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陆媒曝光武汉中心医院黑幕 追责医院高层成焦点

武汉肺炎Covid-19)已导致武汉市中心医院多名医护人员感染死亡,该院医务人员感染比例及死亡人数更是武汉各医院之首。继《人物》杂志刊登“发哨人”、武汉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后,南方周末再发文披露该院高层打压“发哨人”细节,网络上向医院责任人问责的声浪也越来越大。但有学者分析认为,当局目前低调处理,以免牵出更多上层责任人。

综合媒体报道,中国《人物》杂志于3月10日刊出的文章长篇专访文章“发哨子的人”被迅速下架后,引发网友以数十种语言、上百种形式接力转发,躲避网络监察;另一中国敢言媒体《南方周末》随后于3月11日发表题为《四人殉职,四人濒危—武汉中心医院“至暗时刻”》报道。

该篇报道进一步披露了武汉市中心医院包括党委书记蔡莉、院长彭义香及纪委书记李蜜在内的高层,打压对疫情提出警告的医护人员,迫使他们在缺乏防护设配的情况下,暴露在病毒威胁下,并导致该院300多医护人员感染、4人死亡,以及4人靠仪器维持生命。不幸染病去世的医生包括被誉为疫情“吹哨人”之一的李文亮医生。

报道指出,尽管该院有数百名医护人员感染、多人死亡,但武汉市中心医院的院长和书记,从疫情爆发长达3个月的时间里,都没有去现场看望倒在防疫一线的员工。直到3月8日,该院负责人才在厚厚防护服的包裹下,去隔离病房看望那些感染的医护人员。

报道刻意隐藏重要细节

自由亚洲电台引述知情人透露,人物和南方周末报道均隐去了几个敏感细节。其中一个细节是艾芬等“发哨”、“吹哨”医生遭党委书记蔡莉等人训诫时,被扣上了3个政治大帽子,分别是:“你视武汉市自军运会以来的城建结果于不顾;你是影响武汉安定团结的罪人;你是破坏武汉市向前发展的元凶。”

另外,据多家媒体披露,疫情发生初期,武汉市中心医院缺乏医护防疫物资,甚至有医生用塑料袋充当防护服。但蔡莉3月初被卫健委命令必须24小时待在医院后,她立即给自己安装了床、淋浴设备,因为洗澡怕冷,还装了浴霸。

媒体人:政府没兴趣检讨多少人失去生命 党国形象大于一切

报道援引资深心理学者谭刚强认为,武汉中心医院负责人是导致李文亮等医护人员死亡的“直接责任方”,这些人哪怕只是作为替罪羊也应该被问责。

他指出,该院高层对下级工作人员和患者生命的漠视程度“让人愤怒”,中心医院死了这么多人,书记和院长都没有去看望,后来他们因为舆论大了才现身,对患者和自己的员工没有一点人性。

另据关注该事件的媒体人透露,此事的复杂性在于,这些人本身也是在听从更高层级的指示。李文亮等8名医护人员被惩戒后,官媒新华社记者廖君即发布报道称“8人发布不实资讯被依法处理”,而近日廖君又被官方评选为所谓“抗疫先进代表”,这说明中共高层并不认为打压一线预警医生是一种错误,他们更在乎的是所谓党国的形象,也无兴趣检讨有多少百姓和医护人员因此失去生命。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