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中共惯性撒谎 加剧美不信任其疫情披露数据

一个多月前中国湖北省出现的冠状病毒已经传播到24个国家,这已经加剧了美国政府对中国能否提供准确信息的不信任。

一位白宫高级官员告诉CNBC,白宫本周(2月9日-15日)表示,在冠状病毒病例的计数方面,他对于“来自中国的信息没有很高的信心”。 同时,据报道,中国不但一直不愿接受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的帮助,并且对有关科学家关于疫情会爆发的信息进行了封锁,因为他们断定这个说法是危言耸听。

美国官员对中国的不信任可追溯到1950年代,当时中共当局设定了不切实际的生产配额,导致当时地方官员虚增数据。2003年SARS大爆发,中共故技重施,对疫情进行了瞒报及撒谎,在9个多月的时间里,就导致了8098人患病,约800人死亡。白宫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甚至称中国为“疾病孵化器”。

自从武汉市出现首位患者以来,这种新病毒已从1月中旬的约300人受感染到截至周六的77000多人,以每天数千例新病例的速度递增。

1月22日的洛杉矶机场人们戴口罩防止病毒传播(图片来源:MARK RALSTON/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1月22日,乘客在到达洛杉矶国际机场时,戴着口罩,以防止新型冠状病毒传播。 (图片来源:MARK RALSTON/AFP via Getty Images)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一直不吝对北京当局处理疫情的夸奖,他说北京此次处理疫情的反应比以往每次都要快,而且当局对疫情信息的提供越来越透明。尽管当下的中国大陆仍然禁止民众全面浏览信息,中共网络机构提醒民众对“武汉肺炎”的信息发布要小心而谨慎,否则可能会被停权或封号以及被当作“造谣”处理。

CNBC称,世卫组织的赞誉并没有使美国高级官员停止批评中国对疫情的处理。白宫首席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对记者说,由于中国缺乏透明度,美国“感到非常失望”。 这种批评并不陌生。

SARS爆发

外交关系委员会公共卫生研究员、塞顿·霍尔大学全球卫生研究中心主任黄燕中表示,对中国处理公共卫生危机的不信任可以追溯到2003年。

当时,中国政府被指控试图掩盖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症(SARS)的爆发,致使该病迅速蔓延到20多个国家,并导致世界卫生官员宣布其为全球卫生威胁。

黄说,这种类似流感的病毒曾引起发烧,咳嗽,发冷和疲倦等症状,以前从未见过,世界领导人指责该病的迅速传播是由于政府的缺乏管理和延误导致的。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图为中国航空机组人员抵达洛杉矶国际机场时戴上口罩,以防止冠状病毒传播。

有人认为,最早的冠状病毒病例在2002年11月就已出现。中国卫生部门在当年的12月中旬就收到了关于不明呼吸道疾病的警告,但要等到几个月后才能向公众披露。

卫生官员于2003年2月11日报告了300多例SARS病例,均在广东省,此次疫情爆发的源头。黄说,官员们还承认没有有效的药物可以治疗这种疾病,而且疫情也只是暂定得到遏制。

黄说,中国领导层后来采取了一些措施,包括与世卫组织和其他官员合作遏制疫情,也罢免了一些高级卫生官员。黄补充说但最初的信息不公开加剧了人们的焦虑、恐惧和广泛的猜测,这种情绪也蔓延到了美国。

GDP数据“不真实”

美中维持邦交几十载,互相试探,过程中双方各有得失。对美国来说,担忧的不仅仅是疫情信息的不信任,还有中国官方披露的经济数字。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2007年将省GDP数据称为“人造”数据。这些评论是由美国外交人员私下发表的,后来又被泄露出去,形成了现在所谓的李克强指数。

该指数是经济学家用来研究中国经济的潜在因素数字,例如电力消费、铁路货运和已发放的贷款额。李克强告诉美国官员,这些数字比地方政府在承受压力下提供的虚增的省GDP数据更为准确。

匹兹堡大学经济学和历史学教授托马斯·罗斯基(Thomas Rawski)致力于研究中国现代经济的发展。他说,经济学家和中国官员都普遍认为,省级数据“不真实”。

他说:“当事情进展不顺利时,我们在国家层面和省级层面都看到了这一点,他们发布的数据要比实际情况显得好。”  “即使尽了最大的努力,也不好衡量如此庞大的经济体。最重要的是,还存在着这样的问题,人们是否真的有兴趣按事实准确报告数字。”

罗斯基说,自1997年左右,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之前,他就一直在观察中国经济增长,就在那时他开始看到数据偏离了现实。他在2001年发表了一篇文章,声称有关制造业产出的数据与有关用电量的基本数据不一致。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