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边界呼声高涨 澳总理:不能拿澳人生命冒险

综合澳媒报道,刚刚颁布的预算案将澳洲开放国际边境的时间预设在2022年中期,令一些原希望今年10月能重开国门的人深感失望。一些国会议员和商界领袖对此发出批评的声音,并对政府强力施压。但澳总理警告,澳大利亚在短期内开放国际边境是“不安全的”,他不会拿澳人的生命冒险。不过政府也承诺,将允许接种两剂疫苗的人获得海外旅游豁免。 

是否提前开放边界 总理坚守底线 

据澳新社报道,维珍航空公司的首席执行官Jayne Hrdlicka说,如果疫苗接种率足够高,体弱人群得到了保护,联邦政府应该承担风险,早于2022年6月开放国际边界。“COVID-19将长期存在,多年来我们已经学会了如何面对很多病毒和挑战,我们必须学会如何面对这个问题。”他说。

莫里森批评Hrdlicka的言论“麻木不仁”,完全不可接受。“有910名澳人因COVID-19病毒失去了生命。每一个生命的逝去都是可怕的悲剧,”他说:“他们是某人的妈妈或爸爸,某人的兄弟姐妹、某人的亲戚朋友。”

新州州长Gladys Berejiklian也表示,2022年6月才重新开放边境太晚了,但她同时强调“疫苗注射计划是我们自由的关键。”

前副首席医疗官Nick Coatsworth认为,当澳大利亚重新开放边界后,COVID-19病例可能会增加是正常的。据Fairfax报道,这位传染病专家大胆宣称,完全消灭病毒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目标。

维州首席卫生官布Brett Sutton似乎也同意这种观点。在时代报获得的一份4月份的录音中,Sutton称,“我们已经到了一个自我满意的程度,因为我们已经把传播率降到了零。未来,我们将面临新出现的传播,在那个关键时刻,我们需要做出决定,接受病毒的存在。”

但莫里森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他说:“我不会拿澳大利亚人的生命来冒险。” 

建立新的旅行泡泡国家 

莫里森表示,“现在马上采取下一步措施是不安全的,不能突然一天边境就开放了,突然一天边境就关闭了。不是这样运作的。应该有一种调整的尺度,我们正在努力采取下一步措施。”

莫里森在回答未来计划时表示,接下来的步骤包括完全接种疫苗的澳大利亚人不受国内限制,以及接纳国际学生和技术移民的返回,以帮助解决劳动力的短缺问题。

“在实际操作上有一些挑战,我们正在努力寻找解决方案。我期待著与新加坡政府进一步讨论,使他们成为下一个旅行泡泡国家。” 莫里森说。

去年2月1日,为了迅速控制住新冠病毒的传播,澳大利亚的政府官员紧急关闭了边境,令成千上万的国际学生至今无法返澳。

上个月,新州财长宣布计划每两周允许250名留学生入境,并建议改造悉尼市中心的学生公寓,希望将其出租给返回澳洲的留学生用于隔离。 

完成接种者或将获得海外旅游豁免

据每日邮报报道,根据一项鼓励更多人接种疫苗的计划,澳洲政府将允许接种两剂疫苗的人获得海外旅游豁免。

澳洲内阁正权衡这一激励措施,这将加速已经滞后的疫苗推广工作。联邦卫生部长Greg Hunt周一(17日)说:“如果再出现疫情,那些已经完全接种疫苗的人有可能可以豁免一些限制。”

上个月,莫里森表示可以让已接种疫苗的澳洲人出国并在回国后在家进行隔离,但只局限于“必要的旅行”。他说:“如果人们有特别重要的事情,比如商务、医疗、探访亲友、葬礼等,他们是可以出国的。但他们在回到澳洲时需要到酒店隔离14天,可以在家里或检疫比其它酒店宽松的地方隔离。”

如今,政府正考虑让已接种完疫苗的澳人也可以享受到海外旅游的豁免。不过,莫里森拒绝透露国境开放的基本准则,仅表示在安全的情况下才会取消限制。

七成民意反对提前开放边境

澳洲人报周一公布了一项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在1,506名受访者中,有73%认为澳洲的国际边境应该至少在2022年年中之前保持关闭。只有21%的人认为,一旦所有愿意接种疫苗的澳洲人完成接种后,就应该开放边境。

报道称,莫里森对公众广泛支持封锁边境感到欣慰。

但新州财政部长Dominic Perrottet对此表达了不同意见,他警告说不要让民粹主义决定公共政策。“政治领导人的作用不是追随民意调查,也不是看焦点小组在说什么。我们的工作是领导和沟通,让澳洲人民与我们一起。”他说。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