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州紧急状态修正案争议不断

综合澳媒报道,经过9月1日夜间至2日凌晨的马拉松式辩论后,维州政府以20比19的一票之差在上议院的投票后中获胜,通过了《公共健康与福利修正案》,将维州的紧急状态延长6个月。反对党称延长紧急状态是州长安德鲁斯出于权力欲望的驱使,并批评政府未能早日采取行动,没有留出更多时间来辩论和讨论修正案的细节。澳洲前总理艾伯特批评安德鲁斯是“卫生独裁者”,盲从“不负责任的专家”的说法,不仅毁了维州的经济,也让维州人的生活大受影响。

维州政府在上议院中并不占多数席位,这次投票中的险胜全靠绿党和两位中立议员的支持。本来在休产假的绿党领袖Samantha Ratnam出乎意料地提早回到议会,并在上议院投下了关键的一票。

在维州上议院的第一次投票是周二(9月1日)晚上9点,21名议员赞成继续延长6个月紧急状态,18名议员投了反对票。之后双方又针对细节进行了数小时的辩论,周三凌晨2点,上议院进行最终投票,结果是20名议员赞成,19名议员反对。

延长紧急状态为揽权?

维州的首次紧急状态于3月16日宣布,经过数次为期四个星期的延期后,将于9月13日到期。因为《公共健康与福利法案》规定,紧急状态必须在6个月内结束。

安德鲁斯政府原打算将紧急状态再延长12个月,但因反对声浪太大而妥协,改为提议延长6个月。

紧急状态赋予维州首席卫生官Brett Sutton特殊的法律权力。可以发布法律上可执行的公共卫生指令,其中包括有关检疫、口罩和酒吧允许人数的规则。

紧急状态还授权由Sutton和卫生和公共服务部秘书Kym Peake所指定的官员,可以为消除或减轻严重危害公共健康的风险,合理、必要地拘留任何人,限制行动,无需手令即可搜查场所。这个权力最典型的例子是之前对Flemington和North Melbourne 公共住房塔楼的“硬封锁”。

安德鲁斯将紧急状态描述为“法律工具”,以此制定COVID安全工作计规则、咖啡馆和饭店的人数限制以及对确诊者在家隔离14天的法律要求。

反对者的声音

反对党领袖Michael O’Brien表示,自由党和国家党不支持安德鲁斯政府的提议,“这不是民主人士的举动。这是州长将其权力发挥到了顶峰。”

他说,如果确实需要扩展紧急状态,则应该有一个严格的较小的时限,并且必须建立问责机制。“我们知道,在大流行中,有时需要加以限制。但是紧急状态被法律限制为6个月是有原因的。”

“因为没有哪个州长、哪个政治家,应该无限期地拥有如此大的权力来限制维州人的生活。

“我们看到病例数量正在下降,但安德鲁斯却想扩大他对维州人的权力。这有什么道理?”

维州卫生厅长Jenny Mikakos在议会辩论中不断遭到盘问。她表示,那些投反对票的人实际上是在为“第三波疫情”投支持票。她否认修正案将赋予维州首席卫生官或政府更多的权力。并说虽然维州的感染病例呈下降趋势,但还要继续付出努力,“这场疫情不会在两周内结束,事实上也不会在6个月内结束,而是将持续到2021年,在6个月内我们很可能还没有疫苗。”

艾伯特称安德鲁斯是“卫生独裁者”

周二,艾伯特在英国智库“政策交流”(Policy Exchange)发表演讲。他认为维州政府“根除病毒”的做法不太现实,没必要的延长这种“危机模式”,甚至借机“提升自己的地位”。

他还表示,维州实行的宵禁和禁止人们离家5公里以外,是除武汉以外,全球最严格的封锁措施。关闭部分经济的确是应对疫情的部分措施,但不应该命令人们都待在家里。

该修正案在本周晚些时候还要在维州下议院进行投票。由于工党在下议院占多数席位,维州工党政府可能已胜券在握。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