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家庭花在幼托的费用超过杂货和水电费

近三分之一的家庭花在幼托的费用超过了食品杂货费,逾80%的家庭花在幼托的费用超过了水电费,这导致育儿费成为了成千上万的澳洲人无法承担的负担。澳政府表示,儿童保育支持将“针对那些最需要的人”,预算案的支出将协助减轻25万个家庭的负担。

据悉尼晨锋报报道,教育和健康政策专家Mitchell Institute的分析发现,对于386,000(39%) 个家庭来说,幼托费用太贵了。该报告使用了一个国际基准,即用于儿童保育的费用不超过可支配收入的7%来确定可负担性。

这项对澳洲全国家庭、收入和劳动力动态调查的数据分析发现,31%的家庭在幼托的花费超过了杂货,83%的家庭在幼托的花费超过了水电费。而近70%的家庭的幼托费则超过了交通费用。该报告的共同作者Peter Hurley表示,许多家庭表示,把孩子送到幼托的费用比私立小学的费用更昂贵。

这项由慈善组织Minderoo基金会资助的研究还发现,与高收入家庭相比,中低收入家庭支付的托儿费用占其家庭收入的比例更高。在家庭年总收入低于70,000澳元的家庭中,约有48%的家庭将其家庭可支配收入的7%以上用于支付幼托费。对于收入超过20万澳元的家庭,34%的家庭支付的幼托费用超过了7%。

来自墨尔本北郊Reservoir的Liz Williams表示,她三岁孩子的幼托费用超过了她的房屋贷款还款额。她和她的伴侣都在IT行业工作,另外还有一个三个月大的婴孩。他们获得了每年上限为10,000澳元的育儿补贴。这笔钱在3月份用完了,这意味着他们每周需自付将近500澳元和700澳元来他们的两个孩子提供5天的托儿服务。而他们的两居室公寓每周的最低贷款还款为500澳元。 

悉尼大学政治经济学家Elizabeth Hill表示,尽管联邦预算增加了托儿补贴,并从明年开始生效,但托儿仍然是一项主要开支。

Hill说:“使用幼托服务的家庭,他们的自付费用过高的问题并未得到解决。而且,早教和护理成本高是阻碍妇女参与劳动力的主要障碍。这对领导岗位上的性别平等有着长期的重大影响,对长期收入和养老金有着重大影响。”

教育和青年部长Alan Tudge表示,家庭的平均自付幼托费用为每小时3.93澳元,四分之一的家庭每小时支付不到2澳元。他说,儿童保育支持是“针对那些最需要的人”。“我们在预算中宣布的额外支持将进一步降低每年约25万个家庭的费用。”他说。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