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泉芯停摆 神秘人物惹关注

由于前美国总统川普的禁令,中国企业出现“断芯”危机,发展芯片生产成为了一项国策,但近期,多家投下巨资的芯片制作公司出现烂尾状态,引起社会的关注。近日媒体爆出投资百亿元的“济南泉芯”基本停摆,这是自“武汉弘芯”垮台后,又一家大型芯片公司谢幕,与此同时,一位叫做曹山的“神秘”人物也成为媒体追踪的焦点。 

“济南泉芯”发不出工资

据中央社23日消息,投资规模达人民币598亿元的济南泉芯集成电路制造公司,4 月起停发薪资,工程陆续停摆,其中有180名是台籍工程师。报导说,泉芯400多名员工中,有180名是从台湾挖角的台籍工程师,其平均月薪在人民币5万至10万元之间。

自由亚洲电台称,记者多次致电“济南泉芯”,电话均无人接听。但是智联校园招聘网却仍有“济南泉芯”的招聘广告。该台向广告负责人于女士讯问“济南泉芯”是否仍在招募员工、是否发不出薪水、运作是否正常等问题。于女士称,目前没问题,一切正常,便匆匆挂上电话。

据中时报导,自弘芯垮台之后,泉芯的烂尾完全在业界的意料之中。新华社曾以“济南泉芯会是下一个武汉弘芯吗?”为题进行报导一位“神秘”人物曹山,但事到如今,工程按媒体预言在烂尾,曹山依然还是曹山。

从前年开始拖欠工程款,到拖欠农民工工资,再到员工欠薪,业界人士称,芯片厂烂尾工程的戏已演完,新冠疫情爆发前丢给武汉市政府一个烂摊子,疫情之后,再丢给济南市政府另一个烂摊子。 

曹山在“济南泉芯”中的角色

据工商资料显示,自2018年11月,曹山陆续成立珠海逸芯(个人持股93%),2019年1月,珠海逸芯与隶属于济南国资委的济南高新控股集团和济南产业发展投资集团合资成立了“济南泉芯”(珠海逸芯最初持股80%),曹山任职董事兼总经理。

“济南泉芯”注册资本59.5亿元,可直到2021年3月,实缴资本仅为5.1亿元,而这5.1亿全部由济南高新控股集团和济南产业发展投资集团出具,控股股东,由曹山控制的“珠海逸芯”投资额仍然是“0”。

而作为当年山东的重点项目,“济南泉芯”获得的总投资额为598亿。

也就是说,随著“济南泉芯”的烂尾,不论是国资企业的注册资本,还是当地政府的投资,全都打水漂了。 

官媒曾揭露曹山是“武汉弘芯”的祸手

曾投资千亿的武汉弘芯倒台后,2020年9月,新华社发文《千亿武汉弘芯:空壳股东障眼法 “芯骗”团伙钻产业空子》,报导称,北京光量是个空壳公司,一无技术、二无团队、三无商业背景,却能够让如此庞大的一个半导体项目落地武汉,实在令人困惑。

工商资料称,“武汉弘芯”由武汉临空港经开区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武汉临空投)持股10%,北京光量蓝图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光量)持股90%。注册资金为20亿元,武汉临空2亿元注册资本已经实缴,大股东北京光量实缴资本则为“0”。

北京光量成立于2017年11月2日(“武汉弘芯”成立于2017年11月6日),创立人是曹山和李雪艳,两人分别持股45.56%和54.44%。2019年1月16日公司发生股权变更,由莫森替换曹山成为公司股东并担任法人,曹山自此退出公司。 

谁是曹山?

据中时报导,这位化名曹山的人据悉本名鲍恩保,只有小学学历,却自称是安徽典创电子董事长。

2017年之前曹山就试图组建半导体专案,经常穿梭在各个省会城市之间,寻找愿意合作的地方政府,也常往返于大陆与台湾,将台积电核心人员带到大陆,其中包括台积电元老夏劲秋。曹山在政商界的周旋能力超出人们的想像,他把政府企业玩到惨,网络上却很少有曹山的详尽介绍,大陆媒体也称曹山背景“神秘”,但奇怪的是,他总能在巨大工程烂尾之后逍遥法外。

评论认为,曹山与李雪艳及龙伟等几位关键人物可能不是真正的操盘人,背后或许还有更大的集团在运作。

曹山自2018年先后成立5家半导体企业,包括珠海“逸芯”、湖北“天芯”、济南“泉芯”、“长江云控”和“云芯国际”。这几家公司成立时间相近,成立地点相近。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