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饶杀狗事件:当宠物狗遇上工作犬

江西上饶信州区一居民在酒店隔离期间,防疫人员撬门进入其家中,打死宠物狗,此事引发网民公愤。 

这段时间,江西频频冲上热搜,先是铅山县确诊一例新冠阳性,全县居然一律红灯,县城成红灯区,上演了新版《红灯记》;前几天,省城南昌再出大瓜,玛莎拉蒂醉驾女司机差点牵出全须全尾的大鱼;这两天,上饶以防疫名义撬门入户杀死宠物狗。同时,为当代汉语贡献了几个新词——铅山红灯,鱼尾代驾,撬门杀狗。 

据说,宠物狗主曾披露,防疫人员称,之所以入室打狗,是因为“领导要求就地解决”。真庆幸遇上了明白领导,若领导口齿不清,家里若有其他活口怕也被“就地处理”了吧?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连人民日报都说:“宠物不会传染病毒,请善待每一个生命。”上饶就不能绕了狗狗?宠物狗和杀狗的都是做狗的,狗何必难为狗!杀死宠物狗的是执行主人命令的工作犬,奉命把人家的宠物狗咬死了,这不但违法违规,而且还违背了做狗的伦理,同类相残,于狗何忍?——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事发后,宠物狗主人找工作犬主人要说法,随即就接到威胁电话,让其闭嘴。宠物狗不敌工作犬,若拼主人,前者的主人哪是后者主人的对手? 

在舆情汹涌下,犬主子发了个贻笑大方的通告,说对宠物是进行“无害化处理”,对手下几个工作犬已调离岗位,并取得宠物主人的谅解云云。 

面对如此霸道的犬主人,宠物主人敢不“谅解”吗?还要不要工作了?还想不想在上饶地盘上生活了?若敢不“谅解”,上饶能饶了你?相信宠物狗主人的发声已经被“无害化处理”了。 

这事件可以提炼出一些道理,第一,狗路相逢两腿犬胜,四条腿的宠物狗永远打不过两条腿的工作犬。第二,打狗还得看主人,宠物狗的主人无权无势,千嘱咐万叮咛甚至在家安装了摄像头也阻止不了狗狗被杀。工作犬惹祸后,犬主子立马全方位呵护,你们网民再嚷嚷,骂狗也得看主人嘛,先调个岗位避避风头拉倒吧。 

做狗命不苦,选错了主人命才苦呢。 

网友这次要把目标搞准确,要追究工作犬主人的责任,打狗还要打主子。 

很久以前,有个网络段子——某大富翁在遛狗散步,草丛里冲出一刺客,对着狗狗连开数枪。富翁一脸错愕,问“为什么杀死我的狗狗?”刺客见任务已完成,就说了实话:有人出五百万元要你的狗命!大富翁吓得结结巴巴:我谢谢你的语文老师救了我…… 

现在负责写通告的语文老师水平今非昔比了,一句“无害化处理”就语惊天下,从此体育老师再也不敢客串语文课了。如果用毒药毒死宠物狗,狗尸带毒,还有个二次处理问题;用铁棍物理击杀,无毒无副作用,确实称得上是“无害化处理”喽。上饶有司真调皮,撬锁侵犯私宅,棒杀无辜的宠物,伤害宠物主人的感情与财产,一系列有害化行为,居然以“无害化处理”完美收官,像当年王护士长“休假式治疗”一样,为丰富汉语词库做出了贡献。 

对杀宠物狗的几个两腿犬“调离工作岗位”,才算是“无害化处理”呢,能否对下命令的主人也进行“无害化处理”做做样子? 

据湖南大学杜钢建教授的研究,湖南湘西是英语的发源地。那么最近密集贡献了新词的江西就是当代汉语的高地了,“铅山红灯”“鱼尾代驾”“上饶不饶”“撬门杀狗”“无害化处理”,再加个被处理的狗狗“情绪稳定”,就把汉语的表达能力提高到一个崭新的阶段了。 

海德格尔说“语言是存在的家园”,北大某教授说“语言的腐败是最大的腐败”,希望有关部门在治理环境污染时,也加强对语言进行“无害化处理”吧,别再污染汉语了。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一丘万壑)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