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再掀爱国主义浪潮 爱国还是爱钱?

中国国庆假期期间,网络上突然涌现出一堆堆“爱国”视频,播主们走到哪儿,拍到哪儿,视频上都带着同一的主题:我们没有生在和平年代,是生在了一个好国家。分析人士表示,自媒体间彼此相互抄袭,凸显中国在几十年的党国教育下,培养出一代只懂得“中国制造”的人民,却不会“中国创造”的人民。分析人士还说,与其说播主们“爱国”,不如说他们在贩售“爱国情绪”,充其量只是为了冲网路流量赚钱而已。因为在中国,“爱国”已经变成一门“生意”。

中国国庆连假期间,抖音上很多人把爱国歌曲当作背景音乐,有人回老家看望父母配上爱国歌曲,有人在农田里劳作也配上爱国歌曲,甚至有人用爱国歌曲来“搞笑”,全家以戏谑的语言和动作来模仿天安门升旗。 

国庆节当天,还有大量的男女播主不约而同到边境线旁开播,大量的边境视频突然冒出。但这些不同播主的视频,统统都打上了相同的标题:我们没有生在和平年代,是生在了一个好国家。 

其实,这一句话并非新创,新华网在2017年的年终就发表过一篇“我们并不是生活在和平的年代,只是有幸生活在和平的中国!”。这次适逢国庆,不少播主再把这句话拿出来用,他们面对镜头,虽然是在讲述自己的故事,但情节、语言大同小异,关键部分甚至一字不差,有评论说,编造的痕迹太明显。

旅居加拿大、在Youtube经营“薇羽看世间”的中国播主陈薇羽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国自媒体这种千篇一律的现象,在中国是似曾相识,而且很早以前就有了,只不过从前是在其他领域,比如盗版软件、盗版书、盗版碟片,或是服装业的高仿奢侈品,又或文学、艺术、音乐、电影领域抄袭原创作品,甚至高科技产品也有很多抄袭。现在只是把这一套抄袭复制搬到了短视频的领域,凸显中国在几十年的党国教育下,灌输同样的模式,培养出只懂得“中国制造”、却不会“中国创造”的人民。 

爱国还是爱钱? 

她说:“这些行业播主,他们就是想赚流量,通过这套方法去复制粘贴,就把这种复制视为一种赚钱方式,所以就把它做成了一个比较低级的一种爱国生意,一个低级的赚钱之道。所以这个爱国,他其实就是爱钱,就是想要赚钱而已,说到底就是为了消费流量。” 

共青团中央微信公众号9月底发出一篇题为“爱国生意当休矣”的文章,批评自媒体贩卖“爱国情怀”的现象。文章指出,为了博取眼球,视频主播编造着“爱国流量故事”,把爱国变成一场廉价的买卖,消费人们的爱国情怀,令人不耻。 

一位因安全因素不愿具名的中国学者对美国之音说:“这些言论或是影片视频,毫无疑问是一种表演,而且是带有商业目的和追求利益的表演。” 

他表示,前些年,中国互联网上经常流行一种文体,就是某某区域民众想热切回归中国。这些文章几乎都是千篇一律,都是自媒体或网红背后的商业资本力量,为了从流量中赚取钱财而进行的策划,目的就是在目前爱国氛围浓厚的背景下,以“爱国”为名,透过这样的影片视频,植入商品或广告,最后获得收益,所以才会在文宣内容或文字情节上,几乎一模一样,相互抄袭,没有经过深度加工和思考,这和官方爱国文宣完全不同。 

陈薇羽也说,中共官方的宣传手法讲究格调和方法,但这些为了做爱国生意消费流量的播主们,他们的宣传水平低劣,才会招致共青团批评。她说,共青团批评的不是播主们不爱国或是不能爱国,而是批评他们的宣传技术不到位,也就是说,共青团认为这些播主没有起到“洗脑”的作用,让大家一看就知道是假的,反而变成“反洗脑”了。 

