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国的破罐子能吓人吗?

就在西方G7会议期间,各国商量着要给乌克兰提供总额达280亿欧元的新援助之时,俄国人坐不住了。俄军的反应是,用导弹袭击了乌克兰总部城市克列缅丘格(Kremenchuk)的一家购物中心,造成了重大平民伤亡。截止目前为止,至少已经造成18人死亡,数十人受伤。

自从开战以来,俄国人已经向乌克兰平民目标发射了超过2800枚导弹。克列缅丘格的袭击在俄国人的所作所为中可能还不是最恶劣的,但由于发生在G7开会期间,俄国人向西方诸侯示威耍横的姿态是十分明显的。要针对我是吧,老子耍个流氓给你们看看,就问你怕不怕。用平民的性命来彰显自己的狠毒,这是大多数流氓殊途同归的选择。

尽管攻击平民是国际法中明文规定的战争罪行为,但是对于俄国人来说,反正海牙已经在审了,好像已经不在乎多一条罪证了,破罐子破摔的心态十分明显。俄国人的目的也很明显:恐吓。就像当年鞑靼人西征,喜欢动不动就屠城来恐吓反抗的民众一样。

对于俄国人而言,过去的一周确实是极为郁闷的一周。G7国家团结一致,出钱出枪出人支持乌克兰,而且关键的重武器正在到位,最新制裁又瞄准了俄国生产的黄金(黄金是俄国仅次于能源的出口创汇项目);被视为自己传统势力范围的芬兰、瑞典即将加入北约,最后的绊脚石土耳其已经表示不再反对;孤悬欧洲的飞地加里宁格勒,被波兰和立陶宛联合封锁,如今陆路和空路都无法再运输物资,这个俄国最重要的军事基地有被困死的风险。

但是靠屠戮平民能不能达到俄国人的目的,这是很成疑问的,因为在70多年前,俄国人其实已经在乌克兰干过同样的事了,但是却成就了如今乌克兰人引以为豪的独立精神。这段往事,也被称之为“乌克兰反抗军”。很多人以为近代史上俄国人最大的败仗是十年阿富汗战争,其实,当年俄国人为了控制乌克兰,其付出的代价是阿富汗战场的两倍。

乌克兰反抗军(Ukrainian Insurgent Army)是一支在二战期间,于1942年10月成立的民间军事组织。它是二战中非常神奇的一支部队,它秉承乌克兰民族独立的理念,在没有任何外来援助的情况下,和德军、苏军、波军同时干仗,而且存活的时间也比较长,直到1956才在镇压下最终失败。

1917年俄国布尔什维克革命之后,乌克兰曾经在1917-1921年迎来过一段短暂的独立时光,后来被苏俄镇压之后,部分失败的民族人士逃亡欧洲。等1940年德国占领乌克兰后,这部分人又潜回乌克兰,以和苏军作战的名义,骗取了德国人的武器支持,最终建立了乌克兰反抗军(简称UPA)。领导人叫做潘德拉(就是那个马里乌波尔地堡中,年轻姑娘演唱的《我们的父亲班德拉》的歌词主角)。等德军回过神来发现这些乌克兰人真正的目的是独立建国后,开始残酷镇压,但是在乌克兰民众的大力支持下,乌克兰反抗军发展很快,很多在原本为德军服务的伪军部队大量投诚。到1943年秋天,他们已经控制了乌克兰西部80%的森林地区和60%的农村地区,所辖武装人员超过两万。而且反抗军从成立之初就公开宣布,要将德军和苏军都赶出乌克兰,同时挑战两大强敌,勇气不可谓不大。

纳粹大为恼怒,调集了数万兵力对乌克兰反抗军进行围剿,但是收效甚微,最终德国人仅能控制乌克兰西部的大中城市和主要交通线,不得不和反抗军妥协停战。1944年二战形势转变,苏军开始反攻德军,随着德军撤出乌克兰,苏军的主要目标变成了消灭已经成势的乌克兰反抗军。

