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太战略:美国为何“川规拜随”?

美中阿拉斯加会谈失败之后,美国再回头寻找欧洲盟友的支持。这次比2月份的G7视讯会议顺利,布林肯与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兼欧委会副主席博雷利(Josep Borrell )举行会谈后,双方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同意重启美国与欧盟之间的中国对话。 

声明的核心话句是:“布林肯国务卿和博雷利高级代表确认,可信的多党民主、保护人权和遵守国际法支援印太地区的稳定和繁荣。双方的目标是合作促进安全、可持续、自由和开放的海上供应路线和供应链,并期待著与志同道合的伙伴在利益和方法交汇的地方深化合作。”

关键字只有两句:可信的多党民主、印太地区。为便于叙述上的逻辑,先从第二点说起。

拜登为何不重拾奥巴马的“亚太再平衡”? 

拜登政府在内政上一切都以否定川普为出发点,但在国际地缘政治上没能否定川普的做法,连印太战略都“川规拜随”,原因何在?

印太地区从地理概念演变为地缘政治战略概念这个过程,并非只是个名词游戏,有其实际意义。

奥巴马任美国总统时期提出“亚太再平衡”地缘政治战略时,印太只是个地理概念。2011年11月7日,时任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外交政策》上发文阐释美国的亚太政策,文章所指“亚太地区”就是从印度次大陆经东南亚至美国西海岸这块呈半月弧形的“海陆带”,并称这一地区是21世纪世界战略和经济重心所在。中国作为亚太地区的头号主要国家,对此特别敏感,因而进行研究,据研究者称,基于白宫档案进行的统计表明,奥巴马政府的外交战略中有537次提到“亚太”,6次提到“印太”。 

川普总统在执政的第一年内就将借用了印太这个概念正式纳为官方语言,将“印太”从地理概念演变为战略概念,并赋予其新的战略含义。2017年10月18日,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在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发表演讲,题为《下个世纪的美印关系》,演讲中没有使用传统的“亚太”地缘概念,而改用“印太”来界定美国亚洲战略框架中从西太平洋到印度洋的地缘政治区域。 

简言之,亚太与印太是两大战略概念,容纳于其中的利益相关国家有区别。“亚太”囊括亚洲和西太平洋地区,利益相关国家主要是日本与澳大利亚;“印太”则将印度囊括进来,澳大利亚与日本也很欢迎扩大盟友队伍。

从美国来说,印太战略将整合从西太平洋沿东南亚泰国、缅甸至印度洋以西的海上通道,继续推进美国的战略东移,扼止中国在这一地区的扩张,并继续保持这一地区的巨大市场向美国开放,同时维护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从亚太再平衡到印太战略,是川普地缘政治的一大成功。

更何况,这四年内美中关系早已翻过万重山,即使中方明确希望回到奥巴马时期的中美关系,拜登政府也做不到。这是拜登政府无法重拾亚太战略的主要原因。

印太战略利益相关者:核心与周边关切重点不同 

从川普政府提出“印太战略”至今,这个地缘政治的概念已被广为接受,但是利益相关国的核心与周边关切重点不同。

澳大利亚与日本侧重点在防务。早在几年前,澳大利亚开始关注与中国的“军事竞争”——2018年,澳大利亚通过相对优越的竞标条件击败中国,赢下斐济黑石军事基地的建造权,这事表明澳大利亚政府对南太地区战略竞争的真实关切。对中国染指瓦努阿图,澳大利亚也努力通过外交途径解决,只是未获成功。

日本现在深切感受到中国那日渐加强的政治、军事压力,从各方面做了认真准备。3月16日至17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和防长奥斯丁(Lloyd Austin)访问日本,与日本外相、防相举行“2+2”会议。会议举行之前一天,《日本经济新闻》刊文称,以军事来说,尽管美国总军力远超中国,但如果中美在亚太发生冲突,美国对华军事优势仍有可能发生动摇,因为美国要把在全世界的战力集中并带到亚太需要很长时间。

