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苦战 但拜登却似在重演历史

乔治.W.布什(George W.Bush)前总统(8年中最佳:7.9%)和川普总统(3.5年中最佳:5.6%)的黑人失业率都低于奥巴马前总统(8年中最佳:8.1%)。甚至最新的数字川普总统任期内(2020年第1季度)为6.2%,也优于奥巴马的8.1%。数字会说话。现实是,共和党总统川普应得的最佳比例为5.6%(2019年第3季度和第4季度),无论有人喜欢与否,都必须承认这事实,黑人失业率基本上与奥巴马无关。

用经济学的术语来比较主要的美国股市指数:小布什在2008年大选之前的最佳表现(B),奥巴马在2016年大选之前的最佳表现(O)和川普迄今为止的最佳(T)。

纽约证交所综合指数:O从B增长7.28%,T从B增长34.93%

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O从B增长32.32%,T从B增长104.88%

迷你道琼斯期货:O从B增长28.04%,T从B增长101.38%

纳斯达克综合指数:O从B增长85.79%,T从B增长243.26%

PHLX半导体行业:O从B增长14.12%,T从B增长173.67%

3.5年的川普经济远好于奥巴马的8年,这是一个简单而不可否认的事实。经济的改善导致包括非裔美国人在内的失业率降低,这个角度来看,川普在接下来的四年中仍然比拜登具有更高的潜力。

为甚么有些人不喜欢川普?(然而就像有些人不喜欢前总统奥巴马/前副总统拜登一样),因为川普改变了奥巴马的政策。经济的波动对每天发生的事情很敏感,你怎么能说川普上任18个月或更长时间后产生的大量成果和数字(开始惩罚作弊的中国、开始遣返最严重的非法移民─无论他们来自中国、墨西哥、中东或欧洲等)是因为奥巴马?

我们为甚么不说奥巴马时期的黑人失业率是因为小布什所带来,因为小布什实际上比奥巴马拥有更好的纪录?虽然许多政绩结果是一个连续性的结果,但是人们不能说黑、白人种高中毕业率的趋同是因为小布什的政策。就像奥巴马没有在肯尼亚上大学,伊尔汗.奥马尔(Ilhan Omar)没有在索马里上大学,许多非裔美国人在台湾而不是南非上大学一样,白人总统仍然可以为黑人带来良好的政策成果。检查一些统计数字对照事实,这不仅仅是不可靠的形象,廉价的谣言或(激进的左派)偏见。

如果前总统奥巴马、前副总统拜登是当今执政者,他们将不会发布年初1月31日禁令或隔离来自中国的人(当时许多民主党人士实际上是反对的)。他们在2014年批准赞助零基础的武汉病毒学研究所370万美元,直到川普知道并制止它。民主党人士仍毫无警觉能力的试图分散美国民众的注意力和精力;现任美国众议院议长南西‧佩洛西(Nancy Patricia Pelosi)在2月下旬仍然“邀请所有人”“不戴口罩参观中国的小镇”。作为一个73岁的男人,川普几乎每天都在新闻发布会上主持会议,自2月26日起就站在那里回答各种问题,这位77岁的拜登能做同样的事情吗?还是要打上问号。

而大家都知道美国是联邦制,如涉及交通、医院、警察等大多数日常措施的大多数权力属于州和地方政府。纽约(案件密度为全美第1名,死亡密度为全美第1名),新泽西州(第2名,第2名),康涅狄格州(第6名,第3名)和其他一些民主党州州长在3月反对川普总统的限制性检疫措施,因此他们遭受的打击最大。这一切真正又该怪谁?

截至6月7日,在2016年案件/人口率比最高的前10个部门(divisions)中,有8个由民主党领导人领导,9个投票给希拉里。在死亡率/人口率比最高的前10个部门中,有9个由民主党领导人统治,其中9个2016年投票给希拉里。在51个行政区划(50个州和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中,与武汉肺炎病毒相关的死亡人数在民主党之领导阶层统辖的州(共25个州)中是其共和党领导层统辖的州(共26个州)的2.48倍。2016年希拉里(21个)部门的平均值是2016年川普(30个)部门的2.92倍。两种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今年的选举结果将会是川普检验政绩与美国利益优先政策的最佳时刻。

对于目前已经趋势明朗的下届美国大选,《The Economist》指出,目前拜登在民调、投票预测中领先的情况其实和2016希拉里的情况很像。如果经济复原的速度加快,川普在摇摆州开始取得领先或是拜登又在不当时点犯大错或爆丑闻,那川普就会后来居上。假如拜登当选,美国的政策会发生甚么变化?这是一个值得台湾相关单位的领袖与国际关系界都要好好思考的问题,如果这位前副总统上台以后不只是重返奥巴马时期的和中路线,而是进一步表明希望两岸能和解甚至签署中程协议,台湾准备怎么办呢?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