Yves Le Drian)会谈,会后也没有召开记者会。

据当地媒体报导,马克龙在与王毅会晤时,没有直接提到禁止华为参加建设当地5G流动通讯网络,只是说没有公司会因为国藉问题被禁。

但马克龙同时指出,出于对欧洲主权政策和网络安全性的考虑,爱立信和诺基亚两家欧洲公司可以提供一个“真正的欧洲工业解决方案”。

“法国倾向使用欧洲第5代行动通讯(5G)系统”,马克龙说。

这一表态,被认为是中国在欧洲为华为争取突围的挫败。

此外,马克龙与勒德里安也多次针对中国人权状况,特别是香港及新疆维吾尔人的处境,向王毅表达严正关切。法国外交部30日早发布的新闻稿也再次强调法国的态度。

法国世界报刊出的文章表示,王毅在这次欧洲之旅中没有取得胜利,而且是远远没有取得胜利。

报导称,8月30日星期天,中国外长在巴黎参加了国际关系研究院举办的辩论会,辩论会上,王毅重申香港和新疆议题属于中国内政,希望他国不要插手干涉。

但法国的欧洲议员、前欧洲事务部长Nathalie Loiseau还是就香港和新疆问题对王毅提问。王毅使用很多的统计数据进行了冗长的解释,但均没有说服力。

比如,王毅说新疆有“2万4千座清真寺”,“人均比许多穆斯林国家高得多”。世界报文章说,王毅这是误导,因为维吾尔人不能够自由、安全地进入清真寺。就新疆是否发生“种族灭绝”?王毅说:“维吾尔人已从1949年的550万增加到今天的1,100万。”世界报文章就此也批驳说,实际上,滥用避孕措施强制绝育的证据只是与过去两年有关。

就香港问题,王毅说:“民意调查显示,70%的香港人赞成安全法。”世界报文章就此表示,得出这一结果的香港研究协会(HKRA)支持中国的法律,这一调查因与中国的关系而声名狼藉。相反,由路透社委托的高度可信的香港民意研究所最近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接受调查的人中,有60%表示他们反对安全法。

德国

据德国电视一台报导,德国外长马斯周二(9月1日)在柏林会晤王毅时,要求中国撤回港版国安法。他表示,德国对国安法产生的影响仍然怀有忧虑。“我们希望充分运用一国两制的原则。”特别行政区的法典规定的权利必须得到实施。

马斯还以欧盟的名义拒绝了中方就其台湾之行对捷克参议院议长维斯特发出的恫吓。他说,在外交政策上,欧盟团结一致并尊重其伙伴。“我们希望反之亦然。”“威胁恫吓不合适。”

马斯还谈到了中国新疆地区维族人的人权状况。“我们非常希望中国允许一个独立的联合国观察员代表团进入营地。”王毅表示“愿意这样做”。

但在处理维族人和香港局势方面,王毅禁止德国和欧盟干预,他说,“无论是香港还是新疆,都属于中国内政”。“我们不希望他人干涉中国社会。”

报导称,王毅并不是一直都在反弹。和马斯一样,他也提到了合作的意愿。他谈到了两个大国的战略伙伴关系和共同责任,特别是在新冠危机中振兴世界经济的责任。德国一再强调,需要中国作为气候保护合作伙伴和改革世界贸易组织的伙伴,在美国退出之后,更是如此。

这也是德国和欧盟要求和中方达成投资保护协议的原因之一。王毅对停滞不前的谈判今年可以圆满结束表示乐观。

结束访欧 王毅称达到了3个共识

9月1日,王毅在回答记者提问时称,与欧洲5国达成抵制单边主义行径、反对分裂“脱钩”、维护中欧关系并妥善管控分歧等3个共识。

在接受了凤凰记者的独家采访时,王毅表示,这次欧洲之行,对于各方在维护多边主义问题上所持有的一致共识,印象尤为深刻,同时这也是本次访欧最重要的成果和收获。

王毅
王毅(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王毅表示,今年是中国与欧盟建交45周年,接下来又有几件事可做:1)筹备中欧的高层交往,为合作指明方向。2)年内完成BIT(中欧全面投资协定)的谈判,谈判到了最后阶段,要加大投入,必要时做出政治决断。确保如期完成谈判。

外界评论

香港《明报》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ICS)分析员李爱玲认为,从中方来说,王毅访问欧洲的目的刚好相反,是为了防止美国和欧洲在对中国的政策上形成“统一战线”。

