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影响澳洲代购 奶粉与保健品销量大跌

近两年来代购行业在澳洲如雨后春笋般冒出,许多在澳华人纷纷加入该行业,因为澳洲有很多优秀产品深受国内民众喜爱,尤其是奶粉和保健品。 

综合澳媒报道,自从疫情爆发后,边境关了、旅游禁令的实施及民众被限制出境,导致代购生意再也无法继续了。不过让人感到意外的是,代购的不景气竟使到一些澳洲著名公司蒙受沉重打击,例如A2奶粉和Blackmores保健品公司等。 

据报道,著名的A2 Milk婴儿配方奶粉销量因为代购不景气而销量大减。这家总部位于新西兰的公司股价暴跌逾10%。该公司表示,由于边境关闭和留学生锐减,代购的销量比预期的还要低。 

A2 Milk表示,代购市场占其奶粉销售的极大部分,预计该公司的上半年收入将大大低于预期水平。 不过,该公司表示,其婴幼儿配方奶粉品牌在中国的业务仍然很健康,预计下半年的整体成绩会更好。 

A2 Milk的首席执行官Geoffrey Babidge在向澳洲证券交易所提交的最新信息中表示,“我们认为,如果澳洲的疫情得到缓解,那么疫情对代购的影响将是暂时的。” 

他还表示,该公司在澳洲和美国的鲜奶业务表现都很强劲。 他说:“重要的是,我们在中国的业务表现强劲,尤其是在母婴用品商店这块。我们预计这种强劲的表现将持续下去。” 

Geoff Babidge曾在早前呼吁:“随着疫情的结束,我希望代购能重回市场。” 

据悉,A2 Milk预计上半年营收为7.25亿新西兰元 (即6.74亿澳元)至7.75亿新西兰元(即7.2亿澳元),低于此前同期的8.05亿新西兰元(即7.48亿澳元)。

“代购”在澳洲很重要 

代购不景气不仅影响奶粉公司,连保健品行业也大受打击。截至6月30日的6个月里,Swisse业务在澳新的销售收入锐减36%,至1.27亿澳元!该公司首席执行官Laetitia Garnier表示,该公司在澳洲市场的处境很艰难。

此外,Blackmores在中国的销量也下跌了16%,至$1.03亿澳元。他说,这和代购的不景气有关。疫情导致快递减速、成本上涨、客源减少以及运输航班减少等种种原因,代购们纷纷暂停手上的工作,保持观望态度。

董事长Brent W. Wallace说,Blackmores在中国的销售三分之一都是依赖代购, 因为Blackmores的战略就是和中国代购保持紧密关系。 

孕妇和婴幼儿护肤品牌Aromababy的创始人Catherine Cervasio也表示,”许多产品都极其依赖代购。” 

一些澳洲企业家甚至表示:“应把中国学生当做销售代表。” 

据悉,澳洲大约有1000家代购店和物流公司。就是靠着这些代购,保健品公司和奶粉公司才会赚得更多利润。 

Chemist Warehouse创始人曾一语点破代购的重要性:“要让中国消费者喜爱(我们的商品),最简单的办法就是通过代购熟悉、使用并热爱的平台。” 

这场疫情造成的边境和旅游限制,不仅重创澳洲经济,也对代购行业造成影响,各大公司因为代购不景气也纷纷销量大跌。希望疫情赶快过去,澳洲百业能够熬过经济萧条,生意兴旺。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