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宗没有大智慧

前几天有个关于广告文案的抄袭案很火——奥迪请刘德华拍了一个广告,用的是一个关于二十四节气“小满”的文案,结果被人发现是抄袭一个叫做“北大满哥”的视频博主的。而这个声讨奥迪抄袭的博主,其核心又是抄袭另一个微博博主的……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该文案中对于“小满”这个节气的解释,一句话就是盛赞古人遣词造句有大智慧,只用“小满”而绝不用“大满”。

这个连环抄袭案真正让我觉得可笑的就是,奥迪确实没品,一线大品牌请一线大明星做广告,居然沦落到要剽窃一个抖音博主文案的地步;更没品的在于,这段文案,本身就属于粗制滥造,走早就已经烂大街的“于丹模式”的国学路线。也就是说,半吊子抄袭半瓶水,一个比一个更没品,都是打着弘扬传统文化的旗帜赚流量。

像于丹和北大满哥这种对传统文化一知半解,用国学的裹尸布,靠给底层更没有文化的受众灌心灵鸡汤走红的路子,这些年也算是成熟走红路线了——他们所抓住的流量密码,就是很多中国人特有的“祖宗一定有大智慧”的虚幻自豪。大家都知道,自崖山之后,华夏文明全面落后于西方,七百多年乏善可陈,近两百前更是灰暗无比,所以从所谓的上下五千年的传统文化中去攀附祖先的荣光,证明我家祖上也阔过就是很多国人寻求文化自信的不二之选。

中国作为历史上长期以农为本的国家,历书中的二十四节气都是和农业耕种息息相关的,在取名上完全是反映农时的,具体就是时节交替、降雨量、温度变化和农事活动这四个内容。节气的具体时间点位是根据太阳在黄道上的24等分位置确定的。这些节气的名字如今我们看来很文艺——比如惊蛰、芒种、寒露、小满等,但它的本意是非常明确的,并不像《周易》这种巫书可供天马行空胡诌乱编。“小满”就是指是夏熟作物的籽粒开始灌浆饱满,但还未成熟的状态。跟北大满哥这种把“小满”升华到谦逊的人生智慧,甚至生搬硬造“一定没有大满”出来意淫是不搭界的。“大满”这个词古代也是有的,但不是节气——因为农作物大满的时候并不对应太阳的24个黄道区分位置,所以不在节气之中。

节气作为文化遗产,当然很重要,但是你一定要在里面灌鸡汤,为了厚古,加入古人都不知道的含义,这就是作伪。而实际上,这些人引以为豪的节气,还是在历代后人尤其是洋人的帮助下,才得以完善的。要是靠我们祖宗留下来的所谓智慧,现在我们还确定不了节气的具体时间。为什么这么说呢?

二十四节气的真正成型,是在汉代。公元前104年,汉朝颁布《太初历》,正式把二十四节气订于历法,明确了二十四节气的天文位置。但是当时的天文观测水平很低,所以对于如何确定太阳在黄道的精确位置是个大难题,长年累月的时间误差,积累起来就是导致出现大偏差,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会对日食、月食这类周期性的天文现象出现错误的预估。所以在唐朝的时候,在印度来的一个精通天文的高僧——善无畏的主持下,订立了更为准确的《大衍历》。宋朝的官历《应天历》是来自小亚细亚的伊斯兰学者马依泽用数理天文学方法编撰的。此后到了元朝,郭守敬根据阿拉伯传入的天文算法和历书,主持修订的更为准确的《授时历》,这是中国人第一次根据全国各地实测的数据来编制历书,但即便如此,其偏差依然存在。直到明末崇祯时候,精通天文的德国传教士汤若望主持再次修订,他凭借此时已经出现的望远镜等设备,进一步提升精度,制定出了《时宪历》,这也就是我们使用到今天的农历。它在诞生之初,名字就叫《西洋新法历书》。

所以你看历史,二十四节气是中国的传统不假,但是这节气的时间点的确定,几乎每一次精度的跨越,都是外来科学技术的输入影响下。如果按照祖宗的智慧,连个日食月食都预测不了。

中国人由于一直没有主导地位的宗教信仰,所以对于祖宗的祭祀和崇拜就代替了宗教的位置,形成了独特的“厚古薄今”的传统——这种传统的核心就是喜欢崇古、师古、泥古。所以中国古代有些读书人,为了让自己的著作能够流传下去,专门托古作伪,宁可放弃原创的荣光,也要拼命往祖宗名头上靠。没办法,大家就买这样的账。总觉得祖宗们达到的高度够我们世世代代学习和领会,且还不够。有时候混得不好,都是因为没有好好领会先贤博大精深的精神。可是,所谓先贤,他们的高度是什么?毫不客气的说,今天顺便拎出一个高中生,他所掌握的科学常识和对客观世界的认知,就足以超过诸子百家。

那些常识认知没有超过“天圆地方”,道德觉悟没有脱离“君臣父子”的蒙昧时代,就算是最聪明的人,能聪明到哪里去?只不过是站在那个时代的前列,也许思想的光芒可以说成是重要的文化遗产,但要说在引领现代的人类,那不是可笑吗?人类自文艺复兴后的知识大爆炸,近百年来的科技大创新,难道都白搭了?读量子理论的要跟学阴阳五行的参悟人生?

我在这里不是要轻视古人,而是说要正视时代对于人类的局限。不要妄图从故纸堆中发现牙碎,来粉饰并不存在的荣光,为不肖子孙的无知与无能背书。即便祖宗真的英明神武,关你屁事?你今天不还是一个天天只会捅鼻子的废柴吗?你在“小满”之中陶醉的传统哲学,能为你解决任何一个卡脖子的难题吗?

于丹曾经极力吹嘘“半部论语治天下”,其实啊,别说半部,就是十部论语也治不了天下。它连现代公民社会最基础的概念都解释不了,甚至是格格不入。否则承袭中华文化的日本,在明治维新的时候,精神导师福泽谕吉也断不会决绝的喊出“脱亚入欧”的豪言。所以节气之类的东西,了解就好,半瓶水网红们灌的鸡汤,既不能解答我们人生的困惑,更不会解决社会现实的困苦,某种程度上,连鸦片都不如。

(全文转自作者脸书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