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州病毒死亡人数再创新高 41死 73新病例

维州周一(31日)迎来自COVID-19病毒大流行以来最黑暗的一天,录得41例死亡案例。新确诊73例,这是数周以来最低的每日新增感染数。同时新数据揭晓了维州封锁造成的250亿澳元的天价经济损失。

据太阳先驱报报导,新增的41名死者中有22人是在截止8月27日之前的几周内去世的,只是刚刚由养老机构把数据报告给当局而已。

此前死亡人数最多的一天是8月17日,当天录得25人死亡。

好的一方面是,维州的新增病例数降到六周以来的最低数,标志着维州抵抗病毒的进程进入一个新的里程碑。最近一次病例如此低的日子还是在7月3日,当天记录了66例新病例。

维州副首席医疗官Nick Coatsworth表示,墨尔本大都市地区不太可能在两周后的9月13日解除第四阶段封锁。

同时,随着疫情好转,墨尔本人也在偷偷放松。维州警察局在过去24小时内共发出195张罚单,其中包括60项违反宵禁的罚款,21项未佩戴口罩的罚款单,另外21项在检查站被罚款。

195项罚款中还包括一名妇女在离她家5公里之外的Bayside地区喝咖啡,她声称自己对5公里的限制一无所知,跨界喝咖啡因为“她所在的地区没有好咖啡”。她被罚款$1652元。

 维州抗击疫情天价成本出炉

星期日太阳先驱报透露,维州毁灭性的第二波疫情造成的经济损失达到每天3亿至4亿澳元。

根据新数据,截止今年年底,维州需要依靠联邦政府工资补贴JobKeeper生活的工人人数,比其它州的总和还要多。

财政部的分析还显示,第二波疫情造成的经济打击首当其冲影响的是墨尔本人,乡村地区避免了一些痛楚。

联邦财长弗莱登伯格周日(8月30日)对维州州长安德鲁斯处理疫情的方式,以及维州目前没有任何经济复苏计划发起严厉攻击。财长抨击州长的“一系列失败”,产生了“破坏性影响”。

财政部的分析显示,自6月底以来,将近30,000名维州人开始领取失业救济金,其中超过一半的人是在过去两周内,加入失业大军的。

联邦政府的JobKeeper已经补贴了将近一百万维州人的工资。财政部估计,到12月,该计划的224万领取者中约有60%在维州。

自从第二次锁定以来,维州人的家庭花销比澳大利亚其他地区少;非必要支出也暴跌,最近几周下降了45%。

一家领先的经济分析公司警告说,当前封锁的成本可能高达250亿澳元。

弗莱登伯格周日表示,安德鲁斯未能勾勒出企业解除封锁后的发展道路,增加了经济痛苦。

“维州发生了一连串的失败。显然隔离酒店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弗莱登伯格说。

“我们听到澳大利亚医学协会说,维州发生的事就像一场慢动作车祸,每个人都亲眼目睹它的发生。

“这令人震惊,距离所谓的第四阶段封锁结束只有两周时间,而企业如何让他们的工人回来并开门营业的可能性还很渺茫。”

“这是最严格的限制措施,不仅给人们的心理健康造成巨大损失,而且给经济造成巨大损失。”

安德鲁斯反驳,他对与弗莱登伯格打嘴仗“不感兴趣”。

“只有在我们解决了健康问题之后,经济才能复苏,”安德鲁斯说,“这是世界上每个国家都在做的事情。”

安德鲁斯表示,如果不先控制疫情传播,谈论支持企业的经济发展没有任何意义。

他说,维州政府即将与工商业“接触”,制定重新开放的计划。

联邦政府预计也将在本周内就JobKeeper和JobSeeker延期的立法获得国会通过。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