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客的马后炮防疫

华航机师群聚风暴继续蔓延,又有政客抨击防疫指挥中心有“机组员与一般旅客入境检疫双标”是严重的防疫漏洞。其实,病毒会变异,人也有不好的惯性与惰性,任何地方都有可能是“防疫破口”;倒是有人为了攻讦台湾的防疫政策,而装作不知道为何机组员会有如今的检疫规定?实在令人诧异。

航空公司机组员必须频繁地出国,所以一直是国家检疫规定里的特殊族群;如果要求他们每趟出国都与一般民众一模一样的两周居检规定,航空公司将难以运作。早前,机组人员的检疫规定为机师为3天(居家检疫)、空服组员为5天,再加上各自自主健康管理的天数;不过,在去年底发生长荣航空的新西兰籍机师到处趴趴走的事件后,长程航班或入境他国的机组员改成必须完成7天居家检疫、7天加强版自主健康管理。

这项规定一出来,航空公司机组员怨声载道,有人哀嚎这种生活根本像在坐牢,感慨自己沦为“上班工具”;也有人认为中央的新制是在逼迫机组员在工作和生活间做取舍,可能引发明年一波留职停薪及育婴假等请假潮;更多人认为指挥中心不该只因一位机师染疫就延长居检时间,这对其他守规矩的机组员不公平。指挥中心当时就回应,只要航空公司外站管理能落实,会在观察1个月调整这个模式。

果然,在今年3月12日起,长程航班(入境第三级流行地区)机组员返国后得转至“低风险”管理模式,居家检疫5日,自主健康管理9日;4月15日再放宽,变成居家检疫3天,以及自主健康管理11天,也就是目前的检疫规定。

之所以不厌其烦地说明航空公司机组员过去一年检疫规定的流变,其实是要强调:历经将近一年半的长期抗疫,台湾的每一项防疫措施都有其规定的现实基础。民主国家的防疫最难的不是它的“强度”,而在于如何有效防疫又能兼顾大多数人的正常生活运作。放宽航空公司机组员的检疫规定,部分原因是基于对机组员的人道考量,更大的原因是要让台湾的航空货运能够正常地运作;而过去一年,几乎是台湾航空货运有史以来最忙碌的期间,两大航空公司货畅其流对台湾的经济成长更是居功厥伟。

所以,到现在还用事后诸葛的角度追究为何当初要放宽机组员检疫规定,除了著眼于恶意的政治攻防,其实无甚实益。事实上,指挥中心早已祭出接种疫苗者的机组员可以不用隔离,只需7天自主健康管理的规定;但台湾疫情平稳,华航员工始终接种意愿低落;言者谆谆,听者藐藐,再好的政策也只能徒呼负负。

防疫是全民的事,指挥中心只能做出政策指引;但若当事人不落实,一切都成为枉然。防疫旅馆内有没有落实分舱分流?有没有做好个人卫生?出现症状时有没有即时通报,或者只是行险侥幸认为“不可能是我”?这都非指挥中心能力所及;倒是出了事之后,立刻说你“警觉性太低明显疏失”,立马要追出“战犯”,而就算台湾防疫已经是世界冠军了,还是要用事后诸葛的方式贴你一个“战术错误”的标签。试问,这对已经抵挡病毒近500天的防疫人员公平吗?

疫情再起,检疫规定势必趋严,许多人被限制活动,大型活动可能取消,公共场所必须实名制,连商家店面的生意都可能受影响,有怨怼与恐惧都是正常的。但互相的攻讦与猜忌无助于台湾防疫共同体,只有信任才能抗击瘟疫,台湾人千万记得过去一年抗疫成功的来时路。

(文章为上报主笔室撰写的社论)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