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坛也拼爹?贾平凹女儿诗句被质疑屎尿效应

拼爹作为一种社会现象,由来已久,在中国也是司空见惯。近日,著名作家贾平凹的女儿、诗人贾浅浅受到公众质疑, 有网友痛批她的诗句“低俗”、“不堪入目”,充斥“屎尿效应”。贾浅浅的爆红也折射出了中国诗坛的诸多乱相。 

1月28日,中国文艺刊物《文艺自由谈》在其微信公众号发布了2021年第1期中的一篇文章《唐小林:贾浅浅爆红,突显诗坛乱象》,引发网络热议。 

爆红诗人贾浅浅与诗坛乱相 

文章称:“在诗坛乱象丛生的今天,形形色色的闹剧,真可谓五花八门,应有尽有,隔三差五就会上演一幕幕可悲可笑的大戏。这位突然爆红的诗人,名叫贾浅浅。” 

文章还说:“今天,一家家出版社竞相出版、烘炒贾浅浅的诗集;一些文学名刊大开绿灯,不惜以大量的版面,纷纷发表贾浅浅的诗歌;有的文学奖高调把珍贵的大奖,颁发给贾浅浅;各路文学名家和诗人,积极为贾浅浅的诗歌撰写评论,溜须拍马,一路吹吹打打,保驾护航,好不热闹。” 

这位贾浅浅就是大名鼎鼎的作家贾平凹的女儿,百度百科对其的介绍是1979年11月出生,西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现当代文学在读博士,鲁迅文学院32届高研班学员,参加第35届青春诗会,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副主席。 

作者唐小林说:“在当下,诗歌可说是一种最容易忽悠人的文体。以贾浅浅的文字水平,很难写成像样的小说、做出像样的学问,而只能从被许多人误以为门槛最低的诗歌入手。贾浅浅的诗歌完全属于一种‘回车键分行写作’。这种白开水似的‘浅浅体’诗歌,最显著的特点就是把无聊当有趣,把废话分成行——仿佛是一路狂按回车键的产物。” 

他举例贾浅浅的《3月27日J先生生日》: 

66岁之后的J先生,头发更加稀疏 

他还会回乡祭祖,依然开会,吸烟 

写稿子。仍将自己置于烦恼树下,蹭痒痒 

在热闹叵测的人流中,打瞌睡 

唐小林还提到,贾氏父女接力赛似的彼此唱和,互相吹捧的小技巧,堪称当下文坛一道独特的“景观”。比如:2017年,贾浅浅获得第二届陕西青年文学奖诗歌大奖,该奖的主办单位是《延河》杂志社和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而《延河》杂志的主编恰恰就是贾浅浅的父亲贾平凹。 

他还说,在某些批评家那里,文学批评就像是做人情生意——它虽不值钱,但很管用,尤其是对受到夸赞的作家本人来说,更是非常受用。比如文学批评家张青华为贾浅浅的诗集《第一百个夜晚》所作的序中展示了他的吹捧“神功”,作为回报,贾平凹后来为张清华站台,不惜以贬低别人的写作来抬高张清华。 

唐小林指出,无论张清华们怎样海侃神吹,始终都改变不了贾浅浅诗歌变态、污秽、猥琐、平庸的性质。 

他举例贾浅浅地的《朗朗》: 

晴晴喊

妹妹在我床上拉屎呢

等我们跑去

朗朗已经镇定自若地

手捏一块屎

从床上下来了

那样子像一个归来的王 

各方反应 

这篇文章发表后,在网络引起了很大的反响。 

有网友说:“作家也要二代过分了呀。” 

“原来我与诗人的距离只差几句脏话和一个爸爸。” 

“蝴蝶效应什么的都弱爆了,以后要称呼为‘屎尿效应’。何为‘屎尿效应’?在职博士副教授贾浅浅用‘屎尿作诗’,导致西北大学的官微评论区直接满目‘屎尿’。” 

尽管贾浅浅受到了网友的集体质疑与嘲讽,但是并不妨碍官媒为其洗地。2月1日,《新京报》评论说:“贾平凹女儿的诗不是不能批,但别因身份而预设立场。” 

2月2日,新华社评论道:“一位女诗人的几首作品因嵌入不少‘尸字头’、‘汉字描摹’、‘黄白之物’,招致批评。批评意见可能未窥全豹,争议之诗或为游戏之作。但文学创作的基本原则还是要遵循的——图自赏,创新可以大胆尝试;为流觞,诗文不能有伤大雅。” 

据澎湃新闻报导,2019年4月,贾浅浅在一次访谈中提及如何看待自己的作品。她说,“我的诗作篇幅都比较短小、语言力求精粹清丽,我追求以醒目的意象、鲜活的喻指和诗境的营造,来形成我的个人特色。”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