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锁迫使民众更换锻炼地点 更多人转到悉尼港游泳

疫情影响了悉尼人的日常锻炼习惯,限制措施促使许多人更换锻炼地点到符合5公里的范围内。悉尼港在封锁期间成了最热门的游泳地点,因为这里的鲨鱼风险低。

据悉尼晨锋报报道,严格的限制措施禁止民众到5公里以外的地方旅行或锻炼,无形中也影响了一些人的日常锻炼。住在Glebe的Annie Wylie便是其中一个例子。Wylie平时在Clovelly海滩游泳,但是该海域距离她住家超过了五公里的范围。这迫使她将锻炼地点转移到Elizabeth Bay,也就是泡泡范围之内。 

Wylie表示,她通常不会到Elizabeth Bay游泳,但是经过大量的搜索与研究,她发现这里是最适合她锻炼的地点,因为符合5公里的范围内。Wylie说:“这里很好,但有点浑浊。我根本不知道人们在这里游泳,也不知道这里有一片沙滩,可以把我的东西放到沙滩上。”

新南威尔士大学水务专家Stuart Khan表示,海港大桥以东的地带有很多安全的游泳点。任何看起来像海滩的地方都可以游泳。不过在西边,只有四个指定的安全地点:Lake Parramatta、Dawn Fraser Baths、Cabarita Park beach和Chiswick Baths。 

Khan说:“除了这些地点,在Parramatta河的其它地方游泳都有风险。”他表示,这些风险包括了隐藏的牡蛎和废水细菌等。

“在港口,你可能面临牡蛎割伤的风险……你可能感觉到泥泞,但当你的脚沉下去时,下面有非常尖锐的牡蛎。”Khan说。

此外,暴雨会将城市的大部分污染冲入海港,因此大雨过后的三天内不建议游泳。

Khan说:“一些地方也可能有漏水的污水管,你不知道在你游泳的地方附近是否有一个漏水的下水道。牡蛎割伤和伤口暴露于细菌是一个风险。”

不过也有专家们担心在港口游泳会有遇到鲨鱼的风险。虽然该风险极低,但众所周知,公牛鲨会在水路中探索。麦考瑞大学环境科学家Katherine Dafforn说:“很难评估风险,因为有更多的人在海里游泳,所以接触的人更多,但是也有更多的监控来保护这些海洋游泳者。”

Dafforn指,2019年的一项研究发现,鲨鱼在11月至5月期间在温暖的水域更加活跃。她建议民众在开放、水流顺畅、远离雨水管道的区域游泳。

由于港湾大桥以西的游泳地点较少,因此Dafforn建议当局进一步净化Parramatta河上游。据悉,一个由议会、政府机构和社区团体组成的Parramatta河流域小组正努力改造这条河。

正在筹划的新游泳点包括了Gladesville的Bedlam Bay、Concord的Bayview公园、Rhodes的McIlwaine公园和Putney的Putney公园。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