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请不要以名校的马甲上演女孩献祭

大陆官媒报道称,四川成都应届高中毕业女生王艺瑾,放弃了香港大学法学院的录取通知书及68.4万港元的全额奖学金,选择入读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专业。 

北大官方的说明显示,王艺瑾选择的这个专业是今年首次通过高招招收本科生,专业学习内容主要涉及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等等。 

而官媒披露的另一个消息是,在今年中共7.1党建100周年当日,王艺瑾在微信朋友圈发了“百年大党、风华正茂,请党放心,强国有我,伟大的党百岁生日快乐!”,11天后,她收到了北大马院的录取书。

我不知道是谁让一个未成年的女孩子,写下了这些肉麻的文字并昭告天下,但我的感觉是不寒而栗。 

103年前,鲁迅先生在《狂人日记》里呐喊,救救孩子,但直到103年的现在,我们眼睁睁的看著王艺瑾跳入了粗鄙而直白的陷阱,依然束手无策。 

虽然王艺瑾是一个看似涉猎很广的女孩,但在严苛的资讯封锁下,她未必知道她的北大学姐岳昕,和她那些北大马克思学会成员的处境。 

通俗地说吧,从2012年习近平先生加紧实施意识形态洗脑后,求知欲旺盛的北大学生无法接触到欧美自由的思想,就只能在马克思的垃圾堆里找食。于是,短短四年就速成了很多信奉马克思原教旨主义的学生,他们拒绝欧美的自由制度,同时也觉得习近平的中共很不正宗,于是想再次进行暴力革命。 

北大学生岳昕从2018年写公开信声援深圳佳士工人抗争后很快被抓,她不但要上央视认罪,并且迄今她和多位马会成员都下落不明。 

对北大来说,这似乎很尴尬,但为了讨好习近平,他们就只能咬著牙以学术的名义拍马屁。而王艺瑾即将入读的专业,就是北大拍习近平马屁的直接产物。 

这就出现了一个尴尬的问题,王艺瑾小姐您是准备成为新的暴力革命者呢?还是跟著北大的马屁精学官们一样,披著马克思的裹尸续演秦始皇的焚书坑儒? 

从王艺瑾的微信表演看,我坚信她没有当岳昕的勇气,但有当“网络五毛党”女版周小平、花千芳和李鸿忠的热情。 

但是我还是想大声疾呼:卿本佳人,奈何从贼? 

从2012年开始,不但知识份子、律师、记者纷纷被抓,更有数十万官场骄子成为党国肉票。中纪委最新公布,从习近平上台到今年5月,已有省部级以上392人、厅局级2.2万人、县处级超过17万人,科级官员61.6万人成为被宰的体制内肉票。 

王艺瑾小姐,您也想用体制内常态的撒谎换几年呼风唤雨的风光,然后从容就宰吗? 

退一万步来说,你被北大招生办忽悠的时候,其实应该问问,习近平先生的女儿,为甚么上的是哈佛而不是北大?北大的校长书记和各院系头头们,有几个的孩子还在国内? 

王艺瑾既然能考出643的高分,智力不会太差,但高分真的不代表智慧,在党国逻辑的灌输下,高分的王艺瑾们,基本代表了愚蠢。 

当然,我们无法苛责王艺瑾们,祸害孩子们的罪魁祸首依然是习近平和他的党国马屁体系。 

从清理大学里的欧美人文教材,到以告密制度监视老师和学生,再到以假大空的马甲误人子弟,社会正在迅速窒息。 

100年党庆之际,女记者宋诗婷只是在朋友圈隐晦的吐槽了天安门广场上、无数王艺瑾们或真诚或假装出的那种羔羊般献祭般的表情,就已经惹祸上身。她甚至不如皇帝新衣里的那个孩子那样直白,而仅仅只在假装陶醉的观众堆里打了一个不合时宜的喷嚏。 

所以,北大,请饶了王艺瑾们,别为了马屁而继续上演女孩献祭。

(全文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