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日本无法容许台湾遭武力侵犯

安倍晋三12月1日上午受国策研究院邀请,就“新时代台日关系”为题发表视讯演说。

安倍晋三表示,日本无法容许发生台湾遭武力侵犯,“台湾有事”等同日本有事,也可以说是等同“日美同盟”有事,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绝对不能误判;“采取军事冒险行动,等同于走向经济自杀的道路”。

安倍表示,日本、台湾及所有信奉民主主义的人士,须反复不断呼吁习近平及中国共产党的领导阶层,请他们不要误入歧途,“采取军事冒险行动,等同于走向经济自杀的道路”。 

他表示,中国如果对台湾采取军事冒险行动,将对世界经济带来极严重的影响,中国也将遭受重大打击,得不偿失。台日必须充实经济及军事实力,除了持续展现力量加以抗衡外,同时必须反复不断地说服中国,采取理性和平的方式解决。

以下是安倍晋三演讲全文:

大家好。我是安倍晋三。 

我要藉这个机会,感谢举办“影响力论坛”,并邀请我参加的国策院陈启川文教基金会,以及当代日本研究学会所有相关人士,尤其是国策院董事长兼院长田弘茂博士,个人谨表由衷感谢之意。 

首先,我要就日本与台湾所处的环境,个人的看法如何来向各位做介绍。 

其次,就我们该如何敦促中国,采取自我节制的行动,来向各位做说明。 

日本为达成上述目的,究竟采取哪些措施,我也会就FOIP及QUAD来向各位做说明。最后,为下一代新生儿,希望能建构美丽的台湾,做为个人演讲的总结,来向各位做一报告。

首先,对时代及区域的变化,就个人的认知来稍做说明。 

日本与台湾未来面对的环境,将充满紧张与挑战。 

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在自由开放的民主架构下,我们应该紧密结合在一起,持续不断的努力,才是重点。 

等一下,我还会向各位提到,在相同的思维下,在经贸、安全保障及外交领域,日本多方努力尝试扩大自己的战略空间。 

又根据相同的思考模式,我支持台湾加入TPP。 

遵守法规,维护国际秩序并强化相关的机能,个人认为TPP扮演的角色相当重要,而且台湾具备加入TPP的充分条件。 

另外,在医疗、卫生保健、气候变迁,或是在航空、通讯、刑事犯罪预防等领域,对所有的人而言,都是攸关生死,重大关心的议题。 

话虽如此,但在国际角力场域的背后,对于上述问题的发言权,台湾几乎都不被承认。 

今年,2021年,台湾面临这样的状况,刚好满50年。 

各位台湾朋友,在过去半世纪的漫长岁月中,隐忍负重,坚忍不拔的撑过来了。 

以观察员身分参与WHO等国际组织,以及其他可能的领域上,都应该让台湾拥有恰如其份的发言权。 

个人基于上述考量,为敦促其能实现,将竭尽所能协助台湾。当然,也必需取得美国及欧洲各国的协助与支持才行。 

其次,中国在军事费用方面不断的持续增加。这30年来,中国的军事费用已经成长42倍,相对于日本的防卫预算,足足高出4倍之多。 

2049年,北京将庆祝建国百年。在未来将近30年期间,中国在经济及军事费用方面,预估每年将有7%的成长。如此一来,中国在经济及军事费用的预算,还会比现在高出8倍之多。 

对未来新世代而言,往后30年,对东亚,不,应该说对世界史而言,都将是最重要及充满危机的时代。 

面对中国的行动,我们将面临其在技术上,更加高度化及复杂的环境,这会让你我更难分辨,平时与战时的界线何在?危机场域已经扩大到太空及网路空间,我们所拥有的社会基础建设,必需思考随时会曝露在风险中,并思考该如何加强防护的问题。 

说到台湾周边面临的挑战,这与尖阁诸岛(钓鱼台)、先岛群岛、与那国岛等日本的领土、领海所面临的挑衅没有两样。我们必须超前部署,防范中国从空中、海上、海底不断进行各种军事挑衅。 

那么,日本与台湾,该如何因应呢? 

有关台湾该采取什么政策因应,我实在无权置喙。 

但是,个人仅就一点来加以阐述。那就是要高举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等普世价值的旗帜,让世界上所有的人都能清楚看到,我们有必要让这面旗帜飘荡并发扬光大。日本与台湾,必须共同努力。 

民主,是追求人心,自动自发所做出承诺的制度。 

不是从上而下,凭借权力,强迫要求得来的东西。也正因为如此,民主才会更加茁壮,这是我个人的看法。接下来,我将就我们该如何敦促中国能自我节制的部分做一说明。 

我在担任首相,每次与习近平主席见面时,都会提到不要误判日本防卫钓鱼台的决心和意志。 

每次都会将日本的意思,明确的向中国传达。 

尖阁诸岛(钓鱼台)先岛群岛、与那国岛等离岛,离台湾不过100公里左右而已。 

对台湾的武力侵犯,无论在地理上或空间上,对日本国土都是重大的危险,日本无法容许该事态的发生。 

“台湾有事”,等同于“日本有事”,也可以说是等同于“日美同盟”有事。 

这项认知,北京领导阶层,尤其是习近平主席,绝对不能误判。世界上所有人,现在都应该重新看这一个地区及周边海域的地图,相信可以充分理解我现在所说的事情。 

世界史,教我们战争是在什么时候,以及在什么样的情形下发生的? 

