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公民的选择

去年十一月,据《时代报》报道,“绿党敦促总理莫里森效仿前总理霍克在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后的做法,为居住在澳洲的约1.9万香港人提供永久居留权。

绿党领袖迪-纳塔莱(Richard Di Natale)称,最近香港警察对和平抗议者的袭击‘令人震惊,完全无法接受’,‘任何在澳港人如果返回家园都会面临被伤害的风险’,‘我们有法律和道义上的责任为他们提供避风港,这是莫里森必需下令他的政府要做的事’。

据移民局数据,截至去年6月30日,除永居和公民外,约有18839名港籍人士以各种签证形式居住在澳大利亚。迪•纳塔莱还回顾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后时任总理霍克向四万中国留学生敞开庇护的往事,称这是‘澳大利亚在世界领导地位的光𪸩典范’。” 

笔者记得在1989年天安门大屠杀事件发生的时候,在澳洲持有学生签证的申请人有数千人,但只有二、三百位中国公民申请“澳洲人道签证”,很多中国公民认为自身没有参与中国学生运动,本身又没有被坦克车辗过,也没有被机关炝射过,申请“澳洲人道签证”是没有希望成功的?经过数月时间,当中国公民开始了解“人道签证”的条款时,便有数千人加入申请,因为人数众多以致令到政府推出4年临居437签证给予在1989年6月20日前已经到达澳洲境内的中国公民(包括签证已经到期的人仕),持有4年临居签证437类别(申请条件是要放弃巳经申请的澳洲人道签证),但仍有数百个坚持不放弃申请澳洲人道签证的申请人,在二、三年间便利取得永居身份。

持有4年临居签证437的人,幸运地直到1993年签证到期前,澳洲政府(基廷澳理)继承前总理霍克的意愿“不会强迫在1989年6月20日前,身在澳洲境内的中国公民回到中国”,特别设立一个给予中国公民的永居签证815类别,基本上在1989年6月20日前已经身在澳洲境内的中国公民都获得了永居身份。 

关于香港公民是否在澳洲应该被和当年的“六四”一样的对待,笔者认为,这一次,香港公民和当年的六四青年相比,处境有过之而无不及,当年在澳洲的学生,很多是没有亲历天安门静坐或者是当年的枪林弹雨,但是当年的事件确是一个违反人权的做法,那么这一次中央对待香港公民的做法也都是剥夺了最基本的人权。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在这些事件上不承认,不公开,不表态。对于外媒的指责全权否认,并加以恶意报复。这一次,国安法的颁布为这些残暴的行为披上了合法的外衣,让很多人无力对抗。大家都知道胳膊拗不过大腿,香港公民虽然誓死捍卫,但也很难推翻,但是他们的行动和精神是可贵的。目前很多意见相左的香港人离开了香港,很多在海外的香港人无法接受变质的香港政府,他们的人权何在?他们回归的可能性基本是没有的。香港人从来都是主张的自由,民主,平等。这些又从何谈起? 

过去,很多曾经移民澳洲的香港人都回到香港去发展, 他们很热爱香港的政府也热爱香港文化和金融环境,1997年之后大家虽然有忐忑的心态,但也希望只是50年中稳求发展,现在的局势的突变使得很多香港人无法接受没有言论自由的社会,或者一旦发言便很大可能被逮捕的社会。   

读者可以查看我公司的网站(stanleyimmiandlaw.com.au)里面有我在2011出版的移民法律介绍一书,虽然过时,但可读性高(签证的名字虽然改了,但条文内容没有大改变),特别是许多案例及文章,可以作为移民澳洲前的指南! 

以上专栏是由澳洲移民法律谘询Stanley CHAN提供          

Stanley Chan 澳洲移民及法律谘询              

澳洲移民代理注册号码 MARN: 0430097(Chan) 

Melbourne Office墨尔本办公室:              

Suite 3, 49 Wadham Pde, Mount Waverley VIC 3149 Australia        

谘询电话:+61 3 8833 7288            

Mobile手机:+61 0 444 522 514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