据报导,美国国防部近年在电脑上进行了多次“假想战争”推演,在这几年针对台湾海峡进行的兵棋推演中,美军毫无例外每次都败给了中国军队。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政府也秘密举行过多次兵棋推演,设想日本周边有事时的各种状况,但结果都显示在印太的美军和日本自卫队加起来针对中国都处于劣势。基于美日两国推演,日本现在特别认真。日媒还报导:这次2+2会谈,美日确认就台湾紧急事件进行合作。

但是,欧洲大国在印太战略上的态度侧重点在政治不在防务。德版战略从“印太地区”的经济重要性和战略复杂性入手,强调的仍是“规则主导”和“力量平衡”主题,德国外长马斯多次发言,主题是政治和外交存在,并未突出战略的安全内涵。法版印太战略,提出之初是防务与力量平衡兼顾,但拜登上任之后并未更新。 

布林肯与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虽然发表了联合声明,但一则欧盟职权较虚,具体执行则依靠法德两大国,如果是防务,就只有法国了。二则双方只谈了“双方的目标是合作促进安全、可持续、自由和开放的海上供应路线和供应链”,重点在商务利益,并非该地区的安全防务。

从欧盟有关财政预算的争论一直不断中可以看出,主张强化地缘政治意识、体现“大国式存在”的法德,与主要关心自身经济利益的其他欧盟国家之间,在把钱花在哪儿的问题上分歧不小。所以,欧盟与布林肯的联合声明,其外交意味也将远远大于战略内涵。 

2020之后盟友对美国尚存观望

现在回到美欧联合声明中那句“可信的多党民主”,欧盟委员均由各国委任,不奉行多党轮流执政,这“可信的多党民主”应该是欧盟对美国的要求。欧盟现在对美国提出这要求不为无因,从各种公开的言论上看,欧洲各国政要及观察家们在2020大选真相浮出水面之后,有过无数次讨论,对美国现在呈完全对立的两党政治有怀疑。

英国前首相战略总监史蒂夫·希尔顿在3月20日的Fox台福克纳焦点中说:”美国总统的能力是重要的公共问题。美国和全世界都在想,到底谁在管理拜登这帮人?有人怀疑奥巴马是在经营拜登的阵营,奥巴马的幕僚和首席战略家是索罗斯。这也是外界怀疑选举有问题的重要原因。”

在印太防御上,美国军方要求加强,但拜登当局却在削减军费,也让外界心存犹疑。 

最近几个月来,美国军方从海军、空军到战略司令部的高级将领和退役将领们到参众两院的军事委员会作证时,除了强调美军必须全力应对中共的军事威胁,也不约而同地指出,奥巴马时代美军对中共的防范程度很低,并未做好必要的国防准备,不但军队的装备陈旧,而且军费不足。3月3日Politico网站报导,美军印太司令部司令大卫森(Phil Davidson)要求国防部长施压国会,2022年为其批准50亿美元的预算,用以购买“震慑”中国的武器和导弹。

大卫森的请求在美军高层中获得了回应,但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来自华盛顿州西雅图选区的民主党议员Adam Smith却表示,他反对大规模增加军事开支,认为美军没必要那么做。海军官网3月10日和3月16日报导,拜登当局的第一个军事预算准备把川普确定的上一个财政年度的军事预算削减2.5%。由于削减军费预算,五角大楼不得不考虑压缩海军舰队的规模,这直接让美国落实印太地区的安全承诺时面临军力不足的困难。

川普当政时,要求日本、韩国、德国等承担美国驻军部分军费,盟国虽然对此不满,但清楚地知道川普并未放弃盟国,对美国保障盟友安全有信心。但如今在中国军事压力日渐加大之时,拜登政府却与军方意见相左,削减军费,除了日本、澳大利亚等印太战略的核心成员国之外,欧洲等对印太战略的另一主角中国,肯定还会有各种折冲樽俎。

(※作者为中国湖南邵阳人、作家、中国经济社会学者。现今流亡美国,曾任职于湖南财经学院、暨南大学和《深圳法制报》报社。长期从事中国当代经济社会问题研究。著有《中国:溃而不崩》、《中国的陷阱》、《雾锁中国:中国大陆控制媒体大揭密》等书。全文转自上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