但是乌克兰反抗军却给了苏军当头一棒。1944年3月,苏军名将尼古拉•瓦图京大将在第二次基辅战役后遭到乌克兰反抗军的伏击而毙命,极大的震惊了苏联高层。1944年11月,斯大林命令赫鲁晓夫挂帅,动用了20个师的兵力围剿乌克兰反抗军,尽管在苏军优势兵力下乌克兰人损失极大,但直到1945年2月,他们依然牢牢控制着乌克兰西部的农村和森林,用游击战的方式和苏军死磕。单单在1944-1946年间,有约1.1万余名苏军官兵殒命乌克兰,苏军的伤亡率甚至超过了和德军作战期间,以至于很多苏军居然拒绝前往乌克兰服役。

作为对不听话的乌克兰人的报复,苏军祭出一贯的大清洗手段,不论青红皂白,先后将50万乌克兰平民流放西伯利亚。随着二战后苏俄力量的进一步增强,乌克兰反抗军的活动空间越来越小,处境也越来越艰难,1950年,最高指挥官罗曼•舒赫维奇在一次战斗中牺牲。1954年最后一任指挥官瓦塞尔•库克被俘,直到1956年乌克兰反抗军最后一支建制部队才停止活动。

乌克兰反抗军的活动,和波罗的海三国“森林兄弟”游击队的反抗,大规模、成建制的战斗都持续了16年之久,是苏联建国后面临的最长时间的民族反抗。据统计,先后有9万名乌克兰反抗军战士牺牲,苏俄也为之付出了2万人的代价——当然,和今天俄国人已经付出3万多人的代价比起来,还不算大。

看完这段历史你可能比较好理解,为什么今天的乌克兰人对于俄国人的反抗如此坚决和果敢。他们的愤怒和勇气,不是丢失克里米亚才形成的,也不是布查大屠杀才形成的,是80年前就已经演绎过一回了。我们目前耳熟能详的乌克兰口号——“荣耀归于乌克兰”,其实原本是乌克兰反抗军的口号, 2018年10月才正式成为乌克兰军队和警察的正式标语。从此也可以看出,乌克兰反抗军的历史,对于今日乌克兰影响之深,就像抗日战争中中国人传诵至今的“一寸河山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兵”一样,它和血写的历史一起,凝固成了一个民族最核心的记忆,这是用多少的导弹都炸不掉的精神堡垒。

所以困于乌东战场的泥潭里面,进退维谷的俄国人发狠袭击平民商场,除了增添血债之外,并无鸟用。这种恶行就像纹个身就在烧烤摊卖狠的蠢货一样,固然一时能欺凌弱小,但是世界绝不会为此后退半步。纵然还有一两个狐朋狗友在后面撑腰,但是在江湖追杀令下,迟早也是一个下场。

俄国人最近窘迫到什么程度?他们的黑海舰队又一艘运输船,1650吨级的 “瓦西里·贝克”号在向著名的蛇岛运送弹药、武器和人员时,被乌军发射的两枚美制“鱼叉”反舰导弹先后命中,导致拖船上的弹药殉爆,发生了大爆炸,舰上官兵全部阵亡。按理说,本来剧本不是这么写的——俄军因为舰艇老旧,缺乏反导弹装备,前不久才想出了一个骚操作。他们居然脑洞大开,把用在陆地防空车辆上的反导装置,拆下来临时安装在舰艇上用来防空。

稍微有点军事常识的读者可能了解,陆地防空装置和舰艇防空装置完全是两码事,对于系统的稳定性、精度以及反馈方式要求都不一样,就跟火箭发动机和飞机发动机的区别差不多。俄国人这个骚操作也不出所料,根本没有起到任何作用,白白让自己的舰艇以为穿上了金钟罩,结果还是皇帝的新衣。

俄国人的黑海舰队剩下的家当屈指可数,现在只能躲在自己的老巢塞瓦斯托波尔军港内晒太阳。最搞笑的是,俄国人由于高级将领死的死、伤的伤,最近居然派了一个超级肥胖的67岁的退役将军,重新披挂上阵。推特上无数网友调侃:外太空就能发现这桶猪油……

与此类似的,上个月俄军一架苏-25攻击机在乌克兰东部的顿巴斯地区上空被击落,飞行员丧生,乌军检查遗体的时候发现,飞行员居然是少将军衔的博塔舍夫(Kanamat Botashev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这个老将10年前就因为乱开飞机导致坠毁而被军队开除,还被罚款约合7.5万美元,据说至今罚款都没交齐。没想到10年后居然被召回来,结果一上战场就挂了。

港真,留给俄国人的破罐子也不多了,且甩且珍惜吧。

(全文转自作者脸书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