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小党派能够把关

我们明白澳洲是一个法治国家,没有一个人可以独揽大权,当政党取得大选胜利后便可以组织政府,确立部长来管理相关部门,以便管理,当政府成立后便会实施相关的政策,由相关的部长来管理,就算是总理也不能干预他的相关部长们的权力范围,部长们是拥有对相关部门的绝对权力,可以说部长们可以决定相关的任何政策,所以不同的移民部长可以有不同的政策,他们个人权力可以制定自家的政策不受任何人士影响,当然部长修改任何法律要通过国会批准,由国会最后把关。

从前,我是指1996年前工党掌政期间,他们的移民部长对法律比较遵从,很多由法院判下的案件,假如申请人胜诉,当时的政策是给予申请人永居以免麻烦!所以当时很多申请人便得益于当时的政策,自从1996联盟党政府上台后,当时的移民部长雷铎,因为是律师出身,对法律有一定的理解,利用法律的漏洞来欺负他不喜欢的申请人,好像保护签证的申请,不给予工作许可,除非在指定时间内申请,审批之严格可以说是真的难民也不获批凖,还干预难民上诉处的决定,行为十分过份,很多申请人持有过桥签证却不给予工作许可等的苛政,对很多申请人产产生不利的影响,很多政客对当时政府所实施于难民的政策十分不满,特别是绿党的议员们,他们的人道政策不能施展,直致到2008年工党正式上台,拨乱反正,把很多在联盟党上台后被欺负的申请人,符合一定条件便给予永居身份,很多人便把握机会取得永居身份。

现时联盟党的移民部长所实施的政策是类似1996年,可以说是刻薄寡恩,没有半丝怜悯,对付黑民的政策十分严谨,就算是有澳洲籍子女的父母也是同样处理,拒绝其人道居留申请,要求澳洲籍未成年子女也一同回国生活,没有半点同情心!在笔者的覌察下发现,现今的部长们都是十分自私自利,在位期间都是想尽办法从自身的权力中拿取利益甚至希望成为总理,党内牛鬼蛇神,群魔乱舞,最可悲的是最大反对党也是一样,可以说没有最烂只有更烂!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现今两大政党中很难找到有远见及有智慧的人材,现时从政的人都是为了自身的利益而来,其身不正,当政期间欺负弱势社群,比如新移民,他们的父母及亲人都被排除在外,要付出巨额费用又或排数十年的队伍才能团聚,海外投资者购买楼花又被百般挑剔,限制银行贷款,害得人家血本无归,这些行为十分可恨。

笔者所接触的移民部长最好的是自由党温瑞丝及工党的埃文斯,她/他们对移民申请人都比较公平及富有同情心,两者给予很多黑民居留身份,其馀的都是刻薄寡恩,可以说人们对他们没有任何好印象!

下个月便举行大选,五月份的联邦大选!两大党对移民政策还未有具体的详细介绍?是否欢迎更多移民到来?但假如读者经常驾驶旅游,您会发现离市中心一个小时车程的地方,碰上一个人也很困难,现时的移民政策权力都是落在不适当的人手里,希望有第三个权力中心可以作出影响,因为笔者对两个党派都十分失望,我今年会把神圣的一票给予独立议员或细小的党派,我希望有读者跟我有同一理念,好让两大党明白市民们有其它选择,不一定要两者选其一。面对现在澳洲劳动力短缺,物价上涨,虽然澳洲边境开发,但是各行各业还是很缺人,另外就是对于在澳洲境内临时签证的申请人,也需要有更好的政策。

为何笔者会有如此决定,实在是近几年联盟党的移民部长作出多次不公义的行为,在人们没有任何准备下多次修改法律,先斩后奏,不给予申请人任何时间来递交申请,幸好最后过不了独立议员及细小党派的一关,修改法律的议案不能通过,很多申请才能继续,比如绿党,瑟诺芬党(Xenophon)现改名为Central Alliance政党,幸好由于他们的把关,联盟党很多不利选民的政策也过不了关,不能通过,改回原样,孙中山先生说讲过“政治”就是众人之事,我们要好好把握自己的一票,笔者认为,我们对任何人都要有怜悯之心,多一点关怀别人,人们也会有所反应,有所感恩!政府应该要教育人们要守法,包容及关怀别人,但现时两个政党都没有做到,我总感觉两党的人看起来都是贼眉贼眼,没有一个好人,读者们有同感吗?

以上专栏是由澳洲移民法律谘询Stanley CHAN提供     

Stanley Chan 澳洲移民及法律谘询               

澳洲移民代理注册号码 MARN: 0430097(Chan) 

Melbourne Office墨尔本办公室:               

Suite 3, 49 Wadham Pde, Mount Waverley VIC 3149 Australia         

谘询电话:+61 3 8833 7288             

Mobile手机:+61 0 444 522 514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