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涉及维州封锁的真正原因 当局设法阻止有关文件公开

维州政府极力阻止一项“私密文件”的公布,据消息人士表明,该相关文件有100多页,涵盖了数十页的简报以及众多附件,而其内容或涉及660万维州人被封锁的真正原因。

据先驱太阳报周六(10月30日)报导,澳媒披露了这份维州当局认为是“私密”的文件中的一个附件。光附件的内容信息就令人感到非常震惊。维州卫生厅的律师在周五晚还呼吁推翻维州隐私监督机构发布的100多页部门简报的命令。

可安德鲁斯政府的律师认为,公布这些材料会暴露“政府的高层审议过程”,有可能危及公职人员和各厅长之间的信任,以及未来简报的准备和关键决策者执行适当的健康指导的能力。

但周五晚被公开的一份爆炸性文件(指附件)首次披露了部门对封锁对学校影响的担忧,称“收益可能与社会和经济成本不相称”。

这份文件名为“附件D–酒店检疫疫情更新和有安全措施的封锁”(Attachment D – Hotel Quarantine Outbreak Update and circuit-breaker lockdown),该文件是为首席卫生官布雷特-萨顿(Brett Sutton)准备的。

关于学校关闭,该文件中明确写道:“收益可能与社会和经济成本不相称。”

文件中说:“来自英国的研究发现,关闭学校能带来的好处比以前确定的要少,政策制定者在考虑因为疫情原因而关闭学校时,需要意识到没有明确的证据表明学校关闭能有效阻止病毒的传播与蔓延。”

文件中还提到:“维州为应对第二波的COVID疫情,实施的严格封锁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长和最严格的封锁之一,随着病例数在两个多星期内保持为零,专家们说维州已成为与新加坡、越南、韩国、新西兰和香港等地并列的世界抑制病毒传播的领导者。”

该文件是一个附件,是周五唯一发布的文件,此前维州信息专员办公室曾下令发布一份17页的详细简报和七个附件,以维护公众利益。这些信息文件“描述了对社区成员的行动进行限制的原因”。

上议院反对党领袖戴维斯(David Davis)一直在争取获得这些文件,他说维州人都应该知道他们被封锁的原因。然而,安德鲁斯从来没有公布过公共卫生令背后的正式书面简报,这次也没有,而是依靠法律手段将其保密。

报道中称,维州政府在最后一刻阻止了这些文件的发布。而就在本周关于新的大流行病管理具体立法中,维州政府还表明要将维州的大流行病框架成为全澳最透明的一套程序。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