老想著自己的方便或利益,而轻忽对方的意志,如果误判其企图的话,往往就会降低军事冒险的门槛。

为防止这种现象发生,我们必须提升自己的能力,必须明确表达自己的坚定意志才行。 

除此之外,日本与台湾及所有信奉民主主义的人士,我认为我们必须向习近平主席及中国共产党的领导阶层,反复不断的呼吁其不要误入歧途。 

采取军事冒险行动,等同于走向经济自杀的道路。 

中国的确很巨大,而且与世界经济有密切的关系,如果对台湾采取军事冒险行动,将对世界经济带来极严重的影响。换言之,中国本也将遭受重大打击,得不偿失。 

我们必须充实经济及军事实力,除了持续展现力量加以抗衡外,同时必须反复不断地说服中国,采取理性和平的方式解决。如中国也以本国利益为优先考量的话,那两岸关系,说到底只能以和平方式解决。 

我在总理大臣任内,曾致力于扩充日本的战略空间,另外一个就是为敦促中国能采取自我节制的行动,也曾采取各种不同的因应措施。 

2012年底,我在第二次担任首相期间,曾下定决心要让日本提升自我防卫的能力。 

在这之前的十年间,日本一直都在删减防卫预算。 

个人将其翻转过来,每年增加防卫预算,以至于今。例如,日本采购最先进的F-35匿踪战斗机,总共购买147架,并已经开始进行实战配备。 

此外,又引进及自我研发新型的巡弋飞弹,在与那国岛及宫古岛派驻陆上自卫队,用以宣示绝不妥协退让的决心。 

如上所述,唯有不断的努力增强守护自身国家的能力,才能强化日美同盟的实力。 

这对个人而言,虽然消耗许多政治资本,但只要是攸关日本生死存亡的事态发生,日本与美国就可联手,发动行使集团自卫权。 

此外,平时对美军的战机及船舰,自卫队也可以扮演守护者的角色,很多人会以为这是极其自然的事情,却是花费许多心思及努力才得以实现。执行护卫的次数,虽然无法对外公布,不过每年都确实在增加当中。 

日美联合军事演习,在20年前大概每年举行20次,去年2020年,已增加到49次。 

经由上述努力,我在美国国会演讲的时候,就曾指出日美同盟,也可以说是“希望的同盟”。 

未来的世界,能为区域的和平、稳定及安全,为人民带来稳定生活的基石,才是日美同盟存在的价值。因此,我才说这是“希望的同盟”。 

日美建构大的核心后,个人另外提出“印太”这一个新概念。现在,包括美国、澳洲、印度,以及世界许多国家,都纷纷引用这一个名词。 

印太架构下的民主网络,最具代表性就是QUAD,四方安全会谈。美国即便政党轮替,仍然持续沿用个人所提出的构想。 

不但如此,还把它提升为领袖层级的对话,对此我给予高度的评价。 

这个构想,聚焦在印太地区,第一,必须维护航行自由及法治体制,让普世价值能更加普及、落实。 

第二,透过高品质的基础建设,提升彼此的连结性,共同追求经济上的繁荣。 

第三,包括协助提升海洋法执行能力等在内,为追求和平、稳定共同合作,并结合有志一同且共享普世价值的国家及人民,大家共同携手前进。 

对极为重视普世价值的日本而言,台湾的存在宛如基石。对于这一点,我要特别强调。 

各位,让我们闭上眼睛,想像自己处于黑暗、漆黑的状态之中。为消除黑暗的状态,机关枪是完全派不上用场的。我非常尊敬的印度总理莫迪,曾经讲过这样的一句话。 

“只要有一根蜡烛,就足够了,可以用来点火。蜡烛的亮光处,照耀的就是民主”。莫迪总理的这番话,让人印象深刻。 

台湾的民主化运动,已经过25年了。刚好是人,从婴幼儿长大成人的年纪。 

世界有必要认识及知道,台湾已经成为成熟民主国家的这一件事。 

台湾的经济实力,胜过波兰和瑞典,人口要比荷兰多出600万人左右。 

根据麦卡拖投影法的理论,如果将台湾搬到高纬度地区,则台湾大概与苏格兰或丹麦的国土面积差不多。

在台湾落地生根的民主体制,在未来的25年,当今天出生的婴幼儿变成大人时,如果台湾的民主可以变得更茁壮,变得更坚实稳固,这不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吗? 

朝此一方向共同努力,包括日本在内,是所有尊重自由、人权及民主法治国家,以及国际社会的共同责任。 

首先,对于参加WHO等国际组织,以及提升台湾的国际地位,一步一步来落实,我们必须共同来协助台湾。 

更强大的台湾,成长茁壮的台湾,保障自由及人权的台湾,也符合日本的利益。当然,这也符合全世界的利益。 

以上,是我今天的专题演讲。感谢各位先进的聆听,谢谢大家。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