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不能让我们屈服:总理有澳大利亚人民的支持

几周前,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发出了威胁,如今中国的贸易官员似乎正在从大麦和牛肉开始,将这些威胁变为现实。联邦政府该如何面对大麦和牛肉产业数十亿美元贸易的压力呢?

“这将关乎于我们要留给子孙后代以及未来政府一个什么样国家的问题。”一位内阁大臣说, “我们的政策不是用于出售的。”

这是什么政策?就是澳大利亚关于对冠状病毒的起源及其反应进行独立国际审查的提议。当外交部长马里斯•佩恩(Marise Payne)宣布该提议时,澳大利亚只是一个提议者,但现在,几乎所有西方世界都支持澳大利亚的提议 ,并强烈反对北京当局的举动。

澳洲一位重要政策参与者说:“没有迹象表明我们内部有任何动摇。这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策略,而且将是漫长的博弈。中国想给我们一个教训,但最终这将是一场斗争。”

“一旦我们的提议被他们破坏成功了 ,那未来的政府就不再有能力去反对他们。(结果将是),不久之后,我们将给予他们铁矿石贸易优惠,而孔子学院会遍布每个角落。”这位政策参与者说。

在政府内部,澳洲总理莫里森的一贯态度是:“我们将坚持自己的立场,坚持我们的价值观,坚持我们的原则。我们不会反应过度,不会猛烈抨击,不会情绪激动。”

新西兰汉学家安妮•玛丽•布雷迪(Anne-Marie Brady)表示,这正是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国家的正确做法。布雷迪说:“我称它为’一个人吵架’。也就是,让别人去吵,而你不要回应。”

布雷迪表示,面对中国的大肆抨击,政府需要保持镇定。中国实际上并不是对澳大利亚感到愤怒,只是为了产生一些效应,“它正在表现出愤怒。”除了保持镇静之外,以任何方式作出反应只会让北京实现其寻求的效果。

因此,莫里森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澳大利亚政府的所作所为完全不算什么。我们立足于自己的价值观,这始终很重要。“他说: “这是永远不可交易的。”

而抱怨政府立场的声音又是怎样的呢?一些商业领袖和州政府要求澳大利亚通过外交解决问题,运用一些“实用主义”来保护贸易关系。例如,资深首席执行官马克•艾里森(Mark Allison)在本周使用类似“实用主义”的措辞,他是在呼吁放弃原则。

一位高级内阁部长说,当这位澳大利亚首席执行官试图告诉他,面对北京的威胁,联邦政府需要退缩时,“我告诉他们回办公室,并让他们的网络安全专家检查他们的计算机和看看中国正在对他们做什么。”

依照本周的统计数据,去年对中国的大麦出口价值9.16亿澳元,对中国的牛肉出口价值26澳亿元。

如果北京继续下去,同时也削减其他澳大利亚出口产品,澳洲该怎么办?

中国大使对澳大利亚的威胁特别列出了四个部门:牛肉,葡萄酒,旅游业和高等教育。莫里森政府为此做好了准备,贸易部长西蒙•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已经向寻求帮助的公司和行业表示:“对出口证明和标签进行三重检查,以免给中国逮到任何借口。”

在公开场合,政府小心翼翼地应对中国的“借口”,“对澳大利亚的贸易投诉纯粹基于贸易技术”。但是每个政府成员都非常清楚这与贸易无关,这是中国共产党试图通过施压,让澳大利亚屈服。

一位顾问表示,莫里森也看到中国对澳洲做了许多非公开的事情, “经济压迫才是最首要的。”这位顾问说。

澳大利亚前国家安全顾问邓肯•刘易斯(Duncan Lewis)去年曾说过,中国正试图暗中“接管”澳大利亚的政治体系。在2017年,当澳洲前总理谭宝提出禁止外国干涉澳大利亚的法律时,他也曾说:“ 在我们国家,我们不会容忍暗地里的胁迫或腐败行为”。

那是另一种挑战,我们尚未看到这些法律的实际执行情况,但知情人士说,澳大利亚正在根据这些法律进行逮捕和驱逐出境。

莫里森能够从其他三个重要方面汲取力量。一是工党反对派,反对党领袖安Albanese和他的领导小组支持政府的立场。在过去几天中,一些不诚实的媒体试图将Albanese描绘成在某种程度上“对中国软弱”。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们还有意做一些奇怪的误导。

周四(14日),Albanese在与澳洲广播公司(ABC)的Leigh Sales对话时表达了自己的立场,他说:“澳大利亚说得很对,就像在这个国家有一个无法解释的死亡事件一样,我们要求进行冠状病毒的调查。已有30万人死亡,我们需要知道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这不是学术活动,而是为了确保它不再发生。 ”

这正是政府的立场。澳大利亚农业部长戴维(David Littleproud)说:“每个人似乎都在同一页上。就结构性政策而言,工党与我们保持同步。他们的批评只是关于信息传递。”

只要反对派与政府站在一起,其它批评就无关紧要,中国共产党就不能在两党之间发挥作用。进行调查的呼吁是国家立场,而不仅仅是政府立场。

支持莫里森的第二重要来源也是工党的关键因素劳工阶层。澳大利亚公众表现出对独立调查的支持,这种支持是压倒性的多数。的确,在关注北京试图努力控制澳大利亚方面,民众已经领先于精英们数年了。

正如Lowy Institute的Michael Fullilove所解释的那样:“去年的Lowy民意调查显示,人们对中国的信任度在一年中下降了20个百分点,从52%下降到32%。”

“中国正在加强他们的行为,但澳大利亚的政策和澳大利亚公众舆论也有了强力回应。”他说。

本周Lowy的一项新民意测验进一步证明了这一点。 68%的人表示,在应对疫情方面,他们“对中国政府的体制不太满意”。 93%的人表示,澳大利亚处理得很好。

许多澳大利亚政客对中国感到恐惧、担忧、不信任甚至感到愤怒。“政治阶层正在100%地赶上社区的民意。”一位政府议员本周表示: “就在去年,当政界批评中国还被认为是不礼貌的。”为什么? “这是一个精英共识,而精英共识是有力的。”

另一位政府议员表示,他最近几周对中国的公开批评“是迄今为止我所谈论的任何事情中最大的公开回应。这在过去是无法完成的。”

实力的第三重要来源是澳大利亚并不孤独。中国有句谚语:“杀鸡儆猴”。这是北京长期以来的手段,他们挑选打击一个国家,希望以此吓退其他国家。

新西兰汉学家布雷迪用这个比喻说:“今天,中国并没有在扼杀一只鸡,而是在扼杀整个鸡窝”。中国正在同时威胁所有国家,澳大利亚只是其中的十分之一。

布雷迪解释道,原因很简单:“(中共)正试图将公众对习近平的怒气从他身上转移开去,并传播给外界,他们试图甩锅给国际,以保护中国政府。”

北京的举动只是使澳大利亚人民及其政治领导层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一起。随着时态的发展,它会发现它并没有扼杀许多鸡,但却引来了越来越生气的鸡群。

(2020年5月15日)

中文原文转载自哨子传媒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1评论
  1. Milton User Says

    The dicyclomine side effects, when combined dicycloverine interactions with herbs alcohol, will
    have differing effects that are dependent on the dose.
    In some cases, people report feeling stimulated when consuming low doses of alcohol and dicyclomine.
    However, doctors advise against mixing even small amounts of
    dicyclomine with alcohol as it can be dangerou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