英国诺丁汉大学(University of Nottingham)中国研究计划主任苏利文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说,“王毅面临著(中欧关系的)搭桥工作,希望让欧洲伙伴(对中国感到)放心,但是魅力攻势进行得并不顺利。”

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副主席罗杰斯(Benedict Rogers)表示王毅第一站就面临尴尬,“王毅的第一站意大利就遇到流亡英国的香港民运人士罗冠聪,而罗冠聪同一时间在罗马举行记者会,受到媒体极大的关注,抢走王毅的风头。而向来对中国友好的意大利外长迪马尤也当面提到香港问题。”

罗杰斯:“(王毅访欧)面对的种种情况都表明,一切已不再是老样子。”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当代中国研究中心马瑞欣教授则向自由亚洲电台表示,“我将这次旅行解释为是为了稳定中国与欧洲国家的关系,尤其是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也刚刚访问欧洲。”

马瑞欣表示,中国正在改变在疫情大流行前期及初期达到高峰的“战狼外交”模式,积极拉拢欧洲国家。

英国诺丁汉大学中国研究计划主任苏利文认为,中国正在面临严峻的外交局势,除了美中关系迅速恶化,中国还与英国、澳大利亚、印度的关系紧张,中国华为公司面临抵制,同时又有新疆、香港和南海的局势受到关注。

“此刻,欧洲是中国格外重要的合作伙伴。中国最不乐见的是美欧之间联手处理关于中国科技和贸易等问题。”苏利文表示。

智库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ECFR)上月的调查发现,48%的欧洲人认为疫情让他们对中国的态度恶化,其中,法国及丹麦的数字高达62%,德国则为48%。

战狼作风引发捷克人士反弹

中国外长王毅出访欧洲期间,正好是捷克参议院议长维特奇所率领89人访问团在台湾热烈展开了首日的拜会行程。

对此,人在德国的王毅针对维特奇访台一事做出强烈抨击,他对记者说:“对于捷克参议长的公开挑衅及其背后的反华势力,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决不会听之任之、坐视不管,一定要让其为自己的短视行为和政治投机付出沉重代价。”

王毅的“代价说”充满战狼式的外交辞令,立即引发捷克政府的反弹。正在国外访问的捷克外长佩特里切克第一时间透过推特回应:“我不想等到从斯洛维尼亚返国再说,所以,我的副部长特拉帕(Tlapa)已经召见了中国大使。王毅部长的措辞太过份,这类强硬用语不应出现在两个主权国家的关系中。”

佩特里切克说:“我要求中方解释,并呼吁中方展开基于事实和务实的合作,抛却不属于外交层面、过于情绪性的用语。”

衔佩特里切克之命,捷克副外长特拉帕(Martin Tlapa)在召见中国驻捷克大使张健敏时,也转达捷克外交部无法认同中方对于维特奇访问团出访台湾所做出的种种回应。

针对王毅的“代价说”,维特奇本人也做出回应。

维特奇31日在台湾政治大学的公开演讲中表示,他和访问团的所有成员都是“志愿访台,做正确的事,短期来看,也许不是有利,但长期而言,肯定会带来利益。”

他表示,捷克是一个自由的国家,寻求与所有国家保持良好的关系,不管中国说甚么。他也重申,访台绝不是要在政治上与任何人对抗。

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维特奇还是以奥威尔《1984》小说中的“老大哥”反讽王毅和中国,他说,捷克民众了解背后有“老大哥”是甚么感觉,“老大哥”绝对不会心软,这是捷克与台湾民主经验的另一个相通处,“捷克将站在台湾这边”。

捷克参议院议长维特齐
捷克参议院议长维特齐(图)将访台,欧洲议会及美、加、澳等共68位国会议员8月25日发表国际连署声明强力支持。(图取自维特齐官方网页vystrcil.cz)

据报导,捷克前参院议长柯佳洛(Jaroslav Kubera)生前曾制定了访问台湾的计划,但在启程前夕不幸病故。据报导,他的逝世同他受到北京方面的胁迫有关系,他生前曾收到中国使馆的信函,称如果访台,那些仰赖中国市场的捷克企业将会付出代价。

虽然捷克政府和总统并未公开表态支持,但议会的投票显示,绝大多数的议员支持了议长的访台行动,他们希望维特奇成功完成前议长的遗愿。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