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不下“温和批评者” 海外异议人士邓聿文的大陆银行账户被冻结

曾在中共中央党校校刊《学习时报》担任副编审,现为记者、作家和评论员的邓聿文于11月19日在美国《议报》发表三千字声明,详述他与太太在中国的银行被冻结以及投诉无门的经历。

据美国之音报道,美国时间9月15日,也就是北京时间9月16日,当邓聿文的太太要从中国的银行账户赚钱缴交中国的物业费和保险费时,发现没有余额,之后才发现账号在9月2日被冻结了。

邓聿文表示:“我告诉太太,我的肯定也冻结了,这就是针对我的。果然,查看后发现,我的两个中国银行的账户也冻结了。”

邓聿文曾著有《幸福的权利》、《中国必须赢》、《中国经济大突围》、《最后的极权》等著作。他形容自己为一名“温和批评者”,但遗憾的是中共对他一点都不温和。邓聿文银行账户被冻结一事也被其它媒体如南华早报、苹果日报和彭博新闻报道。

邓聿文夫妻在中国各有两个银行账户,他的两个在中国银行,太太则开在中信银行和建设银行。两人在中国三家银行的四个账户,总计大约有存款30万元人民币,其中一部分是美金。太太的建设银行账户虽没有资金,但亦被查封。

邓聿文说:“这些钱中,本来要拿出20万元还债,因为我们在美国购房时向国内亲友借了30万元。美元近来走低,我们一直想等待时机把那部分美元兑换成人民币,然后还掉大部分债务。此外,我们的保险费不能请朋友代交,必须从本人账户走,现在也非常麻烦;我在江西新余老家90多岁的老母亲,还有太太的父母都年事已高,需要赡养。”

据悉,邓聿文在9名兄弟姐妹中排名第七,兄弟姐妹大多数是务工族,年长的都已退休,年轻的都在外打工,只有他的经济状况较为稳定。

他在声明中说:“我只是写写文章,比起那些勇敢的异议、反对人士,我的事一点也不突出,我也不是勇敢之人,自认为不值得中共当局这样对我……我现在不确定,这只是中共当局针对我的个案还是有计划行动的一步,先拿我开刀。除蔡霞外,我也没听到还有哪个人的账户已被冻结,所以非常不解……难道中共当局认为我对他们的威胁大到必得采取这种手段的地步?这不是高抬我了吗?”

邓聿文还说:“我和夫人都是农家子女。我们的每一分钱都是辛苦劳动所得,这笔钱是我们半辈子的积蓄。”

据报道,中共党校退休教师蔡霞在海外高调抨击习近平后,今年8月17日被中共开除党籍并被剥夺退休待遇。她在9月7日发推特称,在中国的银行账户被查封,无法取得存款。

北京的一名刑事律师曾匿名对《南华早报》说,根据中国宪法,国家保护“公民合法拥有的收入和储蓄的权利”,但实际上,解冻帐户的过程“痛苦而漫长,充满不确定性”。这名律师说:“即使你能找到有关方面的负责人,要追回部分款项也是一场马拉松。许多人折腾多年,最后只能放弃。”

邓聿文告诉美国之音,他打电话问银行,被告知是被北京昌平公安分局冻结的。他向银行要公安局的电话却被拒绝了。于是他搜索网站,得到电话后打去询问。“花了几天时间打了一圈”,从接线员、办公室,到国保、刑侦、公安局信访,再到公安局纪检委,都打了。他们都说,“不是我们动的,不知道,我们没动你的。你可以报警。”

于是邓聿文报了警,派出所却说必须亲自前来,还要带材料。“我不知道要带上什么材料,就是故意整我嘛。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一个人跟我们联系。”

2020年7月15日,邓聿文在中国历史与未来网站发表文章,题为“中国的国家主义、习近平政权的过渡性及美国的应对”。他在文中称,“随着美中疫情和围绕香港的对抗加剧,中国也完成了从民族主义到国家主义叙事话语的转换……国家主义变得具有进攻性。在官方崛起的叙事鼓吹下,加上民众实际感受到的中国实力的强大,在中产阶级和广大的底层民众间,形成了中国崛起的意识幻觉,他们对外部世界对中国的反应和态度非常敏感,将国际关系中正常的矛盾和争执看成对中国的冒犯……”

2020年8月31日,邓聿文在《纽约时报》刊载的撰文中写道:“如何对付中共,必须有更精准的对策。美国若真的还希望改变中国,需要把中国国内已经处于休眠状态的民主自由力量激活……”

美国称,中共正对居美的中国公民及批评中共的人士展开威胁。10月29日,美国司法部指控八人给居美中国家庭寄威胁信。司法部称,这些人以追踪海外逃犯为理由,实际上是发动中共的“猎户行动”,目的是对付异议份子,此举已违反了国际规范。

19日,彭博新闻引述了一份香港亲中报纸的消息称,中共在制作一份倡导台湾独立人士的黑名单。

邓聿文在声明中说:“我虽然在海外媒体写过很多批判中共和习近平的文章,但看过我文章的人都认为我的文章理性温和,尤其我的夫人就像中国千千万万只埋头于经营家庭,过好小日子的平民百姓,从不过问我的事,更不说参与了,但这次中共当局连她都不放过,看来,他们要对海外对中共的统治有重大威胁的异议和反对人士实行在古代称之为连坐的恐怖手段了。”

他说,长期致力于笔耕写文章评论中共,是为了“让国人接受自由民主的理念和思想,慢慢改变他们对中共的看法,慢慢撬动地基” 。

邓聿文表示,他正考虑如何在美国起诉冻结账号的银行,希望获得公益律师和人权律师的帮助。

据称,美国青年Otto Warmbier旅游朝鲜被迫害致死一案中,Warmbier在美国状告朝鲜,获得了司法胜利。

2018年4月,Warmbier的父母以折磨和谋杀罪,向华盛顿特区的联邦法院起诉朝鲜政府。

2018年12月24日,法官裁定,朝鲜需向瓦姆比尔家属赔偿超过5亿美元。判决书被快递给平壤的朝鲜外交部之后,被平壤退回美国法院。

2019年5月,朝鲜最大的散货船之一“智诚号”在印尼被美国以涉嫌违反国际制裁为由而扣押。Warmbier家族当月立即提出索赔。美国联邦法官下令将这艘船出售,以补偿Warmbier家族,以及韩裔美籍传教士金东植的家人。金东植据信于2000年1月被从中国绑架后死于朝鲜。

邓聿文说:“起诉那些银行不光是为我自己,也是对中国政府的警告,因为能对我这样,也会对其他人这样。这一步如果能走通的话,至少能够阻止银行以后继续如法炮制。”

据称,2013年,邓聿文在英国金融时报发表了“中国应该抛弃朝鲜”,以及此前撰写的“胡温的政治遗产”等文章惹怒了时任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而遭到中央党校以杜撰的污名理由解聘。他后来于2018年移居美国,并公开发报表过100多篇议论中共和习近平的文章。他说:“我出来后一直在写文章。他们18年没有动我,19年也没有动我,但是今年……”

中共对异议人士的封杀行为引起了外国政府的强烈批评,美国也因此对涉嫌压制异议人士的中共官员实施了几波制裁。

以下为邓聿文于11月19日在美国《议报》发表三千字声明:

邓聿文三千字声明
邓聿文于11月19日在美国《议报》发表三千字声明。(图片来源:网络)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