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鹅的幻觉:罗马的不肖子孙

在中国的历史上,我们经常看到可笑的情况,就是后来的人为了获取政权的合法性和号召力,经常冒用前朝的名号,所以出现了好几个“汉”“周”“唐”“宋”“秦”等国家。这些国家之间有些是确实有继承关系的,比如东、西汉,南、北宋,但多数都是乱认祖宗,有些甚至是异族、异地之间的冒用,但大体上,基本都没有超过古代华夏文明的圈子,至少算是一个文化圈里面的剽窃。

但跟俄国人比起来,这些都是小巫见大巫。因为俄国人一直以来认的精神祖宗,跨越了族别、地域和文化,乃是大名鼎鼎的罗马帝国。俄国一直自称“第三罗马”。正如俄国开山鼻祖伊凡大帝所炫耀的那样:“两个罗马倒下了,第三个站起来了”。俄国人一直以来不能割舍的开疆拓土的大帝国梦想,也正是来源于此。

诸位看官可能就奇怪了——论历史、论人种、论地缘,罗马帝国跟地处蛮荒的俄国八竿子打不着,俄国人从蒙古金帐汗国手下的小跟班角色独立,到今天满打满算也才540年,和国祚绵延两千年的罗马完全不可比。如此强行认祖归宗,五行缺爹吗?

众所周知,如果要给人类历史上的著名大帝国排名的话,那么当之无愧的NO.1,是罗马帝国。从文明上传承了希腊的罗马帝国,无论经济、文化、政治和军事上的成就都达到很高的水准,其全盛时期,整个地中海都成了他的内海,这一点,只有他做到了。我们念念不忘的秦汉唐宋与之相比,只能算是区域性的帝国,是逊色不少的。在罗马帝国(第一罗马)分裂成为东、西两个帝国之后,特别是西罗马早早被蛮族灭亡,定都君士坦丁堡(今天的伊斯坦布尔)的东罗马(第二罗马)依旧延续了千年,其语言、文化、宗教、发明、建筑、哲学、法律及政府模式对后世的影响相当深远。

这么好的招牌,当然是大家都抢着要。据不完全的统计,号称继承罗马帝国衣钵的“第三罗马”有:奥斯曼土耳其、保加利亚第二帝国、德意志神圣罗马帝国、奥地利帝国、法兰西帝国……甚至连二战时期的墨索里尼都宣称自己是罗马帝国继承者。

这些不肖子孙虽然名不正言不顺,但好歹都是在罗马帝国的疆域或文化圈之内,勉强说自己继承也还可以。唯有俄国人,最牵强又最执着。大部分历史里,论种族、论地缘、论联系和罗马毛的关系没有。

俄国人的迷之自信来自哪里呢?有两点。一是联姻,二是宗教。

1472年,在东罗马帝国不敌奥斯曼土耳其,即将告别历史舞台之际,处在蛮荒之地的莫斯科大公伊凡三世,迎娶四处流亡的罗马末代皇帝君士坦丁十一世的侄女索菲娅·帕列奥罗格。虽然只是一个亡国公主,但是乡下的俄国土财主为此得意忘形,公然以罗马家业的继承者自居,号称“第三罗马”。这就有点像今天有人娶了一个前清的落难格格,然后宣布自己继承了大清一样。

伊凡三世敢硬攀罗马,除了末代皇婿的身份,还有就是东正教这个招牌。东正教是怎么来的呢?早在公元286年东、西罗马分裂的时候,作为国教的基督教也随之分裂,留在西边的罗马教廷称之为天主教,留在东边的君士坦丁堡的教廷称之为东正教。说白了,东正教就是基督教的一个分裂出去的支派,虽然源自同门,但至今和天主教决裂千年,互为世仇,互不统属。

东罗马灭亡之后,面对伊斯兰教的强势,东正教无法立足,只能辗转来到俄国,莫斯科也就成了东正教的中心。伊凡三世娶了末代公主,又意外得到了东正教这个招牌,信心爆棚,想当然的认为自己就是罗马的继承者。而事实上东正教这个招牌,一直很小众。如今除了大本营俄国,仅仅在少数东欧国家立足,其影响力远远不如天主教和新教,号召力很有限。由于带有浓厚的俄国色彩,东正教在很多西方国家都很不受待见,所以东正教和俄国,与其说相互成就,还不如说相互连累。

伊凡大帝继承罗马的这种幻觉,也从此成为了整个俄罗斯的集体幻觉,据此形成了那种把野蛮扩张当做终极目标的民族秉性。直到今天,普丁国师杜金所提出的欧亚大帝国梦想,其实就是源自这种幻觉,全是一千年前陈芝麻烂谷子的规划。

但是我们知道,罗马不光是大,也不光是靠打,罗马关键是有文化。这一点俄国人五百年来从来没有整明白。单论疆域,目前俄国的疆域早就已经超过罗马,但是论内涵,那连罗马的边都还没有沾到。看看罗马对世界的贡献,再看看俄国对世界的贡献,一目了然。

为什么说俄国人连罗马的边都没沾到?昨天乌克兰驻联合国代表谢尔盖基斯利齐亚在联合国控诉俄军,自开战至今掳掠了50万占领区的乌克兰人,强行迁移至俄罗斯,其中还包括12.1万儿童。屠杀反抗者、掳掠人口、摧毁城市、洗劫财物这种冷兵器时代野蛮的游牧民族的传统,居然在21世纪还在被俄国人奉为圭臬。他们为了拿下马里乌波尔,不惜先把它炸个稀巴烂,甚至以屠城手段驱赶居民;为了讹诈世界,昨天又试射所谓的新型可携带多枚核弹的导弹,一副大家都别过了的嘴脸。这个民族的思维很难让人理解,就像是21世纪碰巧用上苹果手机的史前人类一样。与其说他们继承了罗马,不如说他们继承了蒙古。从历史到内在,完全契合鞑靼人的特征。

所以为什么俄国人五百年来一直朝着欧洲跑,但是欧洲人一直不认可甚至对俄国普遍怀有戒心和敌意呢?因为他们脑子里没有共存,只有扩张;没有道理,只有拳头。从信仰、文化、传统各方面来说,俄国人离欧洲差了好几个亚洲。和广袤的西伯利亚一样,只能作为这个世界寒极存在。

他们一遍又一遍的挥舞斧头,想证明自己的强大,让世界都臣服在“第三罗马”的淫威之下。但整个世界能够回报他们的,除了无穷无尽的嘲笑,还有无边无际的制裁。

(全文转自作者脸书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