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亮遭训诫周年 2020刻骨铭心

去年1月3日,武汉中南路派出所传唤李文亮医生,指其“在互联网发表不属实言论”,“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警告如其“继续进行违法活动,你将会受到法律的制裁!”那一天,李文亮不可能想到,他的个人遭遇会与这个世界发生重大的关联。

李文亮医生被当局指责“传谣造谣”,叫去“训诫”,这个时间点后来被视为是中国当局布下新冠病毒弥天大谎的始点,谎言越捂越大,欲盖弥彰,直至新冠病毒蔓延全国走向世界,今日已有超过180万条人死于病毒。 

今天的网络上到处张贴着这张‘训诫书’,训诫书上有李文亮医生在公安局高压下的签字:“能”、“明白”,短短三字,多么沉重,一个敢说真话的医生就这样被丝毫不懂医术的干警们锁上了嘴。 

2019年12月30日,李文亮医生的同事,武汉中心医院急诊室主任艾芬医生拿到一份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检测报告,艾芬用红色圈出“SARS冠状病毒”几个字,拍下来传给了同是医生的同学。李文亮看到了这份报告,同日,他在微信群发出信息:“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李文亮和艾芬当时有所不知,这并不是SARS病毒,而是一种全新的病毒。 

1月1日,艾芬被医院领导叫去,警告她“不许说关于这个肺炎的任何事情”,“连自己的老公都不能说”,院方批评之严厉,“好像整个武汉市发展的大好局面被我一个人破坏了”。接下来的第三天出现了前面那一幕,李文亮被叫到派出所签了“训诫书”,1月8日,李文亮接诊一位青光眼患者,第二天,这位患者发烧,出现不明肺炎症状,1月10日,李文亮开始咳嗽,随后的日子里病情不断加重,最后住进了重症监护室。  

武汉疫情严重失控,再也无法隐瞒了,北京1月23日下令武汉封城,这时候人们才想起这位20天前被央视以破坏安定团结局面大好形势传谣造谣的八名坏分子之一李文亮! 大难中的中国人立刻意识到,李文亮是“吹哨人”,如果当局听了他的话,武汉1200万人不至于陷于水深火热,求救无门。 

李文亮医生去世前不久对记者表示:“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个声音”,1月31日,在重症病房接受治疗的李文亮通过社交媒体讲述了他被公安传唤的经过,他上传了那张武汉市公安局叫他签字的“训诫书”照片。2月6日,李文亮不治逝世,他的死引发中国人对自己言论不自由生存处境的痛切意识,多年压抑的愤怒一时排山倒海,网警们无力封堵,出现48小时言论自由风暴。随后,官方通过各种渠道“减压”,纽约时报得到的一批文件明确显示,官方是如何消解这场追悼李文亮,讨还言论自由的风暴的。 

直到3月上旬,人们才通过《人物》杂志的专访,知道在那场惊心动魄的“吹哨”行动中,还有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她的名字叫艾芬! 是她,把武汉不明肺炎的真实情形率先告诉了同行,李文亮接过了火把,把武汉爆发“SARS”疫情的实情向更大范围传播,这一举动的意义极其重大,台湾疾控中心一名负责人后来披露,他就是第一时间从互联网上发现了这一警示,立即警告同行,并向世界卫生组织发出通报。台湾当局随机采取严格防疫,台湾的防疫堪称世人模范,武汉的吹哨人功不可没。 

然而,艾芬,李文亮遇到的是另一种遭遇,打压,训诫,封口。李文亮已死,艾芬至今“不方便说话”。两个人遭遇不幸的故事正是武汉疫情从湖北扩至全中国,继而传至全世界,成为新冠疫情大流行的悲惨故事。 

李文亮,艾芬是先锋,自那以后,在中国,试图突破封口,寻求疫情真相的人前仆后继。2019年1月24日,律师出身的公民记者陈秋实不顾个人安危进入武汉,拍下所见所闻,以视频向世人报告实况,不久后他被失踪了。 

还有勇敢的武汉市民方斌,决定在人人噤声的时候深入医院,查询疫情的真实规模,他也被失踪了。前央视主持人李泽华试图探究武汉确诊以及死亡的真实数字,希望走进殡仪馆调查,他也被失踪了。 

但是,另一位律师出身的公民记者张展女士,二月份出现在武汉,她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了解武汉疫情实情,她去了火葬场,拥挤的医院,空无一人的火车站,然后把现场拍摄的视频报道出去。5月14日,她发出了最后一个拍摄于汉口火车站的视频,她在视频中讲述了几个她在街头采访的人和他们的故事,包括一家因为没有配合政府二维码扫描登记要求而被警察包围的故事。张展在视频末尾说:“城市管理的方式主要依靠的是恐吓和威吓,这真是这个国家的悲哀”。 

她被抓去上海之前曾说:“若人生只剩下恐惧,那我能做的就是只有和恐惧反复地较量,直到跨越恐惧为止”。当局指她“寻衅滋事”,12月28日,法庭上,审判长审问张展,张展仅仅这样回答:“这是审判你的法庭,不是审判我的法庭”。 

张展就在这年年终被判四年徒刑。有网民感慨:“2020从李文亮开始,以张展收官,好沉重”。2020就这样在一个弥天大谎中结束了,李文亮,艾芬,陈秋实、方斌、李泽华,张展,成为这个黑暗之年站出来向谎言挑战的最响亮的名字。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