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州全科医生严重短缺 无带薪产假成关键原因

专家披露,由于缺乏带薪产假和带薪陪产假,昆州全科医生严重短缺的状况进一步加剧。

选择在医院内上班的医生可享受带薪育儿假,但现行政策下,青年全科医生与此福利无缘。2016年至2020年的数据显示,接受全科医生培训的女性人数下降了25%。

澳大利亚全科医生注册协会(GPRA)是代表澳洲下一代全科医生的最高机构,该协会担忧缺少带薪产假会成为许多年轻医生选择该职业的绊脚石。

GPRA呼吁联邦政府紧急资助一项使即将组建家庭的全科医生受益的计划。

据《信使邮报》(Courier Mail)报导,GPRA主席Antony Bolton表示,受训者在医学院毕业且完成以医院为基础的培训后,往往就开始选择他们想专攻的职业。

他说,对一些女性而言,缺乏可行的育儿假计划可能是选择全科医生职业的真正障碍;对另一些人来说,他们可能推迟进入此行业,或推迟养育子女的时间,或者缩短无薪产假时间并尽快返回工作岗位。

他还称,如果能让工作与家庭保持平衡,将吸引更多人选择全科医生职业,也将有助于解决全科医生人数持续下降的问题,特别是在乡村和偏远地区。

“经过两年的讨论和正式提交,我们认为我们已经在原则上同意优先考虑带薪育儿假。” “我们呼吁联邦政府在即将公布的3月联邦预算中,提供资金改善受训期全科医生的育儿假期福利。” Bolton说。

昆士兰皇家执业医师学院的主席Bruce Willett表示,资金不足也导致该州全科医生严重短缺。

澳大利亚乡村医生协会前任主席John Hall博士则认为,虽然没有带薪产假会阻碍年轻女性选择当全科医生,但医疗保险退税冻结也会带来影响。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