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女生发文控诉导师猥亵性骚扰 学校领导包庇

7月10日,北京大学医学部一名女学生发表万字长文,控诉被学校教授洪森炼猥亵性骚扰。她称,自己向校方举报,但校党委书记要求她自行举证,否则无法调查。她举报洪森炼已经超过1个月,但洪森炼至今没被立案调查和停职。由于北京大学是中国数一数二的名校,因此文章在发出后引发舆论热议。

7月11日,北京大学医学部教职工职业道德和纪律委员会办公室在北京大学论坛“北大未名”中发布声明称,针对药学院某同学举报导师的情况,学院已成立专项调查组,将尽快回应师生关切。该同学的导师已报警,医学部及学院将配合警方调查。

7月10日,一位北大医学院的女生在账号“P大树洞”发文控诉,她去年5月准备换导师到洪森炼的实验室时,洪森炼向她极力渲染换导师很难,他要承受得罪其他所有同事的压力接收她转组,然后足足拖了一个月才在换导师的表格上签字。但据女生后来和实验室的师姐聊天时了解到,洪森炼在得知她要换组的时候,完全没有压力,反而十分兴奋。

之后,洪森炼向女生许诺所谓“光明的前程,要她留下来读博士、做博后、然后留他的实验室工作”,并开始经常半夜给她打电话、不断过问其生活细节(比如洗澡);看到她穿着裙子,就借口说其腿干裂,用蘸了护手霜的手在其小腿、膝盖上反复摩擦。甚至还经常在讨论的中间,把头逼近女生的脸;紧紧压着对方并对着她的耳朵吹气,双手在她大腿上摸来摸去等。

女生说,“我整宿整宿地失眠、艰难入睡又在噩梦中惊醒。我整夜整夜地在宿舍走廊游荡、不断地跟家人打电话,我只有听到电话里有声音才能勉强镇定下来。但是我不敢告诉任何人。我有太多的恐惧,在导师与学生的不对等关系中,学生是绝对弱势的一方。然而我最终发现,所有我所恐惧的,都成为洪步步紧逼、对我不断加以侵害的凭恃。我已经无路可退。”

最终,女生将事情告诉了自己的亲友和所在的学院。但她没想到,说出来后只是另一段噩梦的开始,过去一个月,她像皮球一样在学院党委书记办公室、学院教务办公室、医学部纪委、医学部人事处间被踢来踢去。

女生说:“在保卫部老师在场的情况下,学院派来的老师也不顾我精神高度紧张,不断痛哭、呕吐,一再地替洪森炼开脱责任,并且持续向我施压,称我给不出证据是他们调查没有进展的原因。”党委书记甚至威胁,“没有证据就不能换导师,一个月换不了导师、没有导师指导就要退学。”

女生说:“我的精神状态也在一天天地向深渊坠落下去”,体重掉到不足四十公斤。而洪森炼依旧耀武扬威地逍遥法外,工作生活未受任何影响。

女生强调,“我知道,我不是第一个。而如果我不说出来,如果我不坚持到底,我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女生表示,据她了解,洪森炼或多或少地骚扰过每一位女生,约半夜的时间讨论,用扫视的目光看人,对生活细节大加关心;并对学生施以高压和精神控制,使同学们情绪紧张。

女生最后说:“我的精力已在漫长迂回的程序中耗干。我可能真的已经坚持不下去了。我或许已经准备好放弃我的生命。但我决不放弃我的人格。”

近年来,中国高等院校教职员不轨染指女生的丑闻屡见不鲜。日前,中山大学的一名女大学生举报杨姓教授以谈恋爱的名义周旋于多个女学生之间玩弄她们。这名女生选择在网络公开后,校方才下令将被控教师停职并接受调查。

2019年广东省中山大学南方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执教政治理论曾获表扬的陶姓教师,因被控性侵而遭逮捕,当时校方也遭控漠视受害女生指控并试图隐瞒。

有网友称:“最让人寒心的是这种事情很难有法律上认可的证据,且不会有什么有用处理,最后都会不了了之,或者随便应付一下网民的愤慨,就过去了,想想以后自己女儿考上北大研究生,遇到了这样的情况,身为家长你能有什么解决办法吗,丝毫没有,心寒。”

上述事件的相关词条很快被删除,对此有网友不满“词条都被删了!有闲心撤热搜,没精力调查出结果。”

据北京大学药学院官网显示,洪森炼2021年3月至今担任北京大学药学院/天然药物与仿生药物国家重点实验室特聘研究员、课题组长、博导。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