啤酒税上调 酒吧老板叫苦不迭:这个夏天很悲惨

据信使邮报报导,啤酒消费税率从2月开始随通货膨胀上调,每品脱啤酒成本再次上升。酒吧业主恳请不要对啤酒销售加税,因为该行业受Omicron疫情困扰,已经困难重重。

Covid-19感染数飙升,许多人被迫在家里隔离起来,酒吧业度过了一个“令人震惊 ”的圣诞旺季。酒业高峰组织——昆士兰酒业协会(Queensland Hotels Association)正在游说联邦政府削减啤酒消费税,该组织称这个税种经历了十多年来最大幅度的增长。

澳洲人支付的啤酒税是世界上第四高的,在过去35年里每年随通货膨胀上调两次,最新的增税将使每升酒精的税率达到36.98澳元–在六个月内增加2.1%。

布里斯班酒吧Paddo Tavern老板Matt McGuire告诉信使邮报,“公众不需要这个税。在疫情中,我们总是第一个关门、也是最后一个开门的店,让顾客为啤酒多掏腰包并不合适。”

McGuire还说,最近的疫情爆发使他的员工队伍陷入瘫痪,员工被迫在家隔离。“两周前,我们不得不关闭了一家酒吧,只是为了给其他一些酒吧配备工作人员。”

昆士兰酒业协会已经恳请联邦政府将每年2月和8月调升的啤酒消费税减半,这相当于为联邦政府减少1.5亿澳元的税收。

昆士兰酒业协会首席执行官Bernie Hogan说:“节省的税钱可以在行业最需要的时候重新投入到行业中去。”

“这个税其实被重复征收了三次,因为当你销售啤酒赚取利润时,商家要支付所得税;消费者买酒时要支付GST,然后酒税也在里面”,Hogan 说,“这大约是60分一桶”。

Hogan说,该行业的消费者信心受到疫情冲击,“目前令人震惊”,税收来得太不是时候了。

他说:“这是我们多年来看到的最糟糕的一月份,”Hogan把这个不寻常的旺季描述为一个 “悲惨的夏天”。

昆士兰酒业协会已敦促联邦政府修改税收结构,以支持经济和促进就业。

Hogan说,“如果你和一群伙伴去买六瓶啤酒,然后坐在酒吧里边喝边聊,你就需要有一个酒吧老板,你就有了酒保,之后是打扫清洁的人,所以你创造了更多的就业机会。”

“这实际上导致了经济增长,而这正是我们需要的,” Hogan说。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