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禁用“武汉肺炎”是要给世界另立规矩

中共隐匿武汉肺炎疫情,给全人类造成严重灾祸。这个贼党心虚胆怯,不敢承认过失,竟想通过强行给世界另立规矩来掩盖自己的罪过。几十年来,中共赤纳粹为了私利不断破坏国际惯例。这是最新一例。中共至今仍在使用“非洲猪瘟”一词报告疫情。按照中共当局的逻辑,这是对全体非洲人民的“污名化”。

中共至今仍在使用“非洲猪瘟”一词报告疫情。按照中共当局的逻辑,这是对全体非洲人民的“污名化”。

还有,“香港脚”、“地中海贫血”,“德国麻疹”,“日本脑炎”,“埃博拉病毒”,“马堡病毒”,“李斯特菌”等等成百上千这类词汇广泛地存在于中国的政府文件教科书报刊书籍和音像制品中。按照中共逻辑,这属于大规模、长达几十年对世界各国的“污名化”。

那么,中共该当何罪?习近平该当何罪?

众所周知,使用地名人名命名疾病、细菌和病毒是人类自古以来的习惯。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从来都习惯这种命名并一直在使用。而地名被使用到的地方的人民也从来都不觉得受了歧视。这些命名不涉甚么“污名化”。它们是人类共同的历史。是人类社会自然形成的惯例。

这些惯例通行全球百年都没事。偏偏到今天遇到中共邪病大发作,故意生事生乱,煽仇造恨,掀起轩然大波。显然这不是甚么“歧视”问题。而是中共的政治问题。

中共隐匿武汉肺炎疫情,给全人类造成严重灾祸。这个贼党心虚胆怯,不敢承认过失,竟想通过强行给世界另立规矩来掩盖自己的罪过。几十年来,中共赤纳粹为了私利不断破坏国际惯例。这是最新一例。

这件事也证明世卫组织已经沦为中共附庸。它无视“中东呼吸综合征”、“埃博拉病毒”等名称大量地存在于世卫文件中。世卫秘书长谭德赛竟说以地名称呼疾病“会有歧视问题”。这是厚颜无耻的双重标准。

而美国大义凛然挺身而出,阻止中共破坏百年国际惯例。做得对!

对于疾病、细菌和病毒,自古以来就有多种命名,也应该继续允许多种命名。以适应不同领域的需求。任何人都可以选用自己觉得方便的词汇。但谁也无权禁止他人根据百年国际惯例去称呼它们。世界各国不应该一再容忍中共为了私利限缩或破坏现存的国际秩序。否则对所有人都是灾祸。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