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振华监视澳人数据 用于什么目的?

互联网已经成为各种势力争夺人心、思想和政治优势的战场,每个人的个人资料都成为国际权力争夺的武器。因此北京政府积极获取全世界人包括澳大利亚人的数据,对数字隐私和社交媒体分析师而言并不奇怪。但你的私人信息可能被用于见不得人的手段。

澳洲媒体上周报道,深圳振华数据公司(Zhenhua Data)利用所获取的数据建立了一个包括全球250万人的数据库,其中超过35,000名澳大利亚人的数据被建档。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分析师Michael Shoebridge认为,西方公司几十年来一直在互联网上进行数据抓取,以获得营销优势。“Google或Facebook拥有大量有关你个人数据,后果也是严重的。”虽然政治实体也开始这样做并不奇怪。“ 但是,中国共产党掌握你和你家人的大量个人信息的后果是截然不同的。”

Shoebridge说,这意味着北京可以从成千上万的候选人中筛选出可进入政治、学术和企业领域的“后门”,找到最薄弱的环节下手。

“一个是明确地用于强制性的经济措施以及对政府和企业施加压力,另一个作用是影响政治辩论的方向,甚至是干扰国家政策的决策。”

诸如Facebook和Google之类的科技巨头都向广告商和游说团体吹嘘,他们从数十亿用户中获取了数千个“数据点”。他们监视数据的目的是获取利润,这些数据被出售并用于有针对性的广告和市场研究。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你的习惯、弱点、偏好、偏见,甚至健康状况都可以通过数据收集并加以利用。

ASPI研究人员amantha Hoffman最近对麻省理工学院说:“中共收集数据的方法与我们在全球广告业中看到的方法没有太大不同。”“但是中共不是为了出售产品,而是试图施加专制控制。它获取数据的目的是破坏自由社会的民主进程,并为其创造更有利的全球环境。”

她说这就是社交媒体平台TikTok在最近几个月受到诸多审查的原因之一。“ ​​看似无害的TikTok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可以为中共提供很多有用的数据。”

“你不会想到受世界各地儿童欢迎的社交媒体存在着先天的政治问题,但是可以通过从TikTok这样的应用程序中获取的情感数据,来了解人们如何受到影响以及他们的想法。”Hoffman说。

AI评估

在振华数据库中,每个名字后面都有一个数字,其含义不明。

但这不是单一的事例。在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共对14亿公民使用密集监视系统。信用卡信息、面部识别监控摄像机、社交媒体帖子、网络活动、当地政治委员的报告,所有这些信息都输入到国家人工智能系统中,通过计算来给每个人评分。

中国公民不会知道自己的“社会得分”。只有去订车票或想升职时,共产党的计算机系统会简单地回答 “是”或“否”。

那么,北京是如何在国际上使用这种AI评估的呢?坎培拉大学法学院的助理教授Bruce Baer Arnold说:“尚不清楚如何针对个人。”“可能是进行系统性的分析,根据特定行业、学科、公众知名度或政治影响力来进行。”

通过收集和评估国际上的政府、企业、媒体、演员和社交媒体影响者的个人资料,共产党将获得什么价值?Shoebridge认为,可以帮助它确定谁愿意合作或更容易受到影响。“像这样的大型数据集可以大大加强常规的间谍活动。”

“可以据此判断谁愿意合作,谁不愿合作。当这些数据不仅包括个人的弱点和缺点,还涉及亲朋好友、家人子女的信息时,其用意更加丑陋,更加恶毒。”

“北京会告诉政府高层的主要决策者,如果他们不做北京想做的事,就会曝光他们孩子的隐私。” Shoebridge写道。

“或者通过数据得到的消息,替代偿还庞大的法律或医疗费用,从来诱使有影响力的人去做他们想做的事情。”

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最近宣布将建立一个专门小组,以应对针对社交和传统媒体以及主要公众人物的虚假信息宣传运动。

外交部长佩恩(Marise Payne)指责中国和俄罗斯通过散布虚假信息操纵社交媒体舆论来“破坏自由民主”。她强调指出,当由可信赖的消息来源(例如朋友,家人和社区领袖)重复转发这种虚假消息时,人们便信以为真。

振华截取的数据集似乎是相对基本的姓名、生日、地址、照片、政治联系和亲属情况。但是ASPI最近发布的《工程技术全球协议》报告强调,另一家中国技术公司GTCOM开展了更为广泛的数据收集活动。它由中国中宣部控制,声称每天从Twitter,Facebook,微信,公共聊天论坛,博客和服务页面等收集世界各地10 TB的数据。

Hoffman说:“该公司将其工作描述为直接为中国的国家安全做贡献,包括军事情报和政治宣传。”

“共产党想塑造全球公众舆论以扩大其政治权力,中国的科技公司通过收集数据以助其达成目的。”她说。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