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造成澳洲普通药品严重短缺 状况堪忧

据9News报道,澳大利亚的药品短缺问题处于大流行开始以来的最严重时刻,澳人被迫想尽办法来获得所需的处方药品。专家警告说,澳大利亚应做长期考虑,减少对海外药品供应的依赖。

澳大利亚最常用的抗抑郁药sertraline是短缺名单上的最新药物,所有品牌都受到全球短缺的影响。sertraline用于治疗抑郁症和焦虑症,药品管理局(TGA)称短缺问题直到4月才能缓解。

据同行评审杂志《澳大利亚处方药》的数据,澳大利亚每年的sertraline处方数量为470万。

新州澳大利亚药学会主席、药剂师Chelsea Felkai表示,除了sertraline以外,还有几种常见药物因COVID-19大流行造成的供应链问题而供不应求,如olmesartan 和irbesartan等血压药物、甲状腺药物carbimazole和激素替代药。另一种药剂师发现避孕药Norimin变得稀缺。

Felkai女士说,自大流行开始以来,药品短缺一直是一个问题,但现在的情况比疫情刚刚爆发时要更糟糕。

“我们现在看到的是COVID-19在全球范围内的影响。”她说,“尽管我们现在不觉得自己处于大流行之中,但实际上我们看到了其他国家长达一年的封锁所带来的后果。”

Felkai女士说,药剂师“被法律束缚”,现行法律不允许药剂师直接替代药物,例如将用两片50mg的sertraline片替代一片100mg的药片。

目前,由于sertraline严重短缺,TGA已发布了替代通知,理论上允许药剂师在患者同意而且无新处方的情况下进行替代。

然而,这需要每个州和领地都颁布相应的法律,来允许药剂师进行互换。Felkai说:“对于如此简单的事情,却需要有大量的法律许可。我们受到了立法的束缚。”而且替代品可能不在药物福利计划(PBS)的覆盖范围内,这会使患者付出更加昂贵的价格。

澳大利亚医学协会副主席Chris Moy表示,即使在COVID-19之前,澳大利亚的药品短缺状况也是一个持续存在的问题。因为澳大利亚非常依赖其从国外供应商处获得的日常药物。“我认为约有89%的日常处方药是在海外市场的,尽管被称为是在澳大利亚获得的专利。”

Moy说,除了大流行影响外,澳大利亚的医疗需求还可能会受到贸易战或国际冲突的威胁。澳大利亚应从长远角度考虑,减少对海外药品供应商的依赖。“我们的许多药物都是在中国和印度制造的。主权能力和保护我们的药物供应是应该认真考虑的。”他说。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