掌握爱国话语权 

陈薇羽表示:“中共当局需要的是一个有创意的谎言,就像习近平说要讲好中国故事,如果你讲不好,都是来抄袭的,那就相当于老师的作业你完成不了。从这一点上,我觉得也可以看出来,中共它制造谎言的水平和要求其实是越来越高,它就是要你把谎言说得不像谎言,把中国故事讲好,把爱国的宣传做得无痕,就是这样的一个效果。” 

事实上,中国自媒体的“爱国”表述被官媒批评的,不只这一遭。不久前,中国限电措施造成十几个省份大停电,不少网红和自媒体称这是“国家在下一盘大棋”、“背后是场国际大宗商品定价权争夺战”、“国与国之间的金融战”。央视跳出来抨击“拉闸限电里没那么多‘大棋’”,批评这些自媒体在乱带节奏中产生了不小“低级红”和“高级黑”的效果。 

有分析人士说,中国官方之所以批评“大棋论”文风,是因为这样的文章一定程度的影响了中国人民对内政外交的看法,掌握了“爱国”的话语权和主动权。因此,官方为了夺回和掌握“爱国”话语权,才会对“大棋论”进行批判。

台湾中央研究院社会所研究员林宗弘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国政治长期存在“条块威权主义”,意指各个官僚体系、地方政府和官员,各自有各自的利益,遇到一项政策,各自有各自的盘算。 

他说,过去中共是采用集体领导,中央会跟地方或各部门去做协调与利益分配。不过,习近平打破了集体领导,使得过去各方利益可以从事妥协的过程消失了,变成很多政策由上而下就要实施,不顾底下人员的利益跟困难点,造成欠缺反馈机制,所以各部门间的利益冲突就变得非常的严重。他说,各部门为了达到各自的政策绩效,彼此矛盾所呈现出来的最后结果就是限电。 

虽然也有评论认为,或许有反习势力介入到自媒体的“大棋论”,才会让官媒抨击为“高级黑”,但林宗弘不认为反习势力在这一波 “大棋论”里有系统性的运作,很可能就是自媒体自以为揣摩上意,所以讲了很多激进爱国的话语的自发性行为。他强调,这样的“爱国”行为也是被中央纵容了一段时间,因为如果中央施政错误,也是用尽各种宣传手法压制批评声浪。 

林宗弘说:“(中共)过去长期以来推广爱国主义教育,让这些自媒体、自发的小粉红去攻击那些批评政府政策的人,把它说成是中央英明的领导、这个政策是有道理的。这样一套的做法做到最后极端化,就变成就是一盘大棋这个论述。可是在论述出来之后,事实上阻碍了它(中央)要去追究这些施政问题的正当性。” 

爱国生意有市场的原因 

不具名的中国学者对美国之音说,“爱国生意”在中国之所以有市场,是因为中国近年来强调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强调道路自信、文化自信、制度自信。在这样的背景下,官方营造了中国社会的爱国氛围和土壤,也为这些自媒体提供了以爱国题材来赚钱的契机。而且爱国题材的行销在政治上比较安全,不会有碰触政治高压线的风险,所以也就变成一些人稳赚不赔的生意模式。 

他说:“官方希望民众透过爱国的讨论,增加对中国政府的认同,但所有的爱国讨论仍是以不能妨碍官方施政为前提,所以便形成了这种既宽容、又管制的格局。” 

林宗弘表示,长期下来,这也可能导致国际政治学上所谓的“尾巴摇狗”效应,也就是比如说中央没有想要打仗,但网民拼命喊要打仗,变成自媒体所带动的舆论气氛并不是中央的政策目标,最后中央还得要花力气去清理、反驳这些资讯。他说,现在的情况就是过去中共官方放任小粉红跟战狼论述而导致的后遗症,现在中央必须自己跳出来收拾了。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